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硕大黝黑粗大的噗嗤噗 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2021-10-09 17:31:29情感专区
安清泽超后看的时候,白岸正好开车滑过他,然后在我们旁边停下来。
我笑着搂上去,伏在白岸的身上开口就说:“亲爱的,你怎么才来接我啊,都等了好一会儿了!” 我还故意

安清泽超后看的时候,白岸正好开车滑过他,然后在我们旁边停下来。
     我笑着搂上去,伏在白岸的身上开口就说:“亲爱的,你怎么才来接我啊,都等了好一会儿了!” 我还故意撅了撅嘴,然后眼神有些紧张的看着白岸。
    所幸白岸很懂我,看一眼安清泽,再看看我如此热情卖力的表演,笑了笑,捏捏我的脸,一副非常疼爱的样子说道:“好了,我这不是工作忙吗,不然早就到了。
    我保证,明天肯定比你早在这里等着,行不?” 我赶紧上去在白岸的脸上亲了大大的一口,因为没有卸妆,还染上了口红。
     “好,说好了的。
    ”我开心的说。
     “这位是?”白岸看着安清泽问我。
     我淡淡看一眼安清泽,然后随口说:“这个是今天偶然遇到的,老同学。
    ” 白岸点点头,对着安清泽笑了一下,然后带着我就开车离开了。
     一路上,我都死死的抱着白岸的腰不放手,直到白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要不要放松一点,我怕我被你勒死。
    ” 我才赶紧放手,发觉自己竟然力气越用越大。
     到了家门口,白岸锁好车子,看着我无奈的摇摇头说:“就是他对不对,那个以前的男朋友?” 我抬起头,恍惚的看着白岸的脸,想到我刚刚都对着安清泽说的那些话,甚至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离开了两次,我的心就像被浇上了一品烈酒,剧烈的发疼发胀。
     苦笑了一下,我摊摊手,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岸也看出我挺难受的,便拍拍我的头顶:“好了,你上去睡觉吧,我也走了,明天还要开会,最近公司都挺忙的。
    ” 我点点头,回头上楼,开门,进房间,然后在床上躺下,整个过程,自己都好像是个提线木偶。
    我的所有神智,都在刚刚推开安清泽的时候,就丢在了那里。
     就这么躺着,因为比较晚了,周围都挺安静的,只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子的声音在空气里此起彼伏的呼应着。
     我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看见,从前的夏天,蛙鸣虫鸣的,安清泽穿着短袖露出白皙干净的手臂,在那里弹吉他。
     耳边就是他的声音,在说什么却是想不起来了太多了。
    我忽然有些遗憾,当年没有好好的记下他说的每一句话,如今是再难过也没可能听到了。
     就这么也没吃饭,一躺就躺的彻底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才发现昨天也没卸妆,赶紧到水池去洗漱卸妆。
     看看镜子里有些苍白的脸,扯了一下嘴角,昨晚可能哭的太久了,眼睛又红又肿的,打算在家躺一天。
     可是这打算刚生出来呢,齐慕就来电话了。
     我叹口气,然后清清嗓子:“齐总,找我找的真频繁啊。
    ” 齐慕似乎心情不错,对我的调侃也没有多在意,说道:“现在过来,等下我要出去。
    ” 然后,电话就给挂了,我忍不住翻翻白眼,这个齐慕,真的是拿我当个使唤的跟班了。
    我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了,这条勾引齐慕的路实在是有些漫长的样子。
     对着镜子随意的穿了件T恤和牛仔裤,我叹口气,人家被包养的情妇可都是穿金戴银吃好的喝好的,被金主宠爱的跟个金丝雀似的。
    我怎么被包养一下就过的这么粗糙了呢?陪睡这一项倒是没少,可是还得陪谈业务,陪当个抱枕,陪解酒。
     我感觉我得向齐慕要求加价,这个生意我做的太亏了。
     出门打了车子到齐慕的别墅门口,那家伙的保时捷已经停在那里,人也在上面。
     司机收钱的时候笑眯眯的跟我说:“哎哟,你男朋友既然是开保时捷的怎么不让他直接接你去啊。
    ”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眼睛又肿着,便随口回道:“他是我的金主,不是男朋友。
    ” 司机简直没反应过来,看着我下车才一溜烟儿的开跑了。


     我知道自己眼睛肿的厉害,也没敢多笑来,怕吓死齐慕,干脆装虚弱坐到车子上叹口气。
     还以为齐慕又要怎么恶心我了,没想到这家伙像是良心发现似的,给我递上来一个蛋糕。
    我抱着蛋糕就听到他冷冷的说了一句:“诺,顺便给你带的,估计你也没吃早饭,万一待会儿饿晕了给我丢人。
    ” 我吐吐舌头,心里却闪过一丝温暖,齐慕开车,我就扒开包装开始吃蛋糕。
     确实有些饿了,吃的急了点,我眼睛转了转,看到齐慕放在中间的杯子,想喝水,不过那是他的杯子,想想还是放弃了问他的打算,免得自讨没趣。
     没想到齐慕就像耳朵上长了眼睛一样,忽然说道:“想喝水就喝,要是噎死在这,我也麻烦。
    ” 我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秒,还是伸手拿了杯子过来小心的喝起来。
    不是清水,是很清香的绿茶。
    没想到齐慕还喝茶,再次见面之后我一直觉得齐慕就喝酒呢,现在看来他还是有听养生的一面的嘛。
     车子停了,我抬叫准备下去,齐慕却忽然拉住我,给我拽回了座位上,莫名其妙的问:“你眼睛怎么了?” 我觉得奇怪,这么长时间不问,这会儿问,难不成刚刚就没往我脸上看过? 无语的随便找了借口说:“昨晚没睡好。
    ” 齐慕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句,没再说什么。
     我又看了他一眼,觉得实在没懂他有什么言外之意,也就没有多想,直接下车了。
     “这是什么地方?”我看着眼前的建筑问道。
     齐慕的表情倒是鲜有的,郑重严肃:“美术馆。
    ” “来这干嘛?”我疑惑的问。
     齐慕白我一眼:“看画展。
    ” “哦。
    ”我答应一声,心里则是不停的吐槽,哪有人带着自己包养的情人来看画展的啊。
    也不知道齐慕这是高抬了情人这个词汇还是玷污了画展这个词汇了。
     “不想去就在外面看着车。
    ”齐慕丢下一句话自己就进去了。
     我看看四周,没有半个人影的样子,缩缩脖子,老老实实的跟着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