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s货你是不是欠c了)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15 10:35:29情感专区
埋入她那引人无限遐想的风景线里,但我只是跳下车,挠着脑袋走到嫂子旁边。“老牛家打来电话,说你哥在那儿喝醉了,直接就在他家睡了,我出来看水,顺便看看你回来没。”家里

埋入她那引人无限遐想的风景线里,但我只是跳下车,挠着脑袋走到嫂子旁边。

“老牛家打来电话,说你哥在那儿喝醉了,直接就在他家睡了,我出来看水,顺便看看你回来没。”家里种了庄稼,这时节稻谷正长个儿,嫂子有事没事就会往田里跑。

“我在家,你要干啥叫我去就得了,还用你去跟那帮野人打交道?”我推着车跟在嫂子屁股后边儿走,一边不满地嘟喃。

田里就一条大沟,而村里的庄稼地成片,从山脚到山尾,一眼望不到边儿,每家每户的田地都紧紧挨着,是诗人最爱赞诵的‘阡陌纵横,风光无限’。

但诗人能看到的,只是那表面的美好风景,我们因为庄稼而打的架,比女人的头发还多。

因为田地没啥间隙,所以每到庄稼用水的季节,村里人都跟疯了似的抢水,要没个人蹲在沟边等着把自家的庄稼放足水,一转身,就有孙子给你堵得滴水不漏,活活让你家整块庄稼干死。

嫂子这丰腴的身体,不知道有没有被烈日烧干?我哥再疼嫂子,可毕竟空窗太久了,嫂子心里的渴望,只能死命压制。

我总是禁不住对这些原本青春年华,可以纵情声色,却被束缚在各种无奈之下的胴体,充满怜悯。

喂,我是不是管得太宽了?谁怜悯过苦闷的我?想到金箍棒,一股悲愤油然而生。

“吱呀……”嫂子把屋门打开了,正摸索着扯灯泡线。

“我来,嫂子。”我放好单车见嫂子在墙上瞎找,就伸手摸了过去。

结果,我不小心摸上了嫂子软得跟豆腐一样的手。

我全身感觉被强大的电流吸住了,一时移不开手,而嫂子心‘嘭嘭’乱跳,在黑灯瞎火的客厅里显得特别有力。

嫂子的手特别温暖,特别富有肉感,让我心情愉悦。黑暗中看不清嫂子的脸,可她沉重的鼻息却分明钻入我耳里。

嫂子是紧张呢,还是……我魔怔了会,赶紧把自己的手移开。

那时候我哥家还没安装触摸开关,要开灯得靠手拉扯垂在下边的灯线,平时它就垂在门后,今儿不知怎么的,跟我玩起了捉迷藏。

我不得不靠近墙,伸直手再次寻找灯线,但嫂子就在我身前,看起来就像被我挡在墙上一样。

嫂子真香,家里的沐浴露一定是她精心挑选的,淡淡的玫瑰味儿,特别浪漫诱人。我悄悄吸了一口,感觉所有细胞都活了起来,体内的热浪也着急地打卷。

水涨船高,牛逼哄哄的大龙也趁势鼓涨,削尖了脑袋,想把自己推到嫂子肥嫩的肌肤上,载上嫂子尽情地,在欲河里畅游一番。

嫂子伫着没走,压抑着呼吸,由着我在墙上摸索,我没有碰到她,但她全身热得能燎原,精神绷得紧紧的,仿佛一松就要倒到我怀里。

我心里着急地说,嫂子,你可千万别倒,我那家伙就等着你啊。

嫂子要真软倒,不接吧,嫂子怪我冷血,接住吧,那玩意儿碰到嫂子,她得恨我无耻。

“啪!”幸好,我终于摸到那根缠绕在灯炮顶上的灯线,及时打亮了淹没人的黑暗。

“嫂子,早点休息吧。”我若无其事的走上二楼,拉开控制楼梯的灯。

嫂子没有回答,她低着头,拿手扶着墙壁,可能在控制那阵乱窜的情绪吧。

那样粗野、阳刚的气息,嫂子很久没感受过了,几滴汗水顺着她发际往下流,她得调整多久,才能平静?

我再多说,就能让她更乱,索性关上房门,趴到床上,蒙上脑袋,将所有杂念隔绝在门外。

因为狂踩单车身体特别疲劳,没多久我就呼呼大睡,后来嫂子跟我说,那天我的酣声比得上哥的醉酒雷,差点没把屋顶瓦片震下来。

接下来过了两天闲暇时光,我白天躲在房间里看书,晚上就拎个手电筒出门放水,天干物燥,庄稼全像焉了的茄子儿,软趴趴地聋拉在稻桔上。

小时候跟着哥和邻村打架争水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可一晃眼,哥娶了嫂子,我成了孤家寡人。

年华易逝,嫂子的青春,又有几年?她丰满的峰,还在骄傲几年?干涸的田地,我可以给它灌满水,嫂子的需求,我却无能为力。

这天一早,我照常闷坐房中,却听到房外小正太的声音咋咋呼呼地响,“嘿,林子哥!林子哥!”

我从窗户探出个脑袋,问:“干啥?”

“走嘿,玩儿去!”小正太三两下窜上我家院里一颗桃树,冲我挤眉弄眼。

“你闲得蛋儿疼?回家去!”我缩回身子,继续看书,我一个有为青年,有必要跟小娃子玩儿?

“哎呀,快下来,小心摔着了!”嫂子听到声音,却急忙从房里走了出来,我忍不住又冒出头,瞅着她猛烈颤抖的丰满咽口水。

小正太嘟嘴,满脸不高兴,可嫂子特别耐心,朝他举起双臂,柔声劝诱:“来,乖孩子,我抱你下来,给你吃大饼。”

“咳咳!”我忍不住了,小正太看着瘦小,但他课本可是五年级了,嫂子你得避嫌呵。

“嫂子,你甭理他,他爱下不下。”我朝小正太使眼色,让他赶紧自己滚下树。

“嫂子,你抱我。”小正太根本不要脸,张手就朝嫂子扑来。

嫂子乐滋滋地抱住他,小娃子双腿挂在嫂子腰上,整个脸都埋在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嘴角还挂着一道幸福的哈瀬子。

“真乖,走,跟嫂子进屋去。”嫂子拉起小正太的手,热情的带进客厅,给他端了一桌子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