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校草调教校花h 男朋友让我跪下等他回家作文

2021-10-09 17:26:20情感专区
到底是美术馆,来的人也不是什么土大款,几乎都是知识分子一样的打扮,举止行为也特别优雅有风度。
我刚刚盯着一个穿着风衣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多看了一眼,就听到齐慕冷嘲

到底是美术馆,来的人也不是什么土大款,几乎都是知识分子一样的打扮,举止行为也特别优雅有风度。
     我刚刚盯着一个穿着风衣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多看了一眼,就听到齐慕冷嘲热讽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不用看了,人家是看不上你这种空有外表的女人的。
    ” 我脑子一热,不服气的回道:“是吗,那你怎么看得上我了?” 说完,我自己都愣住了一秒,而齐慕只是顿一顿,便勾起嘴角:“我这个人喜欢尝尝鲜,有些特别的口味也不错。
    ” 什么? 我气的直想大骂,什么叫我是特别的口味?看他那个眼神就知道,一定觉得我是个没什么文化水平,就知道卖身赚钱浪荡的女人了。
    本姑娘当年怎么也是国外名校留学,正儿八经的好学生好吧。
     再说,虽然对他的画画我是没什么天分了,不过我喜欢唱歌,我也是有过灿烂的梦想和虔诚的信仰的人好吧。
     捏紧拳头,忍了再忍,我能怎么办,这是我接近齐慕的唯一办法,我只能用肉体而不是用我的精神,因为他身边不缺有精神的林安柔这样的大小姐。
     将自己所有的白眼都吞回肚子里,跟着齐慕在画展里绕圈子。
    齐慕走的很慢,每一幅画他都会看很久,偶尔一两幅,能在那里站上半个小时。
    而这过程中,他几乎一句话都不说。
    我看着他修长挺拔的后背,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或许已经把我忘记了,我们彼此没有一句话交流,可能周围的人也根本不会想到我们是一起的。
     果然,他再次站在一副画面前十分钟之后,旁边一个个子很高大概有一米七多的显瘦的女人,款款的站在他边上。
     齐慕仍旧盯着画出神,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显然齐慕并没有注意到,旁边那个女人的目光不是在画上,而是在齐慕的身上。
     同样是女人,我立刻敏感的知道这个女人的意图和想法,毕竟像齐慕这么好看完美的男人,真的很惹眼。
    下意识的,我就想开口叫他,可是张张嘴,我忽然发现自己的举动让我心惊。


     我是什么身份呢?我不过是个他用钱包养来的玩物罢了,我的目的是得到他的钱,甚至是找准了机会获得他的信任,毁掉叶氏为我的家庭的悲剧报仇。
    我用什么身份和底限来喊齐慕,来阻止别的女人对他的靠近呢? 但同时,更加令我觉得不安和惊讶的是,我发觉了自己竟然下意识的就要阻止别的女人接近齐慕,这样的一种动机让我隐隐有些害怕。
     而我的手,僵硬在空气里,再次放下,嘴巴也默默的合上。
    我看到那个女人笑着侧头,拿着她的手在齐慕面前晃了晃。
     “你也喜欢这幅画吗?”那个女人温柔知性的笑着。
     齐慕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和女人聊起来。
     我原本还以为齐慕这种个性肯定只会跟那个女人浅浅的说两句,可是没想到他还上瘾了似的,两个人接下来的整整一个上午,就没完没了的说着话。
     我只能默不作声地跟在他们后面,直到那个女人似乎也发现我一直在后面,疑惑的问齐慕:“这位小姐是你的朋友吗,她好像一直跟着我们?” 朋友?我冲着那个文艺女青年笑了一下,刚要回到,齐慕已经开口:“这是我女朋友。
    ” 我呆住了,文艺女青年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颇为尴尬的看了一眼齐慕,对着我点头的时候则是明显眼睛里闪过不屑和质疑。
     我自己都惊呆了,齐慕怎么会说我是他女朋友呢?我看看他优雅的和那个文艺女青年继续聊天赏画的样子,忽然想到,估计是想在这个文艺女青年面前留个好印象,才不说我是什么被包养的人之类的话。
     毕竟这种词汇,在这样的地方,显得低俗。
    而女朋友什么的,可以随时分手嘛。
    想到这里,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前面想聊甚欢的两个人。
     到了中午,那个文艺的女人似乎是想邀请齐慕一起吃饭,也顺便看着我说了句:“你也一起来吧?” 什么鬼我就一起来,没听齐慕说我是他女朋友吗!我内心咆哮,表面上却是委婉的笑了笑,然后看向齐慕,等着他的回答。
     我用眼皮都能想到,齐慕肯定是要去吃饭,最好再给我找个借口让我先走,免得妨碍他泡妞。
     可是让我惊讶的是,齐慕却淡淡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们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就要赶着回去了。
    ” 那个文艺女青年显然非常失望,不过也没有强求,只是留了齐慕的电话,然后就告别了。
     回去的路上,我发现齐慕的嘴角似乎一直向上勾着淡淡的隐约的弧度,好像心情极好似的。
    我想着肯定是因为刚刚邂逅了个艳遇呗,忍不住出口道:“到处招蜂引蝶的,你还挺得意啊。
    ” 谁知道我讽刺完了,齐慕的笑容还放大了一秒,这种莫名的好心情持续到了我们在餐厅吃饭的时候。
     我看着桌上的披萨,不敢相信齐慕竟然带我吃这些? 我干笑了两下说:“齐少这是怎么了,这种披萨店好像不适合你的身份吧?” 齐慕拿起一块披萨咬了一口,抬头看我:“吃不吃,废话这么多?” 我撇撇嘴:“当然吃了,不吃白不吃,再说我也饿了,我这种小平民,反正吃惯了的。
    ” 说着,大口咬下去,而齐慕不屑的看着我说:“你真的吃惯了?我怎么觉得你是平常就吃不起这个,才这么狼吞虎咽的?” 我语塞,虽然我平常确实也不大出来吃,但是齐慕这赤裸裸的侮辱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呢,齐慕却忽然拿着纸巾过来,在我的嘴上轻轻一抹,然后嫌弃的扔在我前面的桌子上。
     我低头一看,上面沾满了酱汁。
    可是,刚刚齐慕那是在替我擦嘴吗?我震惊的瞪着他,不过齐慕却没有看我,低头翻着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