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朋友把胸送到我嘴巴里(脱了熟妇的三角裤)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09 14:43:48情感专区
孤岛之上很明显的分为两部分,靠近西面的是悬崖峭壁,奇石林立;靠近东面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是一个狭长的湖泊将这座小岛分为东西两部分。 靠近湖泊的东面挨着树林的地方

孤岛之上很明显的分为两部分,靠近西面的是悬崖峭壁,奇石林立;靠近东面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是一个狭长的湖泊将这座小岛分为东西两部分。

     靠近湖泊的东面挨着树林的地方有两间小木屋。

     西面木屋中。

     “师父,这个小孩是谁呀?都三天了,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了。

    ” “休得胡说!你没有看见他还在呼吸呢么!怎么会死呀!” “动了,动了。

    师父快看这个人动了!” 只见在两人的对话的时候,在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孩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动,看样子是想要坐起来。

     那个年纪较大的人赶紧将那个小孩的胳膊扶住,“你先不要动,你没有事了。

    ” “对呀!你没有事了,赶紧听我师父的话,还是不要动的好。

    否则,你要是惹恼了我师父,不用他老人家动手,我就把你给解决了!”在旁边的那个半大青年赶紧附和着说道。

     床上的那个小孩睁开眼睛向四周环视了一下,他不看还好,这一看倒是将他吓了好大的一跳。

     在床前的两人,那个年纪大点的还好说,长得虽然不是好看但是也说的过去,可是那个半大的青年的长相可就不敢恭维了。

     那个半大的青年,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

     这个青年的长相却是叫那个小孩吓了一跳。

     “你不要害怕。

    别人见了我徒儿的长相都是很怕,不过他的心地还是不错的。

    ”那名长者说道。

     “对,对,对。

    别看我的长相不好看但是我的心眼并不是很坏!”那名青年赶紧说道。

     “孩子,你是哪里人呀?怎么会从海上漂到我们这个岛上呀?” “岛上?”那个孩子不解的自问到,“我怎么会到这里?” “是呀!当然是岛上,这里四周都是大海方圆200里都是大海,难道这里还是内陆呀!”那个青年见那小孩问道就有点责怪的说道。

     “这里确实是岛上,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怎么到这里的?”那名长者瞪了青年一眼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来的!就记得一道闪电劈中了我,然后醒过来就到了这里!这里到底是哪里呀?” “这里是鳄鱼岛。

    是我们南海一派的根基!你真的不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的么?那你叫什么呀?是哪里人呀?”那名长者问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了。

    我叫陈飞!就记得一道闪电把我给劈中,醒了就到了这里了。

    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了!是你们救了我么?真是多谢了!”说着陈飞就要起身相谢。

     “你先不要动,从救你起来起你都昏睡了三天了,刚刚醒来你的身体还僵硬,先慢慢活动一下,看看有什么不适的地方没有!”那名长者关心的说道。

     陈飞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除了身体还是有些僵硬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就下床对着长者鞠躬谢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有机会定将回报!” “回报不回报先放一放!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我真的不记得了!” “那好!你先听我说。

    我是三天前从岛的岸边将你救起的。

    救起你的时候,除了你之外,在目能所及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东西。

    我在救你的时候发现你身体柔软,骨骼清秀十分适合学武。

    现在你又不记得你的来历了!我想收你做徒弟你看怎么样呀?”那长者说道。

     那人见陈飞还有点犹豫就继续说道:“我是南海一派的第一十一代掌门人。

    我姓邹,名之源,这是我的徒弟,岳狗蛋!” 陈飞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一切情况,先跟他学点本事也是不错的。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跪拜。

    ”说着陈飞跪地向着邹掌门叩了三个响头。

     “我派需八叩首!” 陈飞就又叩了五个,口称师父。

     起身,又向那名半大青年叩拜,口称师兄。

     “你既入本派,需记得本派规矩。

    我南海一派地处茫茫南海,本岛--鳄鱼岛方圆二百里皆无其他岛屿,此处即为本派根基之处。

    本派人枝单薄,追求的是精英之路。

    对外宣称一脉单传。

    本派现在就有咱们三人,这是本派心法,你先修炼,如有不懂之处便来问为师。

    ”邹之源说着就拿出一本书来给了陈飞。

     “龟息心法!”陈飞接过书来一看那书名觉得有点别扭,但是还是认识那几个字,就念了出来。

     “好,很好!我看你不过也就是五六岁,便认识字也是不错的了。

    如果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

    切忌不可自己瞎练。

    你先把此书背熟,牢记心里之后,我再教你如何修炼。

    ” ……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陈飞现在已经开始和岳师兄开始拆招了。

     这日,邹之源将二人叫到身边。

     “今天,你们不要睡得太晚了,明天一早为师就带你们去趟大理。

    你们一会去好好收拾一下,明天清晨到为师这里来吧!” “是!师父!”二人应声之后便去准备去了。

    一夜二人兴奋到很晚才睡去。

     这一年来,除了练功,就是练功。

     这个鳄鱼岛也就是方圆十里大小的一个小岛,师父不叫出海,岛的周围又没有别的岛屿,陈飞早就将这个岛上的所有地方都转遍了,除了岛的西面的那个鳄鱼潭之外,其他的地方陈飞早就玩腻了。

