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变态抽搐顶弄h)全章节阅读

2021-09-14 09:14:04情感专区
冲野洋子有些无语,“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啊。” “就算我是H、我们其他人对一些事有决定权,敏也也不乐意听我们的意见,但管理方面我和菊人都不会干涉过多

冲野洋子有些无语,“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啊。”

        

“就算我是H、我们其他人对一些事有决定权,敏也也不乐意听我们的意见,但管理方面我和菊人都不会干涉过多,我们插手太多没好处,”池非迟道,“包括之后对新人的安排、对公司内部一些事情的处理,我只管我挑中的人,当然也还要听取敏也的建议。”

        

冲野洋子想了想,突然某人甩手不管的行为也好有道理,一时无话可说。

暴蛇的吻痕/乱世翁熄

        

“对了,好像很久没有看到水无怜奈了,电视上也没有看到,”池非迟随口问道,“你以前不是经常跟她在一起吗?”

        

他,假装自己压根不知道水无怜奈出事。

        

阿笠博士见两人谈起THK公司的事,原本是考虑要不要回避一下的,但听到池非迟问起水无怜奈,心里一紧,脚步也挪不动了。

        

“她请假了啊,打电话跟电视台说想休息一阵子,最近都没有消息,估计是跑出去旅行放松了吧,”冲野洋子感慨,“真羡慕她的洒脱,说走就走……你怎么问起她来了?”

        

“最近遇到一个长得很像她的高中生……”

        

“池老弟,”目暮十三上前,半月眼打断池非迟的话,“你们聊这么久,是不是差不多得了?”

        

“抱歉,警官,”冲野洋子忙道,“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协助调查吗?”

        

“咳,”目暮十三一看冲野洋子这么认真地道歉,挠头笑道,“没有啦,我只是看池老弟和博士都在这里,来打声招呼。”

        

他只是看到池老弟和阿笠博士都在这儿,池老弟却一直跟冲野洋子聊天,看到他们这些老熟人连招呼也不打,有点郁闷!

        

“不过池先生,听大林先生说,你推测嫌疑人是电视台内部的人,”佐藤美和子问道,“你还有别的线索吗?”

        

池非迟看向高木涉手里的恐吓信,“恐吓信上的字竖着排列,选了大号字体,加上署名,整体居中,但边缘留白不多,在一个看上去很舒服的范围里。”

        

佐藤美和子凑近高木涉身旁,低头看着恐吓信,“没错,有一部分恐吓信会在署名之后留很多空白,这封恐吓信看起来是……说不上来,不过整体是挺美观的。”

        

“对方在构图方面有研究,而且几乎成了职业病,”池非迟道,“在二十分钟内打印好恐吓信、放到大林先生桌上,也没忘了给文字排版,也就讲究画面感。”

        

高木涉干笑两声,“打印恐吓信还不忘排版啊……那就有可能是导演、摄影师之类的工作人员,对吧?”

        

冲野洋子思索着,“也有可能是助理,因为有时候要帮忙挑选发布在博客上的照片……就算主持人或者艺人,也会去寻找镜头,不过是主持人或艺人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那个人不是很吹毛求疵,或者说,有时候做事会粗心大意,”池非迟垂眸看向恐吓信,语气带上一丝不满,“字歪了,最上方的字跟白纸边缘的距离,比最下方的字跟白纸边缘的距离,偏差了1毫米左右。”

        

这么美观的排版,偏偏字距离白纸上下左右的距离有那么一点点偏差,他刚才看着就挺难受的。

        

就算偏多一点也行啊。

        

高木涉低头盯着恐吓信看了看,又拿出一支笔,用笔杆当工具量了两遍,才确定道,“是差了一点点……”

        

目暮十三一头黑线,送出恐吓信的人会不会粗心大意,他是不知道,但池老弟有点吹毛求疵,这么一点点偏差都能察觉,好像还很不满的样子……

        

冲野洋子默默反思。

        

池先生不会是个完美主义者吧?她以前有没有犯过这类错误?应该没有吧。

        

佐藤美和子看了看恐吓信,抬头打量池非迟,直接问道,“池先生,你这不会是强迫症吧?”

        

“强迫症一般伴随着焦虑、恐惧等情绪,比如强迫怀疑,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锁好门,很焦急,再升级为强迫行为,总要去检查门锁是否锁上,如果不去做就会焦虑、恐惧、不安,”池非迟神色平静道,“我啊就好焦虑或恐惧,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很快就过去了,最多算是强迫倾向,而强迫倾向是很多人都会有的,比如想把某些东西排列整理好,做了会心情愉快,不做也没什么,大不了不看,不会在心里反复惦记、回想导致心情烦躁不安。”

        

“这么说的话,千叶好像特别喜欢把自己的手办排得整整齐齐,每过一段时间都得整理一次,”目暮十三回想着,“白鸟又要严重一些,对收拾办公桌特别执着,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有一次给我送结案报告,就一直往我办公桌上乱放的文件瞟……”

        

高木涉干笑着,“我可没有啊。”

        

佐藤笑着调侃,“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尽量放轻松,小心哪天真的得强迫症了……”

        

“什么?”那边接听电话的大林惊讶喊出了声,“美空不见了?!”

