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揉捏 乳肉 两根 同时H)文案短句汇集

2021-09-15 15:39:51情感专区
“不是啊,你这刁蛮大小姐,如果不让你写个保证书的话,万一以后你想起来,说我耍流氓,怎么办?赶紧写,写了今天晚上怎么样都随你,不写,你就回自己房间去吧。”“什么叫随

“不是啊,你这刁蛮大小姐,如果不让你写个保证书的话,万一以后你想起来,说我耍流氓,怎么办?赶紧写,写了今天晚上怎么样都随你,不写,你就回自己房间去吧。”

“什么叫随便我怎么样?说的好像我想怎么样你似的。”瞿冉白了我一眼。

我靠在床头,看了看她,“你非要留在我这里,谁知道你究竟怎么想的,赶紧写,不写现在就走,累了一天,我还想早点睡呢。”

瞿冉看我态度比较坚决,气哼哼的走到桌子前,随便翻了翻,还真翻出了一张纸,只是怎么也找不到笔,“你看,没有笔怎么写啊?”

我看着瞿冉气红的双颊,突然感觉莫名的有些好看,“诶,你们女生不是带着什么画眉毛,画嘴的东西吗?随便写一下就好了。”

瞿冉仿佛被我提醒到一样,翻了翻自己的包,拿出一只长长的像铅笔一样的东西,在纸上划拉了几下,就把纸扔给了我。

我一把接过来,打开看了一下,差点笑了,上面写着,“我,瞿冉,今夜自愿和纪明共用一张床。”然后下面是落款还有时间。

我咧着嘴笑了一下,这个傻妞,虽然之前挺恶劣的,但是今天相处下来之后,发现还挺好骗的,“行了,既然你诚意这么大,我就允许你留在我房间里了,现在我要去洗澡了,你可别偷看啊,我知道你觊觎我很久了。”

“纪明,你就是个纯粹的臭流氓。”瞿冉恨不得冲上来,打我一顿,只可惜我已经一闪身进了浴室。

我冲进浴室,也是希望自己先洗澡,可以顺便把这小破旅馆的浴室,能够清理一下,省的外面那个大小姐,一会儿又唧唧歪歪的找事情。

洗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替换的衣服,男人嘛,也省事,我胡乱套上了裤子,就直接走了出去,反正我的身材也不错,不怕别人看。

不过想到外面坐着的那个人,一样没有换洗衣服,我有点期待一会这个大小姐精彩的表情。

我出去之后,瞿冉抬头看了我一样,脸一下子就红了,“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不想和她说太多话,“你管我穿不穿啊,我身材这么好,你看了,是我吃亏好不好,平日里看起来挺开放的,现在装什么纯情?”

瞿冉不知道怎么想,没再还口,暗暗的啐了一口,跑进了浴室。

不得不说,这小旅馆,虽然破了点,但还是蛮有情趣的,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我想这件事情,刚才瞿冉一定没有发现,要不然,现在一定是不会愿意进去的。

我看着玻璃上朦朦胧胧的身影,感觉体内有一团火,突然越烧越大,戴在小指上的戒指也变得灼热起来,接着我在大脑不是清醒的情况下,又隐隐约约听到脑子里传来的声音,“我好像没有带衣服啊,怎么办?”“也不知道那个老女人和纪明究竟是什么关系?”“晚上纪明不会对我怎么样吧,不过,没想到他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我明知道从浴室里是不会传出什么声音的,但此刻我却实实在在的听到了,我越来越觉得这个戒指,太神秘了,心中既有激动,也有一丝丝惶恐,这样的力量,根本不在我所认知的范围之内。

浴室内的水声停了下来,接着传来瞿冉小小的声音,“纪明,你,你把外面的灯,关,关一下吧。”

我的心思仍然着手指的这枚戒指上,没有说话,就把灯关了。

瞿冉踢踢踏踏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整个人愣在那里,如果说叶媚是成熟-女人的魅力,那么眼前的瞿冉就是一种清纯中带着性-感的诱-惑。

因为大家都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她让我把灯关了之后,才敢走出来,只是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间房子有一个大大的窗子,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足以让我把她看的清清楚楚。

瞿冉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短短的,只堪堪遮到大-腿-根部,随着她的步子,轻轻起伏,我心里也变得越来越热。

瞿冉可能也发现不对的地方,连忙钻进被子里,匆匆的擦了一下头发,“我,我先睡了。”

我坐在床的另一边,看着她的背影呆了一会,也慢慢的躺了下来,虽然我是个正当壮年身体健康的年轻人,但我也是不屑强迫别人的,现在只能压抑住自己,赶紧睡着就好。

只是,事情比想象的更难,瞿冉不知道心大,还是真的特别放心我,很快就睡了过去,而我身心俱疲,却越来越清醒,一个妙龄女郎,身上只有一条浴巾,和我躺在一张穿上。

耳边,是她轻轻喘-息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的都是她身上的香味,我怎么也压不下身体里的那一股火,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起身,去冲了一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一晚上不知道这样折腾了几次,天快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结果,睡了没有多长时间,就被走廊里来来回回的声音,吵醒了,小旅馆的房间,压根没有隔音这一说,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认命的想起床,只能等回家再补觉了。

突然我感到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身边蹭了蹭,往我的怀里钻了过来,我低头一看,鼻血上涌,经过一晚上的翻滚,瞿冉身上的浴巾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低头一下就看到了沟壑之中,立刻有了反应,我想把瞿冉叫醒,伸手扶着她的肩膀推了一下,“瞿冉,你醒醒。”

瞿冉根本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挣扎,半梦半醒之间用头蹭了蹭我的胸膛,娇声说道,“不嘛,人家还没有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