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张嘴吃起了我的棒棒糖(污文水多肉多)全章节阅读

2021-10-09 15:28:04情感专区
片断酒吧下午两点开门,通常小秋晚上八点以后才会来。 可是成光觉得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两点多就逛荡到酒吧来了。 他要了一打啤酒。 坐在角落里,看了一下午电视。

片断酒吧下午两点开门,通常小秋晚上八点以后才会来。

    可是成光觉得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两点多就逛荡到酒吧来了。

     他要了一打啤酒。

    坐在角落里,看了一下午电视。

    后来要了蛋炒饭随便当晚饭吃了。

     按说等待是一种煎熬,等待的时间应该显得特别长。

    可是在昏昏沉沉对往事的回忆中,六个钟头就溜走了。

     晚饭后酒吧里才陆续上客。

    人还不太多。

     八点多的时候,小秋笑眯眯地进来了,和几个熟客打着招呼。

     小秋今天穿一件浅色T恤,牛仔裤。

    映衬的脸色很好。

     小秋朝吧台走去。

     成光来到吧台,轻轻喊了一声“小秋”。

     小秋看了一眼他,怔住了。

    本来含着笑的眼睛似乎突然凝固成雕塑,太多的感情混杂在其中,反而看起来呆滞了。

     成光看着小秋的脸。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近的看过他了。

    五年了。

     小秋的脸是那样的熟悉,每一根眉毛,每一寸肌肤都那样熟悉。

    可是他定定地看着小秋的时候,又觉得有些陌生。

     那不再是他的小秋的了。

     几秒之后,一缕奇怪的微笑浮上小秋的脸。

    “原来是成光哥啊,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见您呢。

    再见到您真是很荣幸啊。

    ”小秋说着弯腰鞠了个躬。

     听着小秋调侃的恭敬语气,成光心里狠狠地被揪了一下。

    “小秋!”他再次唤着这个名字。

     “成光哥有何指教?对了,我应该请您喝一杯呢,烈哥,替他调一杯带劲的,算我帐上。

    ”说罢转身走了。

     张烈递给成光一杯酒。

    “你们认识?” “嗯。

    认识很久了。

    很多年了。

    ”成光随口答道。

     “我知道你是谁了!”张烈的声音突然冷了。

     “哦?”成光有点晕,不解地看张烈。

     “你以后别来这里了。

    我看小秋一定不愿意见到你。

    ”张烈看着坐在那里喝酒的小秋。

    小秋一直在盯着墙上的一副画。

    那画完全抽象派,小秋从来也看不懂。

    小秋此时认真地看着,似乎要把那画看透。

     “我只是想补偿他。

    ”成光低低地说。

     “你不来骚扰他就算补偿他了。

    ”张烈说。

    “过去的都过去了。

    他拼命忘记的东西,你又何必非要让他记起来。

    ” “他恨我。

    因此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不是说恨是比爱更强烈的感情么?没有爱,就没有恨。

    他如果不在乎我,对我应该是冷漠,麻木。

    ”成光牵强地说。

     “哼。

    ”张烈冷笑。

    “对杀父仇人的恨不共戴天,也有爱吗?别自作多情了。

    ” “我们不是仇人。

    ”成光辩解。

     张烈也懒得与他多说,转身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成光这次回来是履行他很久以前的承诺。

    在国外,他们也许可以和童话故事的结局一样,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

     回来之前,他想象过无数回见面的样子,而现在,小秋表现出来的,并未出乎他的意料。

    虽然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可是五年的时间太久了,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想象。

