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乖H 大H*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

2021-10-09 14:54:48情感专区
“让着你不等于怕你,要打架,我奉陪,不信就试一试。 ” 我盯着他们四个,冷冷说话。 “今天看你怎么嚣张,前些时候尽搅老子们的好事情,暑假机会难得见面。

“让着你不等于怕你,要打架,我奉陪,不信就试一试。

    ” 我盯着他们四个,冷冷说话。

     “今天看你怎么嚣张,前些时候尽搅老子们的好事情,暑假机会难得见面。

    哈哈,认命吧。

    ”一个小青年说着便向我冲了上来,其他三个人也跟着围上来。

     八只拳头向我猛揍过来,还有他们的脚不停的向我踢来。

     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动作灵敏,格挡砍劈,什么地趟腿,什么金刚拳在我的动作里形似而神不似,对付这几个和我一样大的人还是可以的。

     他们都被我打得鼻青脸肿,衣服也撕烂一点。

    我也受了的伤,手臂上被皮鞋踢伤一块,背上也挨了一重拳。

     看着他们贴倒在地哼哈着,我立即开跑,此时不跑就是傻瓜。

     我叫金涛,前些日子我搅了那四个人的好事情,在这个暑假里阴差阳错的碰了面,打了一架。

    我是练过几年武功的人,还拜了个无名师傅,所以打架对我来说,他们几个根本不是对手。

     只是,武功不是很好,受伤是难免的。

    此时要是回家,被我妈看到手上的伤,肯定又要我挨骂受罪。

    我现在只得赶快去“怪叔叔”那里搽点药,简单处理一下。

     “怪叔叔”的诊所在县城的边缘,很有些小名气。

    但是这个“怪叔叔”医生有些怪,每天几乎按时接受诊断和工作,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看病拿药,其它时间拒不受理。

    但是,他对我是另当别论。

     我一脚跨进诊所,怪叔叔正在为两个病人拿药,斜眼看了我一下叫我坐在一边等待。

    等那两个病人刚走,我说:“陈叔叔,我又受了伤。

    ” 他拉着我手臂看了一下:“你小子经常打架,练的皮粗肉厚,这点伤很好处理。

    ”说着,开始拿药清洗伤口。

    上药的时候又说:“小涛,要是你哪天受了重伤,怪叔叔非在你背上划个口子。

    ” 我嬉皮笑脸说:“你仅管划好了,反正你得免费帮我治好。

    怪叔叔。

    ” 怪叔叔和陈叔叔都是喊他,随便我怎么喊。

     他看了我一下,笑了笑:“臭小子,我等着用刀子划你一刀。

    ” “怪叔叔”姓陈,初一时我打了架无意中在他这里处理了伤口,他医术又高,对我来说收费也便宜,几次之后,我们便成了熟人。

    怪叔叔后来不收我的钱了,我打架受了伤就跑到他这里来免费治疗。

     他知道了我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丁点他的情况,离过婚,没有孩子,整天在家里躲着,说是看书研究医疗技术。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次我照样不用付钱,做个拜拜的就跑了。

    在外晃荡了几个小时,到了傍晚才回家,因为怪叔叔的药很有效,这个时候用水把药洗了,最多只看得出是摔在地上碰伤而已,对我来说,回家很容易应付眼睛精明的妈妈。

     夏天嘛,当然只是穿件背心,妈妈只是看了我两眼,没有注意到我肌肉横生的小臂上的伤处:“儿子,下午小胡和小九来找你玩,我说你没有回来,他们就走了。

    ” “哦。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

     “儿子,我跟你说,以后少和他们在一起惹事生非的,成天就知道玩,也不好好复习一下功课,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你要是不好好读书,以后看你怎么面对我和你爸。

    ”妈妈边洗菜边说我。

     “知道了,老妈。

    ”说着就跑进我的房间去。

     妈说的小胡和小九,是我的好朋友,初中就在一起混,这次我们都考上了县里的同一所高中。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按时起床出去跑步和锻炼。

