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我是荡货,使劲)全章节阅读

2021-09-15 10:34:02情感专区
小正太又忧又怒,两只小眼睛鼓得跟青蛙似的。“姐姐今天加班,没赶上末班车……”姑娘故作轻松,朝小正太微微一笑。“那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可以去

小正太又忧又怒,两只小眼睛鼓得跟青蛙似的。

“姐姐今天加班,没赶上末班车……”姑娘故作轻松,朝小正太微微一笑。

“那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可以去接你啊!我跑步可快了!”小正太好像有点生气。

“好啦,我这不回来了?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对了,林子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请尝尝我的手艺好吗?”在路上我们互通了姓名,知道姑娘叫何雅,在镇上卫生院当实习护士。

我叹了口气,她眼里带着愧疚与恳求,我得琢磨下如何拒绝。

“姐姐,他谁啊?”小正太可不好客。

“不要这么没礼貌,他今天好心送我回家的!”姑娘口气重了起来。

“林子哥,快请进。”姑娘邀请我进屋,我本来想走,但小正太没礼貌,我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大人的优势。

姑娘给我倒了杯白开水,转身到狭窄的厨房忙活。小正太正眼不看我,自已坐在昏黄的灯光下,抓头抓耳地开始做作业。

姑娘家比较狭窄,家具也不多,破败的墙壁多处剥落,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

看来日子过得挺艰苦的,不然也不会连辆自行车也没有,错过了班车就得走路。

我坐在小正太对面,闲着无聊,随着拿起他搁在桌上的课本看。

“你跟我姐一个单位?”小正太觑了眼厨房,见姐姐烧着一锅汤扑扑响,就凑到我跟前小声问。

我瞄了瞄他,懒得接话,不礼貌的小娃子,查我户口,你还小了点儿。

“你想泡我姐,对吧?”小正太一脸认真,却害我一口白水喷了出来。

“小娃子懂个屁,做你作业去。”我冲他挥挥手,低呛了一阵。

“哼。”小正太放下作业,180度转身,饶有兴趣地瞅着自己姐姐,“我姐姐漂亮,对吧,别看她瘦巴巴的,该大的大,该有的有,等我有钱了,我会买好多好吃的,把我姐养得胖胖的。”

小正太眼珠滴溜溜地在他姐臀上转,总让我觉得哪儿不对劲。

“我姐换衣服了,啧啧,臭美,讨厌!”小正太忽然扭头,生气地瞪住我。

他姐果然抽空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短衣热裤,似乎感应到我的目光,回头冲我羞涩一笑。

妲己有回眸一笑百媚生,古人诚不欺我也。她虽无妲已那倾国容颜,倒也胜在清新,虽瘦了些,但后背曲线秀气,臀部绷得圆实,别有紧凑的美。

但是喂,这跟我有屁关系?现在小娃子也太早熟了吧?我很无奈,装看书,还被他一把抢走了:

“别用你摸了我姐的手摸我的书,讨厌!”

“好好说话!”我口气不由严厉起来,“老师没教你尊敬长辈吗?”

“那你摸我姐没?”小正太嘟嘴,干巴巴的脸颊看起来胖了一点。

“我可是大人,大人不会干那种无聊事儿。”我直直腰,这木板凳坐着我屁股生疼。

小正太一脸质疑,不高兴地瞪着我,说:“没有就好,我姐是我的,长大了我要娶我姐的。”

“噗……”我刚喝的水瞬间喷了他一脸,“你想法很危险,这事儿可不能开玩笑!”

“为啥,我姐也喜欢我,我怕鬼的时候,她还陪我睡呢!”小正太托着腮,幸福地瞅着忙碌的姐姐。

“长姐为母,她那是关心你,你别乱七八糟的想,你姐要知道了,煽死你!”我严肃地说。

小正太鼓着眼珠,咬着笔头瞪我,我觉得有必要正确引导青少年健康成长,就跟他说,“你想保护你姐,对不?但如果你娶你姐,就是毁了她,所有人都能随便煽她,你觉得好不?”

小正太歪着头,突然跑进厨房,用力搂住他姐纤腰,大嚷大哭,“姐姐,我不要别人煽你!”

“怎么了啊?”姑娘很疼弟弟,连忙温柔哄他,我暗想,她果然是块当护士的料。

小正太在厨房磨叽了会,就红着眼出来继续做作业,我捧着课本笑笑,小娃子蛮可爱,怪不得嫂子那么想要个娃子。

娃子……我若有所思,哥嫂那样暗示我,是希望,我干点啥子?

脑子里浮出嫂子身前的丰满来,不禁有点怀念起来,呃,我有几天没好好看过嫂子了,她应该知道我的疏远,她会生气么?

“吃饭了!”小正太拿手在我跟前挥,我回过神,才看到饭菜摆上了桌,而姑娘站在桌前,忧伤地瞅着我。

她洗净了身子,满身的清香弥漫了少女的青涩,闻得让人心醉。

这才是她该有的模样吧,简单的T恤衬得她的脸像蓝天一样干净,红扑扑的脸蛋挂着文静的微笑,是比较耐看的小家碧玉,和之前在我身上喘动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手上还残留着她身体的柔美触感,此时看到她迷人的傲娇裹在T恤里,莫名的感觉亲切。

她的腰特别细,衣服下微露的肚脐眼,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让人想把沐浴露抹到那圆圈里。

“林子哥,你喝酒么?”她斯斯文文地坐在我对面,扒了几口后,忽然吮着自己的筷子定定地瞅向我。

我摇摇头,还喝酒?你还要不要我活了?我这好不容易把一肚子邪火压下咧!

一顿饭吃得我心情压抑,吃惯了嫂子做的家常菜,换种口味,真有点不习惯。估计照样大抓大吃的,只有毛没长齐的小正太了。

晚餐过后我匆匆道别,蹬上自行车就往家赶。

夜已经很晚了,嫂子是否还坐在客厅等我回家?一想嫂子,我恨不得长对翅膀奔一她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