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女朋友把胸送进我囗里)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09 17:48:52情感专区
毒芍药弯着腰凑在安清泽耳边似乎说了些什么,我看到安清泽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准备跟着毒芍药走。
我的心纠结到了一起,毒芍药是什么人安清泽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的。

毒芍药弯着腰凑在安清泽耳边似乎说了些什么,我看到安清泽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准备跟着毒芍药走。
     我的心纠结到了一起,毒芍药是什么人安清泽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的。
    魅色出了名的毒花一朵,长得是够妖娆漂亮的,不过没人看见过她卸妆之后的样子。
     最关键的是,这个毒芍药,光我知道的,在她手上被迷惑的倾家荡产的富家公子就不下两只手的数目。


    我不知道安清泽算不算富家公子,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互相也就只知道彼此家境算是不错,对于家世这种东西,当年单纯的我们根本没有多关心过。
     我看到安清泽已经站起身跟着毒芍药出去的样子,顿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身体里就一股子的冲动没有憋住,直接冲出去,撞到安清泽面前。
     安清泽看到我忽然冲出来也是很惊讶了,毒芍药也皱眉瞪着我,好像示意我不能跟她抢生意。
    若是还了别的人,我才懒得跟毒芍药这种人对立上呢,可是现在她要勾搭的对象可是安清泽! 我咬咬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一眼安清泽说:“你跟不跟我走?” 安清泽疑惑了一秒,但是他都没有看毒芍药一眼,直接微笑着对我点点头,伸手就拉住了我的手,还率先朝魅色门口走出去。
     还好王姐不在门口,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想我呢,刚带走了个齐慕,现在又带走个安清泽,以为我存心来抢生意了呢。
     走出了魅色,安清泽就这么拉着我,在路上走了好长时间他也不说话。
    直到我实在憋不住了,顿下脚步,安清泽才侧头看我:“怎么了,累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他的表情,就好像我们现在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街上压马路一样自然呢。
    他难道不明白,刚刚是在魅色那种地方,他看见我在台上驻唱。
     他为什么不嘲讽我,为什么他的 眼睛里我没有看见半分对我的蔑视,那个曾经骄傲倔强自视甚高的秦可,那个曾经对他开心的大声宣布以后要成为当红歌后的秦可,现在不过是个酒吧里暧昧不清的驻唱者罢了。
    或者,还时不时的需要陪陪酒呢。
     “安清泽,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是不是很喜欢到处跟踪我?”我故意淡漠着表情说道。
     安清泽似乎很难受,但是却又很坦诚的说:“是啊,我就是跟踪你,我想知道你在哪儿,你去哪儿,你在做什么,你和谁在一起。
    ” “别说了!”我打断他,如果他继续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我咬住嘴唇低下头,为什么安清泽要来跟我说这些呢?难道他不明白,现在的秦可再也不会是当初那个在他身边自由单纯的女学生了,她是个在社会底层努力的爬着生活,是个伪了报仇为了家族遗憾而决定赌上最后期待的可悲的女人! 我深吸一口气,把嗓子里的湿气全部堵回了肚子里,然后抬头,凌厉的对安清泽说:“你别跟着我了,我们俩现在也就算是个老同学罢了。
    本来找你吃吃饭叙叙旧也是没问题的,不过我最近真的很忙,你也看到了,我有很多应酬要去的,实在没空陪你花前月下的。
    ” 安清泽似乎很受伤,他那双美好的如同星辰一样的目光认真的看着我,好像就要看透我拙劣的谎言,看到了我的心里:“可儿,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说呢?” 我轻笑了一下,冷漠的说:“那我应该怎么说,我觉得以我们俩过去的关系,什么客套话就不必了吧。
    ” 安清泽一直看着我沉默了很久,忽然说:“既然你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那刚刚为什么又过来找我呢?” 我愣了一下,然后故意装作一副照顾老同学的善意的表情说:“要不是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我也懒得救你。
    就刚刚那个女人,你知道她是谁吗?告诉你,在魅色,她可是号称了毒芍药的,我怕你被她怎么玩儿死的都不知道。
    安清泽,说真的,你回去吧,去你该去的地方,见你该见的人,别来找我了。
    ” 我以为我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像安清泽这种骄傲优秀的男人,应该这辈子也不想理我了。
    可是安清泽却忽然看着我笑了:“可儿,你为什么口是心非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其实,我真的很高兴,可儿你是担心我对吗?因为担心我被人骗,所以才拉我出来。
    ” 我语塞,看着安清泽紧紧抓着我的手,仿佛就怕我下一秒钟跑掉一样,我的心好像一瞬间回到了五年前,回到了青葱简单的校园,好像我的安清泽正在无奈的看着撒娇任性的我。
     可是,下一秒,齐慕的脸就这么涌上了脑子,我赶紧瞪大了眼睛推开准备抱住我的安清泽,低喊:“不是我拉着你,是你拉我出来的!” 安清泽很受伤的看着我:“可儿,你为什么一定要推开我?难道,我们之间真的就不能好好的了吗?你不觉得,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你都欠我一个解释吗?” 解释?我自嘲的勾勾嘴角,我给他解释,谁又给过我解释呢?我知道我对不起安清泽,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 事到如今,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我心里最后一片纯洁的土地亲手推开,安清泽不应该再跟我这种没有未来的人,牵扯在一起! 我冷淡的挥挥手说:“我男朋友马上就会来接我了,你走吧,被我男朋友看见了不好。
    ” 安清泽皱眉:“你男朋友?齐慕吗?” 我故意妖娆的笑了一下:“当然不是,不过如果齐慕能到手的话,我也很愿意啊,毕竟这种多金又帅气的男人,很难找不是吗?” 安清泽痛苦的看着我:“可儿,你是故意要这么跟我说的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非要这么对我,推开我,说这种话刺激我?” 我刚要说话,正好看到前面白岸的电动车过来了,赶紧说:“谁有空说什么话刺激你了,安清泽你真的想多了,我说过我男朋友过来了,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