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岳你夹得我好紧好爽)在线阅读

2021-10-09 15:08:01情感专区
灰蒙蒙的天空阴云密布,一朵朵不成形状的乌云仿佛静止在了天空,一动不动,让人看上去有种费解和阴森的感觉。 “雨晴,今天的心情怎么样?” 身着白粉相间制服的小护士

灰蒙蒙的天空阴云密布,一朵朵不成形状的乌云仿佛静止在了天空,一动不动,让人看上去有种费解和阴森的感觉。

     “雨晴,今天的心情怎么样?” 身着白粉相间制服的小护士双手塞住胸前的口袋里面,一脸微笑的走进了特护病房。

     倒在床上的是一位面容憔悴但依旧无法掩饰其娟秀的大家小姐容貌的女孩,上官雨晴,一位患有先天性贫血症的少女,此时正两眼失神的望着窗外。

     “天气不好,心情怎么会好?” 上官雨晴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却并未回答这个几天之内见过数面的小护士,原因是从小的体弱多病让他对所有人都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和抗拒。

     美丽的小护士名叫叶子,这虽然不是他的本名,但在第一次介绍的时候,上官雨晴记住了这个要比自己身材丰满,身高却并不怎么太高的女孩,虽说他的微笑显得那样的和蔼可亲和充满亲和力,但上官雨晴却清楚的记得,当叶子用锋利的针头插进自己身体里面的时候,脸上却并没有一丝异样的情绪,这说明了什么? “人面兽心!心怀鬼胎!” 上官雨晴最讨厌的便是这种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还不如整天耷拉着脸孔,就像那位仿佛内分泌永远失调的女大夫。

     没有理睬叶子的言行,上官雨晴依旧注视着那片除了灰色什么也看不到的天。

     或许是看出来雨晴的情绪,叶子伸了伸自己的粉色小舌头,觉得之前的问话有些多余,于是他踱步来到上官雨晴的面前。

     “主治医师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微微点了下头,能够离开医院上官雨晴的心里并没有什么高兴的,因为几乎每个星期他都要来医院复查一次,而如若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则要在这里停留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医院就仿佛是上官雨晴第二个家一般。

     对于上官雨晴,叶子还是比较熟悉的,这个外表冷漠内心脆弱的女孩拥有着纯净的眼睛,让人看了便会生出想要关心和呵护他的感觉,叶子是护士,虽说每次打针他都要求自己要轻手轻脚,因为每当看到上官雨晴皱起的眉头,他就于心不忍,可没想到在上官雨晴的心里,已经把他定义成了一名侩子手了。

     虽然天气不好,但对于上官雨晴而言,他并不喜欢晴朗的日空,也不喜欢雨后的彩虹,反倒是像这种灰蒙蒙的雨前天气,则会让上官雨晴感受到一丝丝莫名的愉悦。

     上官雨晴也没有刻意的去怀念在那个雨前的日子,一双温暖的大手将自己从满是泥泞的水沟之中拽起,更没有认为那个拥有女孩子一般俊美脸孔的主人会记得自己这个病秧子,但就是不知道为何,每次临到雨前,他都会情不自禁的响起那个男孩,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男孩姓谁名何。

     “为想些什么?” 叶子很体贴的上前问道。

     “没有什么!” 出于礼貌,上官雨晴小声答了一句。

     看到雨晴脸颊泛起的红韵,偷偷一笑道,“莫非是在想哪位白马王子?” 上官雨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护士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心思,不禁大囧。

     但即便被人猜中了心思,以上官雨晴的性格,也不会承认。

     将头转向窗外,又便会了默默无声的那个少女。

     叶子也不多问,对于上官雨晴这个医院的常客,他俩虽然交谈的次数有限,但是病人和护士之间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有心有灵犀,更何况两位还都是年龄相仿的少女呢? “我想休息一会!” 上官雨晴不冷不热的说道。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我!” 微微点了点头,注视着叶子离去的背影,鲜有人猜透自己心思的上官雨晴陷入了沉默。

     “难道我爱上他了?” “切!怎么可能?我们只见了一面!” 上官雨晴坚定的否定了自己的思想。

     然而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在自己在危难之时被拯救的人物,往往是自己爱慕和暧昧的对象,更何况那个男生那仿佛女孩子白皙干净的面容几乎让上官雨晴过目不忘。

     “漂亮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个花心鬼?” 上官雨晴不止一次在心里想着那个男生的不好,但就是不知为何,每次否定那个男生的同时,也更加坚定的喜欢上了他。

