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有人在旁边的时候做*快点使劲舒服爽在线视频

2021-10-09 17:53:51情感专区
“我没有这么想,我怎么敢这么想呢?”我低着头说,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毕竟,我可只是齐少你花钱买回来的一个玩具罢了,要是哪天你玩腻了,我不就被打包扔出去

“我没有这么想,我怎么敢这么想呢?”我低着头说,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毕竟,我可只是齐少你花钱买回来的一个玩具罢了,要是哪天你玩腻了,我不就被打包扔出去了。
    ”说着,我还故意抽了抽肩膀,好像很无辜很可怜一样。
     低头等了半天齐慕也没个回应,我疑惑的抬起头,却正好对上齐慕探究的目光,我吓得赶紧重新低下头。
     齐慕却没有再沉默,而是淡淡的说:“你有自知之明这一点,倒是个优点。
    ”然后就直接绕过我进了别墅。
     我赶紧跑出去,看见安清泽竟然就站在拐角的马路边上,而且似乎还没有看到我们这里。
    我立马飞快的跑过去,拉着安清泽的手就往小区外面奔。
     一直到离小区远远的,我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
    还好我反应快,要是被齐慕看见我拉着安清泽,还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儿来了呢。
     刚送一口气,旁边传来一阵轻笑,我才触电一般的缩回手,胆怯的看向安清泽。
    心里真的是想戳死自己一千遍一万遍了,刚刚我究竟是怎么来的勇气,拽了他逃了这么久。
     “看来你过的不错,嗯,咳咳,身体不错。
    ”安清泽失笑道。
     如果现在有镜子,我猜我的脸肯定都要变成猪肝色了。
    我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安清泽,破罐子破摔的说:“嗯,是啊,过的特别好,最主要的是吃的特别好,所以身体才这么好。
    ” 没想到安清泽还给我接上来一句说:“所以,跑的才这么快?” 我张着嘴对着安清泽愣了半天说不上话来。
     安清泽忽然就笑了出来,我看着他笑,不自觉自己也笑了,气氛一下子好了起来,仿佛我们并没有分开五年,仿佛还在学校随意自如的打闹。
     安清泽忽然停下来,看着我深情的说:“其实这样的感觉,好像我们从前啊。
    ” 我顿住,收起笑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前对着安清泽似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可是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又见面了,我却是一个问题都问不出来了。
    安清泽都到这里来等我了,那就是说他肯定知道我昨天跟齐慕在一起,可是为什么他什么都不问我呢? “可儿,你住在哪里?”安清泽忽然这么问我。
     我立刻惊慌地赶紧打断他:“要不然我们去找个咖啡厅坐坐吧?” 安清泽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好,听你的。
    ” 十分钟后,我们就在齐慕的高档小区旁边的咖啡厅坐下。
    我看了看菜单,简直是如坐针毡,可是想到刚刚,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比起花钱,我更怕让安清泽到我住的地方去。
     让安清泽知道我过的如此的不好吗?让他知道,原来当初那个任性的甩掉了他一走了之的女孩子,原来过的如此的卑微,靠着卖唱,甚至是靠着别人的包养过活。
    明明自己被害得家破人亡的,竟然过了整整五年还是报不了仇,还只能苟延残喘忍辱偷生。
     服务生端上来咖啡,我摸着咖啡杯子的边缘,听见安清泽说:“可儿,你过的怎么样?” 我的手,顿在咖啡杯上,粘上了一些咖啡。
    刚要说话,安清泽伸手精准的抓住了我的手指,然后用他的手掌擦去了我粘上的咖啡渍。
     我慌张的想要缩回手,但是安清泽却死死的抓住我不放开。
     我只能放弃,抬头看着他,努力平静的说:“我过的很好,刚刚不是说过了。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语气太硬,安清泽似乎有些失落,我看到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伤意,那种伤意同样刺进了我的心里。
     他一放开我的手,我立刻开口说:“倒是你,不是一直在英国的吗,怎么忽然回国了?”我没有问出口的是,为什么昨晚他会出现在酒席上,为什么今天又会在齐慕的别墅门口等着我。
     安清泽苦笑了一下:“回国吗,呵呵,算是为了家里吧。
    我爸妈让我回来的,不然,我是打算一直留在英国的。
    因为,以前有个女孩子说过,喜欢英国,要一直生活在那里的。
    ” 安清泽没有看我,只是一直盯着他的咖啡杯,我却觉得整颗心都被纠了起来。
    安清泽的话,激荡在我的心里,提醒着我,那是我造下的孽,是我欺骗了他,伤害了他。
     我很想说对不起,可是我知道我不能用自己的无奈去拖住那么好的安清泽,我只要他厌恶我这种女人就好,永远别来靠近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已经是一片黑暗,我不愿意也把他拉进这篇黑暗中来。
     “哦,这样啊。
    ”我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仿佛我并不在意他的回答。
     “可儿,你……”安清泽开口。
     他一开口,我就紧张的抓紧自己的手指,可是他偏偏又不说了,最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我们几乎没有再聊什么有意义的话,我更加是就没开口说过几个字,我从安清泽的眼睛里看到了失望,但是这是我能给他的唯一的救赎了。
    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不能拖累安清泽,所以我怎么敢对他说我家里的事情呢? 两个人就这么磨磨蹭蹭的还坐了一个上午,走的时候安清泽说要送我回去,我死都不答应,硬是自己抢上了一辆出租车就逃走了。
     在家躺了半天,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了。
    晚上王姐打电话叫我过去驻场,我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肯定要去多赚点钱啊。
     等到了唱了一大半儿,却看见安清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下面了,眼睛还一直盯着我笑。
    那一众人此时此刻都不在我眼睛里了,我只看得见安清泽清清爽爽的坐在那里。
    可是我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还差点唱走调。
     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我赶紧扔了话筒就钻进后台。
    因为上次齐慕就是这么直接跟我进的后台,所以这一次就是在后台我也没急着换衣服,盯着后台的门帘看了半天。
    不过,安清泽没有来。
     我又悄悄地猫着身子探出去找他,就看见那个安清泽旁边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是魅色出了名的交际花,艺名毒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