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塞酒的长颈一点点的没入(1男N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09 16:35:02情感专区
由于用的是车载通话系统,两人的通话被苏冉听的一清二楚, 苏冉有些担心,忍不住问:“那辆车里是什么人?” “跟自己无关的事别打听太多。 ” 顾裴深冷冷的

由于用的是车载通话系统,两人的通话被苏冉听的一清二楚, 苏冉有些担心,忍不住问:“那辆车里是什么人?” “跟自己无关的事别打听太多。

    ” 顾裴深冷冷的说,随后补充到:“要是害怕的话,到地方你自己先走,我现在不能停车。

    ” “我不会走,我走了就剩你自己,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看着他冷峻的侧脸,苏冉委屈的回到。

     顾裴深眸光一动,扫视她一眼:“随便你。

    ” 前面的车在一家类似夜总会的地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三男一女,三个男人围着唯一的女人,半是胁迫的把她带进了夜总会。

     苏冉在马路对面的车里看到,转头问顾裴深:“他们进去了,你准备怎么办?” “既然你不走,借你用一用。

    ” 顾裴深将苏冉的衬衣纽扣松开了一颗,又把她的裙子向上拉了拉,把她弄出一副风尘的样子两人才下车。

     他揽着苏冉进入那间会所,门口的迎宾急忙上前恭敬的问:“先生,请问有预定吗?” “人呢?怎么不等老子。

    ” 顾裴深左右看看,装作找人的模样自言自语,然后转过头对迎宾说:“刚才进来那拨人,他们在那间房?” 迎宾问了前台房间号,做了个请的手势,准备在前面带路,顾裴深却大手一挥到:“你不用跟着了,这里我熟的很,我自己过去。

    ” 两人在迎宾的目光中消失在大厅转角,进了电梯,顾裴深压低声音问:“刚才车里下来的女人看清楚了吗?” 见苏冉点头,他继续说:“待会我带着你装作是走错房间了闯进去,你装作是她的姐妹,说有事找她,把她带出来。

    ” “她不认识我,会跟我们走吗?”苏冉有些不安,绞着手指问。

     顾裴深却笃定的说:“你刚才没看出来她是被逼的吗?不管认不认识,只要能带她走,她一定不会揭穿。

    ” 苏冉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后又问:“那些人认识你吗?你进去会不会被认出来?” 顾裴深眉头拧成一团,不耐烦的答:“可能认识,也可能不认识,先进去再说,那个女人很关键,我一定要见到她。

    ” 苏冉水润的眸子盯着不断爬升的数字,脑中却在为身边人的安危担心。

     最终,虽然心里怕的要命,她还是缓缓说到:“我自己进去吧,你如果被认出来就麻烦了,我一个女人不容易被怀疑。

    ” “你自己?”顾裴深错愕的看向她,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他正要开口阻止,苏冉却像是安慰般地补充到:“相信我,我会把她带出来。

    ” 话音一落,电梯门开了,苏冉忙问:“那个女人叫什么?” “露露。

    ” 刚才电话里提到的嫩模! 苏冉顿时觉得自己此次任务艰巨。

     她尽量用轻松的口吻说:“在安全出口等我,我自己过去。

    ” 留下这句话,苏冉头也不回的踏出了电梯。

     她在走廊里将自己的头发全部撩到一边,又将原本扎在裙子里的衬衫从抽出,高高的在腰部打了个结,方才走到她要找到房间。

     苏冉在房间门口深吸一口气,稳定微微发抖的身体,推开房门。

     房间内灯光昏暗,那个叫做露露的女人正在被一个中年男人灌酒,见到苏冉进来,男人的动作停了一下,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

     男人身边的保镖马上问:“干什么的?” 苏冉愣了一下,急忙道歉:“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 她微微歪着头,故作妩媚的笑着转身,眼风扫过露露时夸张的叫到:“露露!你怎么在这,我找了你好久!” 苏冉提着气,强压下心中的恐惧,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露露身边,熟稔的拉过她的手,暗暗用力给她信号。

     见露露没有戳穿,苏冉伸着头对坐在她另一旁的中年男人笑道:“这位老板,我是露露的姐妹,有点事情想跟单独说两句,借露露给我五分钟好不好?” 那个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一番苏冉,不耐烦的大手一挥:“快去快回,别耍花样,老子还等着她给我泻火呢。

    ” “是是,很快就好。

    ”苏冉点头向中年男人道谢,拉着露露的手快步出了房间。

     关了包间的门,露露迅速抽回手警惕的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先离开这里,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 苏冉像是被抽走了力气,牙齿打架,说话的气息不稳,露露察言观色,看出她没有恶意,虽然心中狐疑,可还是跟着她来到楼梯间。

     见到顾裴深时,露露一副不认识的神情:“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顾天霖的儿子。

    ” 听到这句话,露露脸色骤变,转头就要走,顾裴深急忙拉住她,沉声说:“你别怕,我知道我爸的死跟你没关系,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 露露脚步一顿,疑惑的看向他,确认过眼神,她压低声音说:“你先带我离开这里。

    ” 话音刚落,忽听身后有人叫骂:“臭婊子,还想跑!” 三人闻声转身,两个保镖样的男人已至身前,其中一个寸头男人一把抓住露露的头发,就要把她带走,另一个黄毛则掏出一把匕首晃了晃,凶神恶煞的说:“识相的赶紧滚!” 顾裴深毫不畏惧,拉着露露的胳膊厉声呵斥:“放手!你们要干什么?” “找死是不是!” 黄毛拿着匕首,照着顾裴深的胳膊不由分说就刺过来。

     顾裴深躲闪了两下没刺中,寸头也掏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他挥舞过来。

     顾裴深本能的抬手一挡,手臂被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瞬间涌出,染红了他的整个衣袖。

     虽然负了伤,可顾裴深并不打算收手,他再次抓住露露的胳膊冲两个男人道:“她不愿意跟你们走。

    ” “妈的,我看你是活腻了!” 两次失手的黄毛又拿着匕首冲顾裴深招呼过来,苏冉虽然有心帮忙,可又怕自己拖累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露露吓的哭出了声,拼命想要挣脱寸头的钳制,寸头皱了皱眉,阴狠的说:“妈的,露露,你竟敢偷男人,老子先废了你的野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