        

三个警察:“……”

        

等等,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目暮十三回神,快步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大林用手挡住手机传声孔,一头大汗道,“美空在录制现场失踪了,电话也打不通!”

        

“录制现场在哪里?”目暮十三追问。

        

“在电波塔公园,”冲野洋子焦急上前,“她早上突然说想去电波塔公园进行直播播报。”

        

“怎么办?”大林看了看手表,“距离节目开始只有45分钟了!”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佐藤美和子不满埋怨,“美空小姐很可能已经被歹徒给抓走了!”

        

目暮十三立刻拍板,“我们马上赶过去!”

        

一群人立刻出发去电波塔公园。

        

目暮十三、佐藤美和子、高木涉就开着过来时开的车,池非迟开车带了阿笠博士、冲野洋子、制作人大林。

        

大林拜托冲野洋子,如果节目开始、而天田美空又没找到,就以嘉宾的身份去拖一拖直播时间,甚至还打电话联系了替身。

        

到了电波塔公园后,目暮十三直接找上节目导演了解情况。

        

“大概是一个小时前,我们到了电波塔公园里开始排演,在半个小时前暂时休息,”导演小林道,“大家都各自活动,不过美空小姐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听说她是突然改变主意,决定今早来这里拍摄,”目暮十三问道,“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说想拍很珍贵的花,就在这边,”小林带路到了公园大花坛前,“是金兰和银兰,在城市里很难见到,美空小姐说最近两天就会开花,所以才临时改变了拍摄地点。”

        

“她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快开花的金兰和银兰呢?”佐藤美和子疑惑问道。

        

“是因为博客上的留言,”经纪人金田走上前,拿出名片递给目暮十三,“我是美空的经纪人金田,好像是前几天,美空在博客里说想看看金兰和银兰,昨晚有粉丝给她留言,说这里有金兰和银兰,虽然不是开花季节,但最近两天就能开……”

        

“找到了!”导演小林用平板翻到了天田美空的博客留言,“就是这条留言!”

        

目暮十三接过平板,低头看着。

        

佐藤美和子凑上前,“咦?30分钟前,天田美空小姐还更新了博客?”

        

“那就是在开始休息之后,”池非迟走上前看,“很可能是在失踪之前。”

        

新博客的内容,是一张从高楼上拍到晨曦、起飞的飞机的照片,还有一张有电波塔和一道横跨天空的彩虹的照片,附了一句‘这是工作人员K告诉我的,可以拍出好照片的地点’。

        

池非迟:“……”

        

这个事件的线索提示是不是太明显了一点?

        

不对,为什么死神小学生没来,他也会遇到事件?

        

这不科学。

        

他不会是被瘟神磁场给传染了吧。

        

目暮十三转头对导演小林道,“小林先生,请立刻召集姓名里有‘K’的工作人员过来!”

        

“好的!”小林连忙跑去找人。

        

池非迟抬头看了看四周。

        

电波塔就在公园正中央,四周都有高楼,飞机起飞的机场在远处,理论上来说,在周围四栋大楼都能拍到起飞的飞机、电波塔。

        

警方召集了姓名里带有K的四个人。

        

女经纪人金田(Kaneda)、男广告商近藤(Kondo)、男摄影师柿沼(Kakinuma)之前的男导演小林(Kobayasi)。

        

柿沼过来时,还抛着一把车钥匙,听到高木涉招呼,随手把车钥匙装进裤子口袋里。

        

动作太显眼,以至于池非迟多看了一眼,留意到柿沼挂在腰间的钥匙串,很快收回视线。

        

“时间紧迫,我就直接问了,”佐藤美和子拿着小本本和笔,准备记录,“请问是哪一位告诉美空小姐哪里可以拍到好照片的?”

        

四人面面相觑,沉默着,没人承认。

        

“好吧,那么在美空小姐失踪的半个多小时前,各位在什么地方?”佐藤美和子换了问题。

        

“在说好了休息之后,我就去上厕所了。”导演小林道。

        

“咦?”经纪人金田有些惊讶,看着北面的大楼,“小林先生不是从那栋大楼里出来的吗?”

        

“因为公园里的厕所坏了,”小林解释道,“所以我去大楼里上厕所。”

        

“近藤先生,你呢?”高木涉问道。

        

近藤转头看向相反方向南面的大楼,“为了帮柿沼先生买香烟,我到那栋大楼一楼的便利商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