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坐在嘴上亲下面小说(我跟你老公谁的大)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10 09:36:44情感专区
车子开了一会儿,在一个饭店前停下,顾裴深扔下一句:“我去买点吃的打包。 ”转头进了饭店。 苏冉坐在车里等的无聊,下车进了旁边的便利店。 她在便利店挑了

车子开了一会儿,在一个饭店前停下,顾裴深扔下一句:“我去买点吃的打包。

    ”转头进了饭店。

     苏冉坐在车里等的无聊,下车进了旁边的便利店。

     她在便利店挑了些零食,排队结账时,看到顾裴深拿着打包好的饭从出便利店前经过,怕他找不到自己,苏冉冲门口喊了声:“喂。

    ” 顾裴深应声转头,见是苏冉,走过来跟她一起排队。

     收银台旁边货架上摆着的避孕套,顾裴深看到,随手拿起一盒丢进了苏冉手里的篮子。

     看到篮子里的东西,苏冉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她别别扭扭的等收银员结账,扫码套子的时候,收银员仿佛不经意的看了两人一眼,苏冉羞得恨不得当场遁走。

     顾裴深好整以暇的在旁边欣赏自己的杰作,等到最后收银员报出金额,苏冉伸手要拿钱包时,他才终于说:“你去车里等我。

    ” 苏冉如蒙大赦,一秒也没犹豫便匆匆走了,她气呼呼的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再看窗外,顾裴深脚步轻快的走了过来,脸上的阴霾完全不见了。

     两人回到家吃过饭,苏冉拿出手机看新闻,看到那条微博的热度已经完全下去,苏冉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她拿起茶几上的一瓶爽歪歪,插上吸管准备往嘴里送,顾裴深眼尖的看到了瓶身上的名字,从苏冉手中拿过来问:“这是什么?” “爽歪歪啊?你没听说过?” 看到顾裴深别有深意的眼神,苏冉解释:“我侄子喜欢喝,我跟着尝过一次觉得挺好喝的,你也尝尝。

    ” “幼稚,我不尝。

    ” 顾裴深嫌弃的把瓶子放在茶几上,苏冉伸手要去拿,嘴里嘟囔着:“真的好喝,你尝尝就....唔....” 话还没说完,苏冉就被顾裴深扑倒在了沙发上,顾裴深暧昧的在她耳边说:“尝尝我给你的爽歪歪。

    ” 他揉弄着她,大手扣着她柔软的腰肢,看着她问:“我是谁?” 苏冉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顾裴深接着说:“刚才在便利店你叫我什么?” 在便利店里,她叫了他一声:“喂。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叫称呼他。

     叫顾裴深吗?似乎太生疏,叫裴深,她又觉得那是关系亲密的人才可以,她没想到顾裴深会为了一个称呼故意折磨自己。

     苏冉正不知该怎么回答,忽然感觉到身下一阵热流涌出,她急忙推开他,冲进了洗手间。

     看到底裤上的一点点红,苏冉欲哭无泪,她浪费了一整卷的纸巾,才磨磨蹭蹭的从洗手间出来。

     顾裴深坐在客厅,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你刚才怎么了,跑进洗手间的样子像是见了鬼。

    ” 比见鬼还可怕! 苏冉尴尬的要命,红着脸怯怯的说:“那个...附近有没有便利店?我,要买点东西。

    ” 顾裴深怔了一下:“回来的路上不是去过一次?” 苏冉咬着嘴唇,雪白的牙齿嵌入殷红的唇,看的顾裴深喉头一紧,不自觉的站起身问:“还要什么?我帮你买。

    ” “不用。

    ” 不知该怎么说,苏冉别扭的朝门口走了两步,像是在刀尖上行走的美人鱼。

     “我自己去就好。

    ” 看着她窘迫样子,顾裴深一下明白了过来,脸也开始发烧。

     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也在尴尬,走到门口低头换鞋。

     “你不方便就别乱跑,我去买吧。

    ” 顾裴深丢下这句话便走了,看着紧闭的大门,苏冉脑海里却是刚才他脸红的模样。

     原来他也会脸红,原来,他脸红的样子是那样好看。

     顾裴深很快就回来了,他把一大袋装着各种牌子和型号卫生巾的塑料袋扔给苏冉,没好气的说:“以后这种东西自己随身携带,别指望我再给你买。

    ” 苏冉吐吐舌头,再次钻进洗手间。

     出来之后,顾裴深指了指客房说:“今晚你睡那里。

    ” 本来苏冉是打算好献身的,虽然有大姨妈造访,但她没想到顾裴深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有些意外。

     “呃....那我睡了。

    ” 看到她的表情,顾裴深又笑了,好看的眉眼带着魄人的光。

     他靠近她,语气暧昧:“你的口气好像很失望,想浴血奋战?” “不、不是,我没有....”苏冉语无伦次的否认,红着脸跑进了客房。

     第二天醒来已近中午,苏冉刚一开机,科室主任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冉,疗养中心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从今天起你就不用过来了,下周一去那边报道,开始上班。

    ” 工作的问题落实,苏冉轻松了许多,走出房间,她正要和楼下的顾裴深打招呼,手机又响了。

     苏冉接起,对面传出一个陌生的男中音:“请问是苏冉苏护士吗?” “我是,你是哪位?” “我叫闫振,关于我爸爸的事情,我想向您当面道个歉,不知道苏小姐什么时候有空。

    ” 是那位闫总的儿子。

     面对这一反转,苏冉的心一下子提了上来,她本想拒绝,可是又怕弄巧成拙,把好不容易保住的工作给丢了,于是当即和对方约定了下午见面。

     楼下的顾裴深把电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等苏冉挂了电话,他问:“要不要我陪你去?” 其实和闫振见面,苏冉心里也没底,她怕万一再出什么事,顾裴深这么主动一说,她便欣然同意了。

     见面的地点约在一间咖啡厅,由于地点较偏僻,又正值夏日午后最热的时间,咖啡厅里客人寥寥无几,苏冉一进去,一眼便看到了播出自己那期节目的美女主播。

     听到门口的动静,美女记者闻声看过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起身快步迎了上来。

     苏冉一边为美女主播的热情暗暗诧异,一边露出微笑准备要开口打招呼。

     美女主播却越过苏冉,朝她身后的人挥手:“裴深,你怎么来了?” 原来惊喜的不是我。

     苏冉停下脚步,暗自庆幸自己没说话。

     顾裴深冲着苏冉扬扬下巴,对美女主播说:“陪朋友办点事。

    ” 美女主播转头看苏冉:“这是...苏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