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下比一下深*美妇的大屁股夹得好紧 好爽

2021-10-10 10:15:24情感专区
毛峰的家属!” “毛峰的家属在吗?” 急诊室里,苏冉连喊了两遍不见来人,只好出去找,见到走廊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她凑上去问:“先生,你是毛峰的家属吗?” 听

毛峰的家属!” “毛峰的家属在吗?” 急诊室里,苏冉连喊了两遍不见来人,只好出去找,见到走廊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她凑上去问:“先生,你是毛峰的家属吗?” 听到护士问话,顾裴深方从父亲去世时回忆中回过神,他摇摇头说:“不是。

    ” 苏冉转身,正欲接着找人,身边的男人又说:“我是他朋友。

    ” 这人脑子有病吧! 苏冉脚步顿住,没好气的说:“我刚才叫了几遍你没听到吗?你朋友都快不省人事了,你能不能过去帮帮忙?” 听到对方语气不善,顾裴深不高兴了,他懒洋洋的说:“我过去能帮什么忙,我又不是医生?” 苏冉一听更气了,冲口而出到:“他是吐的不省人事!急诊室现在一地狼藉!” 顾裴深反问:“医院不是有保洁吗?” 苏冉瞪着顾裴深,强压下心中的怒意,阴阳怪气的对男人说:“几个护士弄不动他,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帮帮自己的朋友,把他从急诊室弄出去啊,贵公子!” 贵公子? 顾裴深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猛的站起来。

     因为用力太大,长椅另一端靠着的扫被震倒,继而碰倒了旁边的垃圾桶,走廊里一阵乒乒乓乓。

     苏冉转头,冲顾裴深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神经病。

    ” “你说谁呢?”顾裴深上前一步盯着苏冉。

     苏冉本就心里烦躁,听到顾裴深的话,她毫不示弱的怼回去:“说你怎么了,你要看看吗?神经内科的医生今晚刚好值班。

    ” 顾裴深的拳头握了握,最终没有动,苏冉却嗤笑一声:“你要动手吗?我可以顺便把骨科的医生也叫来候场。

    ” 顾裴深彻底火了,正要发作,急诊室里一名护士伸出头来对苏冉说:“苏冉,快来帮忙,又送来一个要缝针的。

    ” 苏冉? 是了,那老家伙的女儿当初上的卫校,难怪刚才觉得眼熟,跟她爹长得还真像。

     顾裴深愣了愣,跟在苏冉后面走进急诊室。

     看到头上缠着纱布的毛峰,顾裴深瞪着他骂了句脏话:“这下爽了吧,你他妈的没事跑人家门口抢生意,不揍你揍谁?” “我这也是为他们好,那车他们见都没见过,万一被那帮土包子修坏了,他们赔得起吗。

    ” “那也用不着你管,车厂生意不好吗?用得着你这样给我拉生意?” 两人都带着火,说话声音不免大了些,苏冉冲他们吼到:“你们小声点。

    ” 眼光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苏冉接着说:“观察时间到了,没事的话请离开,不要影响我们工作。

    ” 顾裴深拉着毛峰出了急诊室,经过走廊时,听到几个小护士窃窃私语:“苏冉怎么了?她不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吗,今天怎么像是吃了火药?都怼那帅哥几次了。

    ” “要离婚了,难免心情不好。

    ” “离婚?不会吧!她和谭医生不是挺恩爱的吗。

    ” “......” 明天离婚,很好。

     顾裴深脸上挂着嘲讽的冷笑,离开了医院。

     清早苏冉下了班,按照和谭峻的约定直奔民政局。

     一路上苏冉都有些恍惚,她做梦也没想到小三上门这种狗血桥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谭峻离婚,当那本离婚证递到苏冉手里的时候,她才清醒的意识到,她和谭峻从此不再是一家人了。

     出了民政局的办事大厅,外面飘起了小雨,天气阴沉沉的,一如苏冉此刻的心情,她拒绝了谭峻送自己回去的请求,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苏冉不想回家,她决定去找许佳彤。

     阔太太许佳彤刚起床,见到苏冉来访急忙把她迎了进来。

     “离了?”许佳彤关切的问。

     苏冉点点头,木然的把口袋里的离婚证递给许佳彤。

     许佳彤接过的时候着实有些诧异,没想到在感情中一向软糯的苏冉这次竟能这么潇洒。

     她随手一翻,开始盘问苏冉:“财产怎么分的?” “房子归我,车子归他。

    ” “那存款呢?” “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每个月除去房贷和生活开销,剩不了什么钱,存款也就几万块,谭峻没说怎么分,随便他吧。

    ” “那怎么行,本来就是他对不起你,攀上的还是唐家千金,还在乎那点钱,他就应该净身出户。

    ” 苏冉叹了口气:“算了,我只求早点解脱。

    ” 晚上,拗不过许佳彤,苏冉跟她去了城中有名的夜店魅色。

     都说伤心的人容易醉,苏冉没多久就喝高了,她见许佳彤玩性正浓,便提出自己先走。

     在魅色门口和许佳彤分手,苏冉想走一走散散酒气,可是只走出了几百米,她的胃便开始翻江倒海,连躲到僻静处都来不及,苏冉便吐的一塌糊涂。

     苏冉随手扶着旁边停着的一辆车,将胃里腾空后方才畅快了许多,午夜的风吹着她的面颊,像刀子,苏冉抬起头长出一口气,肚子舒服了心又开始难受,她想念谭峻。

     苏冉哭了,酒精让她压抑了几天的情绪爆发,苏冉靠在那辆车上,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顾裴深从魅色走出来时,远远的看到一个女人靠在自己的车上,身体一抖一抖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还没走近,他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低头一看,车子右后轮边上竟有一摊呕吐物。

     顾裴深蹙着眉走进,咳嗽一声以示提醒。

     苏冉正哭的起劲,忽听身旁有人咳嗽,她转头一看,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自己身旁,正表情不耐的看着自己。

     对上女人视线时,顾裴深也愣了。

     又是她。

     老子是酒鬼,女儿也是一个货色,顾裴深的表情更加难看。

     苏冉早已忘了顾裴深,她慌忙的抹了抹眼泪,带着些许哽咽说:“对不起,对不起。

    ” 苏冉说完,转身朝着前方走去,酒意还未消散,走路的姿势有些东倒西歪。

     顾裴深发动车子,看着后视镜中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女人慢慢倒在了地上,他的脑海闪现出某些画面,心,猛的疼了一下。

     他猛的一打方向,掉头将车子开到苏冉身边,拎着她的后衣领,嫌弃的扔进了自己的车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