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拿嘴往下面喂草莓 绝色乘务长娇喘

2021-10-10 10:31:43情感专区
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齐慕已经不在床上了。
我伸个懒腰,看着跟五年前一样的窗帘外面微微透进的阳光,心里却一点没办法安逸。
起身,迅速的洗漱好,然后下楼开始为我的金主
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齐慕已经不在床上了。
    我伸个懒腰,看着跟五年前一样的窗帘外面微微透进的阳光,心里却一点没办法安逸。
     起身,迅速的洗漱好,然后下楼开始为我的金主服务。
     “秦可,你怎么又在这儿!”林安柔就站在客厅里,看着我从楼梯下来,眼睛瞪得简直比嘴巴还大。
     我脚步一顿,然后微微撩开睡衣的领子,风情万种的下楼梯,顺便撇她一眼说道:“你都说了我又在这儿了,还能是怎么,还不是齐慕翻我牌子呗。
    ” 林安柔气的一张小脸通红,手指指着我微微颤抖的尖叫:“秦可,你好要不要脸了?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你给我出去,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待在这里!” 我无所谓的揉揉耳朵,上下看了一眼林安柔。
    今天她肯定是特得打扮过来的,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小洋装,胸口和腰部的设计还特别新颖,露出洁白的肌肤,看上去确实很惹人疼爱啊。
     我轻笑了一下:“林安柔,你这么用心的打扮过来,还不是等着爬上齐慕的床吗?装什么清高啊,你跟我,本质上还不是一样的。
    ” 林安柔气的大骂:“你,你胡说八道,我跟你这种女人怎么可能一样!我是因为爱齐慕,你呢?你是因为要……” 林安柔刚要说下去,我看到她背后齐慕阴着脸进来,立刻笑意盈盈的打断林安柔,冲着齐慕热情的跑过去,并且顺便整个身体都贴上去。
     好在,齐慕也没有推开我,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赶紧娇笑了一声说道:“讨厌,你怎么起来的时候也不跟我说?” 齐慕冷冷的说道:“不说,你不还是会贴上来的吗?” 我尴尬的笑了两声,顺便回头看了眼林安柔。
    她虽然眼睛愤怒不甘的盯着我贴上齐慕的动作,不过对于刚刚没有说完的话倒是立刻闭上了嘴。
     我悄悄呼出一口气,果然,林安柔也不愿意齐慕想起以前的事情知道我是谁,尽管她的动机跟我完全不同,但是光这一点,就让我很满意了。
     正美滋滋的想着,林安柔上来一把就将我推开,因为根本没有防备这位千金小姐竟然也会这么粗鲁泼辣,所以我踉跄了好几步才拍拍胸脯站稳。
     齐慕好像对着林安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不过我也没有太在意。
     林安柔刚推完我,就立刻眼泪汪汪的盯着齐慕,两只手扒着齐慕的衣服哭道:“啊慕,你到底怎么回事嘛?为什么又把这种女人带过来?上次我就看到她,这次还是她,你说,她到底算什么东西?” 我无奈的揉揉耳朵,这个林安柔,表面上柔弱纤细,这会儿还泪雨涟涟我见犹怜的,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可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了。
     不过她倒是还算聪明,刚刚还尖声尖气的喊我名字,这会儿到了齐慕面前控诉的时候,还记得只称呼我为“这种女人”,也是难为了她那已经被醋意和嫉妒占满的大脑了。
     齐慕听了这话倒是一点没有觉得不对,反倒是看看我,然后冷笑了一下说:“她算什么东西的话,那应该就是一种,花钱买来的玩具吧。
    小柔,玩具你不懂吗?玩玩而已,不用当真跟她计较。
    ” 林安柔似乎也震惊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看着齐慕娇俏的笑起来。
    我看着他们坐在沙发上亲密的样子,只觉得胃里空荡荡的泛着酸泛着恶心。
     不过说得没错啊,一点都没错,我不就是个齐慕花钱买回来的玩具吗?玩的厌倦了就扔掉,不想玩了就抛弃。
    呵呵,只不过恐怕齐慕没想到的是,这个玩具还一心想着怎么把主人玩进去吧。
     我还在愣神,齐慕却冲我招手:“还不去做早饭吗,我饿了。
    ” 早饭?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不是有专门的厨师吗?” 齐慕一眼扫过来:“有厨师怎么了,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我给了你钱,就是买了你。
    让你做早饭你就得做早饭。
    ” 我忍了忍,可是刚刚齐慕说得话,还有一大早到现在被林安柔给骂的脾气,一下子全都上来了。
    就算真是个用钱买回来的玩具,也要有点起码的尊严吧? 我捏紧了拳头刚要爆发,林安柔却笑眯眯的说开了。
    她一边像一只温柔的猫一样赖到齐慕的腿上,一边从齐慕看不到的角度鄙夷的看着我,嘴里说着:“好了啊慕,别为了这种人生气,不值得啊。
    ” 然后她对我说:“我给你加钱好了,就算兼职个佣人的补贴费用,干不干?” 我的手指在掌心里握紧,感受到那种刺疼之后我才清醒,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齐慕叫板?我要结果到底是什么呢?我如果现在发火,那我的目的还能达成吗? 再次抬起头来,我已经阳光灿烂的笑着说:“干,当然干!有钱,什么都好说啊。
    ” 回过身,我扭头就走向厨房,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发出一点颤抖,我不能再齐慕面前露出一点破绽。
     在厨房忙活了一阵,想到去外面倒杯水喝,走到客厅却看不见林安柔和齐慕,不由得往外面多看了几眼,想着好不容易做了饭,总不能他们还耍我一顿不打算吃了吧? 走到阳台,才发现两个人竟然靠在那边说着话,这大早上的,又没吃早饭,他们还真是有情趣。
     我刚打算折回去,就听到林安柔似乎是非常伤心的在说什么为什么解除婚约的事情,我的脚步不由得就顿了下来。
    捂住胸口,等待着齐慕的回答。
     等了好一会儿,齐慕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听到林安柔说:“你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你是不是变心了,啊慕!” 我的心,狂烈的跳动起来。
    我想起五年前我们结婚那会儿,林安柔也是这么问齐慕的。
    那时候齐慕说的清清楚楚,他说他爱我。
    我死死的盯着齐慕,我发现我竟然也在紧张的等待着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