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沦为禁脔h_宝贝,就放里面睡觉

2021-10-10 10:34:14情感专区
齐慕坐在沙发上,张开嘴吃下我送上去的苹果,然后慢条斯理的咀嚼。
我赶紧趁机陪笑道:“好吃吗?”,后一句,好吃的话我天天给你削苹果啊,直接烂在嘴里了。
因为
 齐慕坐在沙发上,张开嘴吃下我送上去的苹果,然后慢条斯理的咀嚼。
     我赶紧趁机陪笑道:“好吃吗?”,后一句,好吃的话我天天给你削苹果啊,直接烂在嘴里了。
     因为齐慕那双漂亮的眼睛,轻轻横一眼旁边的纸巾,我脑子赚了一秒,立刻知道他老人家的意思。
    马上放下盘子,然后拿过纸巾递上去,没想到齐慕的手甚至动都没有打算动一下的意思。
     我瞪大了眼睛等了一会儿,在看到齐慕的眉头皱起来的下一秒,我赶紧狗腿的把纸巾凑上去,帮他轻轻的擦了擦嘴。
     看着齐慕明显略微满意的勾了勾嘴角,我心里简直是恨得牙痒痒,这家伙简直是要全身瘫痪了吧,连手都动不了了? 刚发一会儿呆,齐慕就轻咳了一声,眼神还在我手上的苹果上轻轻的划过一下。
    我竭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块儿一块儿的喂上去,心里默默想着,肯定是老巫婆的苹果,一块一块毒死他算了。
     “是不是想着干脆毒死我啊?”齐慕冷哼一声。
     我一惊,手里的苹果都差点掉下去,赶紧悄悄地看一眼齐慕,他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好不容易给他吃完了苹果,我拿起果盘准备去厨房收拾,齐慕却忽然拉住我的手。
     “我去收拾啊。
    ”我无辜的说。
     齐慕淡淡的看我一眼:“放下,你不是佣人,这种事等会儿有人会弄,坐下陪我看电视。
    ” 我心里微惊,故作镇定的放在果盘,抬头去看齐慕的时候,他已经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
    悄悄缓一口气,我在齐慕的边上一些,坐下去。
     正松一口气准备抬头看电视的时候,齐慕却忽然一拉我的腰,我整个人摔进他的胸口。
    我震惊的抬头,齐慕却没有看我,只留给我一个精致完美的下巴:“我喜欢看电视的时候,抱个软枕。
    ” 我又看了他好一会儿,确定齐慕没有一点要看我一下的意思,才默默低下头,在他胸口找了个柔软舒服的角度,然后靠好。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的好像就到了以前在英国上学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那个曾经一直魂牵梦绕的身影了。
     恍惚的睁开眼,是齐慕那张无限放大的俊脸。
    但是又好像不是他,好像是…… “你,你回来了?”我说出口的时候才发现,这张脸上的眼神,越发的冰冷。
     “谁回来了?”齐慕冷冷的瞪着我。
     我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整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齐慕的腿上,还以一种大字型的抱着他的腰。
    我的脸贴在他的腹部,他身上很温暖,有淡淡的好闻的味道,跟他的表现出来的冷漠不一样。
     “说啊,谁回来了?”齐慕又问了我一遍 。
     我赶紧起身,一边掩饰的说:“什么回来,谁啊,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要是告诉齐慕,刚刚把他看成是别人,不知道会不会被他直接踢出别墅去。
     我小心翼翼的看一眼齐慕,好在他也没有打算刨根究底的想法,顾及以为我就是说个自己都不记得的梦话了。
     “收拾一下,马上就要出发了。
    ”齐慕一边起身,一边说。
     “啊?”我惊呼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这才中午十一点啊,出发什么出发? “不是晚上的酒会吗?”我问道。
     齐慕不耐烦的说:“改时间了,怎么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在齐慕看不到的地方,我悄悄的翻个白眼,是啊,这些有钱人的世界,哪里需要经过我的同意,还不是想改什么时间就改什么时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哼,原本我不也是这样,我不也是个骄傲的公主,不也是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理所应当的不为金钱烦恼,理所应当的出国留学? 随便扯了橱柜里的一件礼服,就出了门。
     齐慕看到之后还一脸嫌弃撇了我:“品味极差。
    ” 我也无所谓了,娇笑着上去,拉着齐慕就出门:“有什么,反正你齐少是主角,我嘛,只要有个身材就行了。
    ” 说着,我还故意扭扭自己的腰,我知道自己的优势,也知道自己算是个男人会喜欢看着的女人。
     而齐慕却忽然黑了个脸,甩开我的手就自己出去了。
    我真的是习惯了齐慕的翻脸不认人和瞬息万变的心情,看他给我留个背影也没什么所谓,直接没脸没皮的又跟上去。
     到了酒会,才刚到包厢门口,我就赶紧上前殷勤的准备推门。
     可是我的手,才刚放在门上,门就忽然从里面拉开了。
    我抬起头,顿时惊在了原地。
     安清泽! 我只觉得全世界所有的语言都僵住在了喉咙的深处,一时间我简直就是失语了,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出现,为什么我刚刚在梦里见到他,他就真的出现了! “干什么?还不进去?”身后,齐慕长手一勾,我就这么被他带进了包厢。
    从安清泽的面前过去,我甚至觉得我刚刚碰到了安清泽的手臂。
     我觉得我碰到安清泽的手臂,都开始烧灼起来了。
     “看到一个男人就走不动路了?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我手上。
    ”齐慕横了一眼安清泽,对我说。
     我心一慌,我怕他问我是不是认识安清泽,我怕知道安清泽,就会知道我的过去,知道我究竟是谁。
     脑子里各种想法乱七八糟的,脚下一个不稳,身后却伸出一双手及时扶住了我。
     我慌张的回头想道谢,却发现扶住我的人,就是安清泽。
     “我,对不起,谢谢你。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口不择言胡言乱语些什么。
     安清泽抬头看着我,那双温柔的眼睛,就像从前我如此熟悉的一样,仿佛是能够融化寒冰的暖阳。
     他和齐慕是完全不同的人,安清泽永远是那样的温柔,永远对我那么好,那么体贴,永远…… 没有永远了,从五年前,我离开英国,离开他,从我靠近齐慕,从我和齐慕上床,结婚的那一刻起,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永远了。
     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当年安清泽追回国的时候,却看到我和齐慕在一起的时候。
    当时他露出的那种表情,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他那么那么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