    就连那个鳄鱼潭他都和岳师兄去过两次,早就想出去了。

     翌日,清晨。

     邹之源带好随身物品,带着岳狗蛋,陈飞两人乘船,向着北方进发。

     五日之后。

     “前面就是横山了,过了横山便是大理的境界了。

    大理人们崇尚佛法,你们二人不要给我在大理惹是生非。

    ” “是!师父!” 这几日除了在海上,基本上都是在爬山。

     此时师徒三人站在一座小山山顶之上,前面的大山就是横山了。

    陈飞抬头向着横山望去,只见:一座大山南北走向坐落在不远的前方。

    山高千仞,向南北望去皆看不到尽头。

    郁郁葱葱的遍山被绿树掩盖,阵阵山风吹过,横山就犹如在绿波的海洋之中波荡起伏。

     “好山!”陈飞看到眼前的横山心有感叹的说道。

     邹之源,和岳狗蛋,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一年多以来他们的这个徒弟(师弟),经常会蹦出一两句和他这个六岁左右小孩的年龄不相符的话来。

     每一到这样的时候邹之源都会不自主的想,他收这个徒弟到底是对还是错。

    莫非这个徒弟真的是像他自己说的那般被闪电劈到,这到底是劈傻了还是劈的灵智早开了。

    本来自己就有一个半傻不精的大徒弟,要是这个小徒弟再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难道本派就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么? “咳…”邹之源不自主的叹了一声,要不是这个小徒弟的武功进步神速,他还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师父,我看天就要黑了,咱们就在这里过夜吧!”大徒弟狗蛋建议道。

     “师兄,这里是山顶,到了晚上山风肯定要大。

    这山风可不像海风那么温柔,它可是要烈的狠呀!我看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咱们还是到前面横山的山脚或者半山腰去,比较合适。

    ”陈飞见到师兄要在这里过夜就赶紧说道。

     “陈飞儿说的不错。

    咱们就到横山的山腰去过夜吧!”邹之源虽然奇怪陈飞为什么知道这些,但是也很赞成的说道。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师徒三人已经到了横山的半山腰上,这时候天也逐渐的暗了下来。

     “师父!前面好像有一个山洞!咱们今晚就在那个山洞里面过夜吧?” “还是师兄眼睛好使!” “好的!今晚咱们就在山洞里面过夜吧!走,先进去看看这个山洞是不是被什么野兽给占了!” 师徒三人来到洞口,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野兽出没的痕迹,就点起火把朝洞里走去。

     “什么人?”随着岳狗蛋的一声大喝,一个人影快速的从山洞的深处窜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邹之源隔空朝着那个身影发出一掌。

    陈飞二人见到师父隔空发掌便知道这是本门的一项绝学百步神拳无影掌。

     “噗。

    ”那条黑影一掌就被从空中打了,摔到了地上。

    那人一骨碌爬起,飞身就要向着洞外逃去。

     邹之源哪里会叫他轻易逃走,凌空虚点几下。

    那人便被制住穴道,定在那里。

     师徒三人走到那人近前,用火把照亮那人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个瘸子,只见他拄着双拐,面目漆黑而且僵硬,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最恐怖的是他的喉咙上面有一道深深的伤痕,看样子应该是被利刃所伤。

     “段延庆!师父此人是段延庆,身负大理段氏一阳指绝学,小心他的内功非常厉害!”陈飞见到那人的模样之后,不加反应的就说出此人的姓名还有武功身世。

     “你可真的是大理段氏的当今太子段延庆?”邹之源急切的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

    站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段延庆,要杀要剐随便你!”那段延庆也不知用什么方法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而这时陈飞便已经知道这是段延庆的绝学之一腹语,虽然他现在说的还不流利。

     邹之源闻言那人便是段延庆便虚空虚点几下,把他的穴道给解开,“延庆太子,我是南海一派掌门,对你并没有恶意。

    刚才由于不知道你的身份,出手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现在我落在你的手里,哪里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 邹之源见到段延庆还没有相信自己,便解释到:“延庆太子,严重了。

    我南海一派的传人邹任远和令尊段廉义是至交,想必你也熟知吧!” “原来是任远世伯的同门,你到这里有何事?”听到邹之源的解释,段延庆想了想反正现在已经落到他的手里面了,就是明着骗他也没有办法呀!索性就光棍的认下来,看看他有什么打算再说。

     “此次,我们师徒三人来到大理本来有两件事情的。

    现在既然找到延庆太子,那就只剩下一件了,这个和我的两个徒弟有关。

    ” “你徒弟的事和我无关,但是你的第一件事,找我有什么事情?”段延庆听到原来这个邹之源,专程从南海赶到大理来寻找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