    今天也是星期六,我得准时跑到三公里外小水库附近的小林子里,因为师傅今天要考察我的功夫和教新的功夫。

     记得小学六年纪的时候我就喜欢锻炼和跑步,一天跑到这个小林子里休息,一个看起来是中年的男人在这里,他看了我一阵就离开了。

    这里空气好,也不嘈杂,我就天天晨跑到这里休息才回家。

    隔了几天,又看见那个人在那里锻炼,表面上动作很慢,但是动作很中看。

     他看了一阵我,问我愿不愿意向他学习功夫,说着轻轻一掌打在旁边的树木上,树木没有怎么摇晃,却打出个深深巴掌印在树干上。

    从此,他便成了我的师傅。

    我不知道他住哪里,叫什么名字,只是每个星期六必须来这里,下雨天顺延一天到星期天,他都要考察我练的功夫或者教新的功夫。

     今天,师傅又教了我几个连贯动作,并说我学习功夫很有进展。

     直到八点多钟我才回到家里,刚吃了妈妈准备给我的早饭,她叫我去X镇一趟。

     我爸爸是县里某局的小小科长,妈妈下岗后在家开了个五金店,总的来说,家里的日子还是好过。

    爸爸这几天在X镇上验收局里的一个什么工程,妈妈叫我送两套换洗衣服和藿香正气液过去。

     我出去后给小胡打了个电话,说我到X镇去,下午才回来找他们玩。

     乘车到了X镇,找了了父亲把东西给了他,他随手给我二十元钱,说是叫我在外面买点冰淇淋吃了早点回家,天热得很。

    重庆的天气总的来说比较热的。

     我也想早点回家,太阳火辣辣的,边吃着冰淇淋边向停车亭走去,突然一个叫声传来:“就是他。

    ” 我猛的回头一看,糟了。

     那三个人我认得,上学期他们来我们学校,调戏我们班上的女同学,我和小胡去打了其中的一个人,后来他们几个在学校里找过我,我们躲着没有跟他们打架。

    想不到今天在X镇遇到了他们。

     他们是X镇的人,我对X镇不熟悉,如果我打不过的话就会遭到他们的兄弟伙的围攻,因此只得忍让。

    忍让就是立即跑开,毕竟他们比我高一年纪,岁数比我大点,要打倒他们比较难。

     他们边追边打电话,我飞快的跑着,见巷穿巷,几转几拐的跑到一个巷子,被眼前两个小青年拦住了去路。

     我心一横,一个恶虎掏心立即打倒一个小青年,另一个不要命的扑过来抱着我不松手。

    那三个死对头马上就靠近了。

     我大急,死劲一个后肘打在抱着我的小青年胸口上,他痛得叫了一声松了手。

    我的双手刚解放出来,迎面便是跑近的三个青年一阵猛打。

    我边退边隔挡他们的拳脚,还回击他们。

     我必须跑掉,在这里越打会越多的人来帮他们,有道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看准附近房子边有根木杆,我一把抓起来猛挥,他们向后急退,我顺势再进一步挥了一次,然后转身便跑。

    很幸运,穿出巷子便是大街,在街上赶快叫了个摩的向城里方向跑。

     我跑脱了。

     跑到另一个镇,我马上乘公共汽车向城里赶去。

     这次被打得不轻,比昨天还挨得惨,昨天的手臂伤疤又裂开了,还增加几道擦伤,腿上增加了两道青紫。

     我倚在坐椅上恨得牙齿都痒痒的,老子每次打架都是孤军奋战,对方的人却很多。

     那些人还说他们是道上的人,什么江湖的人,不就是多几个帮手而已。

     我暗自发誓,我也要成为道上的人,多找几个帮手,打架的时候将那些人打得哭爹叫娘的。

     至于什么道道,我只知道黑道,但是我对所谓的黑道并不清楚多少,反正有些反感。

     现在管他是黑道还是白道,我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对付他们。

    因为,X镇那三个人就是我将读高中的学校的学生。

    在那里,我没有自己的帮手力量就会受到欺侮。

    这是最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