     许多时候,少女的心思任何人都不会猜到,上官雨晴的心思虽然叶子猜到了,但却只猜对了一半。

     因为喜欢雨前是上官雨晴从小便打下的基础,虽然雨晴这个名字很有湿漉漉的诗意,但更多的则是一种祭奠。

     上官雨晴知道自己是在一场雨后降临在这个世上,在很小的时候,由于自己的身体纤弱,他只能站在自己的阳台上,向下望去,看着同龄的小伙伴在玩耍,在嬉戏,而自己与他们永远都隔着一道铁丝网,这对于一个孩童而言无异于等于囚禁。

     妈妈曾经告诉过他,他的身体很弱,不能与其他的孩子接触,因为一旦感染病菌他就要在医院住上很长一段时间,当冰冷的针头插进自己身体的时候,上官雨晴都会默默的哭腔,而不像许多孩子那般又哭又喊,或许是因为打针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但只有上官雨晴才知道,药剂和针管对自己的意义所在。

     当一个人一个星期要吃上五六瓶药物来维持基本的生存条件的时候,那么药就相当于了食物,当一个人每个星期都需要三四次让冰凉的针头刺进自己的身体,那么这种疼痛就变了一种存在的意义,只有自己感受到了这种疼痛,方才证明了自己活着。

     “病秧子!” 病秧子是上官雨晴的外号,这个外号不知是谁给他起的,但他就是这样默默的接受了,虽然上小学的时候,他每天都需要带着口罩,虽然充满了神秘感,但许多不懂世事的小朋友都对他报以取笑。

     在上官雨晴的世界,其他的小孩子根本就没有体验过在手术室里被抢救十几个小时的情形,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死亡有多么的可怕,当一个人全身都无法动弹,只有意识还留存的时候,那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来面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消失的意识,这是一种对人类精神最大的摧残和折磨,而其他小孩子都因为有着被呵护的身体,而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但是上官雨晴不行,他从小便是个病秧子。

     一直到了中学,他的身体开始好转,但每个月也需要去医院复查,如若到了天气凉的季节,恐怕还要多去几次。

     上官雨晴曾经抱怨过,祈求过,但是现实不会因为谁的抱怨而发生改变,也不会因为祈求而变得美好,所以上官雨晴渐渐的接受了事实。

     并不是所有的病秧子全都是碌碌无为的。

     上官雨晴并不是碌碌无为,哪怕是他的身体要比学校最瘦小的还不如,哪怕他每个星期都要旷课去医院,但是他的成绩却一直是班级第一,学年第一,全校第一。

     琴棋书画在上官雨晴的眼里就像是先天便会一般,数学语文,只要是他看过一遍的书本,大体内容便会记得,再加上每次他代表班级或者年纪更或者是学校参加各类比赛竞赛全都是夺冠而归,久而久之,许多人在老师和家长的强烈喝止下不再叫他病秧子的外号,上官雨晴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了许多人对他的看法,起码在表面上,他不再是哪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了。

     “神童!” 在小学的时候,老师和学校的大人就对上官雨晴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这是在经历了多次考试和参加奥林匹克竞赛之后得出的结论。

     没有人会认为上官雨晴不是神童,虽然许多人都认为上天夺走了上官雨晴的身体素质,但却给了他一个聪明的大脑,并且这个大脑绝对不仅仅是聪明那个简单。

     三岁可以背诵百家姓,四岁熟读四书,五岁朗诵五经,六岁默念四大名著,七岁已经独自修完了小学的所有课程。

     所以当上官雨晴如今这个年纪,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关系,恐怕早都已经是独到硕士或者博士,如果如此,他将是最年轻的博士后。

     只不过上官雨晴并不想成为神童,因为每一个光环人物的背后全都有着极大的压力。

     从小备受瞩目的上官雨晴终于病情恶化,这是因为在学校的一再要求下,虽然学校给了他极大的鼓励和休学支持,但却让他不断的参加各类比赛,为学校争光,哪怕是为他提供了报送名额,上官雨晴的身体也还是吃不消的。

     上官雨晴病倒在一个雨前,那是他在赶往一个竞赛的赛场,那次病倒之前,他看到了那个向他伸出手掌的男生,上官雨晴记得,那一年他十一岁,而他,上官雨晴并不知道对方的年纪,因为当他想要说声谢谢的时候,自己已经晕了过去。

     如果时间倒流,上官雨晴宁愿自己没有晕倒,或者是晕倒了而没有看到那张让自己多少年来都不曾忘记的俊美面容,因为这就好比是一种煎熬,欲见不能见,想见见不到,让少女的心灵饱受摧残,就像是风中摇摇欲坠的花朵,无依无靠。

     那一次,上官雨晴住了一个月的院,在院方强烈的要求下,他不用再参加各类比不完的比赛,也不用去学校学习,因为他已经被保送到了本市最好的高中,明启高中。

     对于明启高中,上官雨晴也是到校次数最可怜的一人,而对此,明启高中的各领导并不担心上官雨晴的成绩会有什么不妥,因为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几乎全市甚至是全省全都知晓了上官雨晴这么一个天才少女,人怕出名马怕状,上官雨晴就这样出名了。