     成光下定决心,如果小秋还愿意跟他走,那他要倾尽一生好好相待小秋;如果小秋有了自己的生活,至少,也要求得小秋的原谅。

     有人坐到小秋的对面,“小秋,今天哥哥请你喝酒怎么样?” 小秋还未回答,成光抢上前去,“我今天请他喝。

    ” 那人看小秋,小秋不置可否。

    那人笑笑,“那改天吧。

    ”又对成光说,“玩开心啊,哥们。

    ” 成光没想到小秋拒绝了那人。

    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

     “坐啊,你打算站着请我喝酒?”小秋淡淡地说。

     两个人沉闷地各自喝着各自的酒。

    成光找不到话说,小秋也根本不理他。

     “小秋,给我机会补偿好吗?我不求你的原谅。

    只求你给我机会让我补偿你。

    ”成光鼓足勇气说。

     小秋头看也不看他,好象没听见一样。

     “小秋…”成光小声地恳求。

     “好了好了。

    今天不想喝了。

    走了。

    ”小秋不耐烦地拉开椅子转身向大门走去。

     “小秋,等等…”成光急忙想追上去。

     “先生,结帐。

    ”张烈的声音挡住了他。

    “记着下次先买单。

    ” 成光甩下两百元在桌子上,冲出门外。

     小秋并没走到多远。

    路灯下他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似乎是指引给成光的线索。

     成光的泪水冲上来。

    夜街上小秋的身影是那样的羸弱孤单。

     “小秋…”成光冲上去抱住小秋,紧紧抱住小秋,把小秋扯到路边的阴暗角落里。

     小秋的身体颤抖着,挣扎着。

    然后突然间无力地瘫倒在成光的怀里了。

     五年了,小秋不再是当年的小男生,个子长高了很多。

    他们这样拥抱的时候,嘴唇正好就碰上了,是成光还是小秋先张开的嘴?总之两个人象迷陷在沙漠中濒死的人找到一丁点水源一样,一下子便埋进去了。

     突然,小秋狠狠地咬了一口成光,成光的嘴唇流出血。

     成光痛的啊了一声,放开了小秋,捂着自己的嘴。

     小秋用力推开成光,飞快地跑掉了。

     成光觉得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睁睁地看着小秋跑掉了。

    无论如何,他今天总算见到小秋,小秋没有忘记他,无论以那种方式记着他,小秋总是没有忘记他。

    只要小秋还记着他,那就还有希望。

     第二天,小秋和成光都若无其事的出现在片断。

     小秋坐在吧台的高椅上,握着一瓶啤酒,握了很久也没下多少酒。

    时不时有人过来问,“小秋,今天请你喝酒吧。

    ” 小秋举举酒杯,“今天有人请了哦”。

     成光的嘴唇结了疤,说话都张不开。

    他坐在那里,面前摆了一杯白水。

    服务生过来好几次,“先生,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冰水。

    ”成光说。

    服务生很为难的站在他身边,看看张烈,看看成光。

     不消费占着桌子,老板不乐意是正常的,但是成光知道张烈是故意的想赶他走。

    有时个别熟客随便坐坐,聊聊,张烈并不是很在乎。

     成光很尴尬。

     但是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成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成光走到吧台,对张烈说,“我想跟您谈谈。

    ” “您跟我有什么好谈的?谈生意可以,其他免谈。

    ”张烈递给他一杯刚调好的酒,“尝尝”。

     成光犹豫了一下,端起酒杯。

    嘴唇在张开的时候有点撕裂的疼,酒浸入嘴唇的时候更是火烧一般。

    “啊”成光捂住嘴唇,血从新结的疤中流了出来。

     “怎么吃东西这么不小心,把嘴都咬破了。

    什么东西这么好吃?”张烈假作关心状。

     旁边的人轻轻笑了起来。

     小秋得意地看着他,和身边的人咬着耳朵,那人笑的更厉害了。

     火烧的感觉从嘴唇蔓延到整个脸孔,即使在吧台的昏暗灯光下,也能看清他通红的脸。

     成光走到小秋跟前,毫不客气地拉了张椅子坐下。

    “小秋,我要跟你谈谈。

    你跟我出去。

    ” 小秋诡笑了一声,“成光哥,按咱们两个的旧情…”小秋有意将旧情两个字咬得很重,“叙叙旧也是应该的,但是我这人不喜欢叙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是么?小李哥?”他笑着对身边的男人说。

