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前面一根后面一根)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0 10:29:10情感专区
变什么心?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她只不过是个花钱买回来的玩具。
等我玩腻了,玩脏了,自然就扔掉了。
怎么,作为齐慕的未婚妻,你这点都忍受不了吗?”齐慕冷笑着说。

变什么心?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她只不过是个花钱买回来的玩具。
    等我玩腻了,玩脏了,自然就扔掉了。


    怎么,作为齐慕的未婚妻,你这点都忍受不了吗?”齐慕冷笑着说。
     我听了心里一咯噔,还真是可笑,明明早就知道答案是什么的,刚刚那一秒钟我竟然那么认真的在期待着什么。
     苦笑了一下,虽然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一时难以消去,但是我知道这是好事,这说明齐慕确实是不记得我的。
     林安柔笑得似乎很开心:“啊慕我就知道,你不会变心的。
    你放心,这种事我知道的,也能理解的,只要你不是用心的就好。
    ” 天!我听了简直是要吐血。
    刚刚齐慕说的话,可绝对是个渣男理论了,可是林大小姐竟然还这么满心欢喜的说能够理解?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林安柔第一次在别墅见到我的时候,那样激动的说她爱齐慕时候的样子。
    林安柔的爱,来的也太没有原则和底限了。
     我没有再听下去,回到厨房,把粥定时,然后上楼。
     之前在这个房间呆着的时候,都是和齐慕在一起,我甚至没有时间好好的仔细再看一看从前算是我的家的地方。
     装潢什么的都没有改变,就连窗帘都没有换过一样。
    我四下里张望,随手打开梳妆台的抽屉,却看见里面有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
    我忍不住好奇,拿出来打开,竟然是当年我给齐慕的四叶草挂件! 当年,其实我只花了几十块钱买了这个,没想到齐慕竟然给放在看上去这么贵的盒子里,开始我还以为是珠宝首饰什么的呢。
     我摸了摸四叶草挂件,好像还能清晰的记得当年齐慕拿着他,很开心的面庞。
    那时候的他,大概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心一意要娶回家的女人,竟然从头到尾都在算计自己。
     当初我之所以想到送这个给齐慕,就是要让他觉得我喜欢他。
    而四叶草,其实是我和安清泽的回忆。
     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和安清泽就喜欢到教学楼旁边的草地上找四叶草。
    那里成片成片的种着三叶草,只有极少的可能性会发现四叶草,但那时候年轻无忧无虑的我们,总是乐此不疲。
     现在想来,当年的我不过是拿着和安清泽的回忆去欺骗了齐慕罢了,也确实卑鄙。
     正在胡思乱想,楼下就响起门关上的声音,我赶紧跑出去看,林安柔和齐慕好像是一起出去了。
    我走到厨房看了一眼,粥都快好了,不过看来他们也就没打算吃,不过就是要戏耍我而已。
     无奈的摇摇头,他们不吃我自己吃呗,拿着粥碗给自己弄了好大一勺。
    我可是辛辛苦苦煮的粥,清淡又健康,可不能浪费了。
     吃饱喝足了,我也没打算洗碗,刚刚齐慕只说让我准备早饭可没说让我收拾碗筷。
    我悄悄看一眼外面的佣人,赶紧迅速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离开了。
     还没出门呢,手机就响起来,还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随手接起来,那边说:“可儿。
    ” 我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没掉出去。
     是安清泽啊,他的声音我怎么也忘不掉的。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我竭力平稳自己的声音说。
     安清泽轻笑了一下:“我自有我的办法啊,就像,现在我不是又找到你了。
    ” 我愣住,不明白安清泽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昨晚不是巧合,他,真的是故意出现在我身边的吗? 我捂住胸口的起伏,小心翼翼的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可儿真的不明白吗?”安清泽说。
     我抿住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安清泽却又笑了,还记得以前,不管我们之间怎么吵架,只要安清泽一笑,我就觉得所有的气都消掉了。
    可是现在,这么好的安清泽,再也不会属于我了吧。
     “可儿,我想见你一面,可以吗?”安清泽问我。
     我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安清泽,他要见我! “我,我不知道我们应不应该,那个,你在哪儿?” 说完,我自己都想打一下自己的脑袋,也不知道刚刚怎么组织的语言,给说成了这个样子。
    我张嘴,想再解释一遍,但是安清泽已经貌似很高兴的说:“我就在齐慕的别墅门口,你出来吧。
    ” 我惊住,他在这里,就在齐慕的别墅门口!那就是说,他知道我在哪儿,知道我昨晚在哪儿过的一晚上,是不是也知道我和齐慕的那种关系? 我只觉得整张脸都烧起来了,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介意,反正我自己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做这些事,我一直都很清楚我的目的。
     可是面对安清泽,从安清泽的嘴里说出真相的话,我实在接受不了。
    安清泽就像是我所有过去美好纯净的记忆的载体,和他在一起的生活恐怕也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了。
    他是我这如今已经是满目疮痍的世界里唯一的内心的净土,我真的不愿意让他看见我卑微不堪的生活的面目。
     下意识的,我就想要开口拒绝安清泽,我不想见他了,不想在这里见他。
    我想要逃跑,可是我不知道我还能往哪里逃走,安清泽,已经在门口了。
     我狠狠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来,闭上眼睛认命的说:“好,我出去。
    ” “好,我等你。
    ”安清泽温和的说。
     我抱着破罐子破摔,垂死挣扎的心情打开门,却正好撞上一个人的身上。
    我立刻以为是安清泽,赶紧满脸通红的的抬起头,张口要说对不起,却看见齐慕那张冷的像个冰块的俊脸。
    对不起,生生被我咽回肚子里。
     我赶紧四下里看了一眼,没有安清泽,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对齐慕说:“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齐慕横我一眼:“我回来拿东西是不是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你是不是都快要以为自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我悄悄翻翻白眼,懒得跟齐慕一般计较,现在满脑子都是安清泽安清泽!要是被安清泽正好看到我跟齐慕在一块儿,我就更无地自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