     然而出名之后的上官雨晴并不想接受采访,也不想得到大人们的赞赏,更不想去参加各类具有金钱诱惑的节目,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要见到自己十一岁那年向自己伸出手的那名少年,而因为种种原因,他却根本就无法找到对方,直到如今。

     上官雨晴曾经写下过自己的博客。

     “淅沥沥的雨水无法抹掉过往,湿漉漉的街道冰冷着我的身躯,在那一刻,我曾经想过让上天夺走我的灵魂,却在下一秒钟,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将我拉起,而我却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他的眼眸。

    ” 对于全市知名的神童少女,上官雨晴的微博自然是许多人关注的焦点,当这些文字出现在上官雨晴的微博上时,却并未引起太多轰动,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上官雨晴曾是全国少年作文竞赛的全国第一名,曾以一篇《你是我的脸》作文获得全国各界文学作者的看好和赏识,尤其是其中的一句话,更是引人深思。

     “如果你是我的脸,你是否可以阻止我的哭泣,让我微笑,让我恬静,让我知道天真的天和真诚的真!” 就是这么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句子,竟然在某些著名泰斗的思考分析下得出了许多种结论。

     结论一:每个人都想要拥有一张俊美的脸孔,而每个人都会羡慕那些俊美的脸孔,却不知道,只有自己的脸孔才会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结论二:真实的自己才有真实的情绪,如今的社会已经缺少太多的真实,虚伪充斥着现实,作者是在反讽当今社会。

     结论三:天真的天和真诚的真不正是现代人所缺少的一种品德和素质吗? 其实只有上官雨晴方才知道,自己所写的天真的天和真诚的真这句看似绕口的话其实只是为了凑足字数而多写了几个字而已。

     有些时候,有些人,就算放了个屁都会被夸赞,都会被炫耀,或许有些人会拿这个屁来做文章,将大俗变成大雅,又或许有些人会延伸到更深层次的理解,例如这个屁是为什么而放?为何不在其他时间放而只在这个特定的时间而放?这种可笑的甚至是难以理解的人文事物,让上官雨晴觉得自己的生活很烦,他宁愿回到自己那个彷如牢笼的家,隔着铁丝网来看待世界,只可惜他再也无法做到了。

     上官雨晴做不到的事情,别人恐怕更做不到。

     例如上官雨晴可以在三十秒之内说出五十六个古代不同的大书法家、历史学家、政治家、艺术家,而这些所谓的家竟然还是都有同一个姓氏。

     例如上官雨晴可以在五十秒之内完成别人用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甚至一年都解不出来的算术题,当奥林匹克竞赛的时间只过了一半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认真答题的时候,上官雨晴却虚弱站起来,走离自己的座位,就在监考老师不解的走到他的座位拿起试卷之后脸上呈现了不可思议和难以言表的情绪。

     例如全国钢琴比赛最具风范奖。

     例如全国书法大赛特约嘉宾赏识奖。

     例如全国绘画比赛一等奖。

     例如全国外语大奖赛最佳口语奖。

     无数的荣誉积累起了上官雨晴的如今,却无法让他返璞归真,这便是事实,在一个人拥有了一片海洋的时候,上帝却夺走了他出生的那条小溪,因为小溪是需要汇集到海洋的,而海洋则不会回流小溪。

     而上官雨晴真的很想回到自己初始的地方,好歹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无忧无虑,真诚朴实。

     更多的时候,上官雨晴全都是在用沉默来逃避现实,因为自己说的每句话都可能成为那个左右某些人想法和思维的初始,不止一次,因为上官雨晴的一句话,导致自己的家门口挤满了各大报社的记者。

    也不止一次自己的家人与记者发生了冲突,甚至是造成了流血事件,这些都是上官雨晴不想看到的。

     上官雨晴祈祷过,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加的平静一些,只可惜,他现在做不到。

     然而有一天,当上官雨晴的记忆因为那次的严重病症而变得虚弱之时,他身上的光环可以说是在一夜之间全部瓦解。

     “神童少女一夜失忆,怀疑是因失恋导致!” “少女不再神奇,世间并无神奇!” 连番的报道让上官雨晴这个原本平凡甚至可以说是纤弱的少女失去了所有的光彩,虽然并没有太过恶劣的负面报道,但之前那些许许多多是情愿或刻意套在他头上的光环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无数的粉丝为之鸣不平,却无法阻止媒体大军的连番贬低和讽刺,终于,在经历了几个月的轰炸后,上官雨晴的生活宁静了,他的生活清净了,这或许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