     成光不理他说什么,继续说,“小秋,我必须要跟你谈谈…” 小秋沉下脸,“成光,看在你比我年长,又是我的…旧情人,我不想那么小气,尊你一声哥,你也该见好就收了。

    我记得你做事决绝的很,怎么现在这么纠缠人?再缠下去我可真恼了!” 成光站起来,握住小秋的手腕,“跟我出去,起码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小秋冷冷地要甩开,成光握得很紧。

    “给你机会?你没资格问我要什么机会!你放手!放手!”小秋几乎吼了起来。

     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几个比较熟悉的更是围拢了过来。

     “哥哥们,这个人…哎哟,手腕好疼!这个人欺负我呢,哥哥们帮我收拾他!” 小秋身边的小李哥抓住成光的胳膊,“哥们,你识趣就快滚!” 成光全不理会身边这些人,只是盯着小秋,“小秋,我知道你恨我,随你打骂,只要你能解恨。

    ” 小秋冷笑,“恨你?没错我曾经恨你,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看见你只觉得很烦,很讨厌!打你骂你,我还嫌累呢!哥哥们,帮我打他,他说随便打骂呢,难得有这么好的发泄机会啊,就当是专门让人发泄的橡皮人好了。

    ” 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什么复杂的渊源,因此都只是说说喊喊,没人真的动手。

     小秋一看,高声说,“第一个打他的,今儿就是小秋的哥哥。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拳头分别向成光的脸上、胸前招呼过去。

     小秋在旁边看着,喊叫着,“哎呀,刚才谁第一个打的,小秋没看清楚,这样,打的最狠的那个今晚就是小秋的哥哥。

    ” 成光被人掀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头,任那些鞋子在自己身上乱踩乱踢。

     “行了,都住手!”张烈怒吼一声,冲了过来,把人群拨开,正在踢打着成光的人都停了下来。

     张烈冲着小秋就是一个巴掌,“你疯了!你要报仇你自己动手啊,舍不得?是不是舍不得自己动手?” 小秋摸着脸,震惊地望着张烈,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腿一软,跪在成光身边,一边放声哭着,一边颤抖着手抚着成光流血的嘴唇、鼻子,抚mo着成光的脸庞。

     四周的人看到这情景,都暗自庆幸刚才没下什么狠手。

     成光再次伸手握住小秋的手腕,“小秋,给我一次机会!” 小秋抽出自己的手臂,摇了摇头,站起来,夺门而出。

     成光爬起来去追,追到门外,已没了小秋的踪影。

     成光转身回到酒吧,一瘸一拐地走到张烈面前,深深呼吸一口,用恳求的语气说,“您能帮帮我吗?” 成光已经看准,张烈是唯一有可能可以影响到小秋的人,也就是唯一能帮助他的人。

     他和小秋之间,必须有一个第三人斡旋。

    他们两个无法直接面对。

     张烈盯着他看了一会,说,“好吧,明天两点酒吧开门之前你来。

    ” 成光回到酒店酝酿明天的谈话。

    这次谈话很重要。

    必须能够说服张烈,让张烈感到他的诚意。

     张烈和小秋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可小秋不是他的,也不是张烈的。

    他凭什么认为说服张烈就可以挽回小秋呢? 成光越想越灰心。

     成光睡不着。

    翻来覆去。

     他起身拉开窗帘。

    大大的落地窗。

    月光哗地涌了进来。

     这样的月光,和当时的月光一样。

     也是这样的白色纱帘。

    他猛地拉开纱帘,月光也是这样如潮水一般涌上。

    涌上小秋年轻的身体,年轻的面容,年轻的微笑。

     白天的明亮是别人的,黑夜的明亮才属于他们。

     “小秋。

    ”成光低声说,“原谅我,小秋。

    ” 而在这城市的另外一个房间里。

    小秋也是睁着他大大的漂亮眼睛,看着窗外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