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热门2021(坐公交车最后一排被强)全目录阅读

2021-09-13 10:14:11情感专区
容易惹出更大的事端,但情况紧急,李达在这里肯定是老面孔了,来来往往的店员也都认识他,唯有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打破宁静。前台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里面的内厅跑,“找李所的,李所在

容易惹出更大的事端,但情况紧急,李达在这里肯定是老面孔了,来来往往的店员也都认识他,唯有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打破宁静。

前台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里面的内厅跑,“找李所的,李所在温泉池吗?”

“没有,去后面的包间了。”

走廊里一个穿着工服的小伙说道。

我听后着急奔了过去,揪住小伙的衣领嚷道,“带我过去,快点!”

一时间整个水云阁都鼓噪了起来,从值班室里跑来了三四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应该是这里看场子的,但到底是服务场所,他们也不会上来就动手,只是一个劲的劝我别冲动,有什么事咱们下来再说,没必要搅的鸡飞狗跳。

他们可能把我误以为是叶媚的老公了,跑这里来抓奸的。

李所可是水云阁的保护伞,他要是在这丢了面子,水云阁没几天就得查封,外表看上去这是正规洗浴、温泉场所,其实里面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有人撑腰就能顺利经营,一旦被遗弃,立马就玩完。

“李达,给老子出来。把叶媚给我交出来。”

我不理睬他们,继续往里面走着,声音传遍了每个角落。

那几个人有点急眼了,在后面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捂住我的嘴,踩住我的头发,急语斥道,“再特么出声,废了你。”

他们身上都有纹身,留着光头,一看就是道上混的那种,两条膀子都很健硕,劲力十足。

若是往常,我肯定就跪了,三四人的围拢下,压根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但……

我也不知怎么了,本能的身子一扭,挂在我身后的那家伙竟直接被弹撞到走廊的墙上,磕的他后脑发出一声闷响,我撑起双臂,搂住身侧两人的腋下,猛的一推,一百八十斤的大汉竟轻而易举的被我摔了个踉跄,若不是他们及时扶住墙壁,恐怕已经来了个狗吃屎。

我浑身青筋暴起,胸口一阵热浪涌过,明显能感觉到尾戒又在阵阵发胀,虽很不解,但也不顾上其它,追过去对着他们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虽然刚从派出所出来,知道现在动手打人的后果有多严重,而且是在副所长的面前出手,但叶媚正在遭受危机,她为了我,不惜做出这一步。

做为男人,这是我绝不能忍的,哪怕我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也不愿看到叶媚用这种方式解救我!

就在这时,走廊最里侧的一间包房门打开了,李达穿着白色的浴袍,嘴里叼着雪茄,一步三摇的朝我这边走来。

而他的身旁站着的就是叶媚!

仨光头虽然战斗力不行,但确实耐打,眼看李达出来了,更是着急表现,顾不得脸上的血痕,硬生生的死抱住我的双腿,我急于救叶媚,铁拳抱实,狠狠的敲向他们的后脑、太阳穴、耳膜、下颌,“草,给我松开,死去吧!”

李达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番,抬眸看向走廊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好,精彩,没想到还是个汉子。”

他很鬼,远远的站在摄像头后方,根本就拍不到他,但我打人的画面却会摄的一清二楚。

仨光头被我打的抱头躲闪,我阔步而上,冲着李达就冲了过去,“草,敢趁人之危,我废了你。”

虽然我不明白叶媚见到我那副淡漠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但她跟李达进屋那么久,恐怕早已生米煮熟饭,但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让李达付出应有的代价!

本想让叶媚闪的远一点,免的溅她一身血,但没成想,在我铁拳行将轰过去的煞间,她竟站在了李达身前,双臂横拦,冷冷的斥道,“纪明,你疯了!滚回去,该去哪去哪!”

李达倒是一点都不怕,他在身后搂住叶媚的脖颈,肥硕的身子压在她的后背上,那油乎乎的手还不忘在她的胸口撩动几下,叶媚丝毫没有反抗,任由他那么猥-亵,“亲爱的,你看这小子,还是个情种呐,哈哈哈哈。”

“就是个二货,交给我了。”

叶媚回眸竟当着我的面亲了李达一口,那副贱到骨子里的样子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她怎么会……

我亲耳听到她是为了救我才窝身陪李达的,她应该满腔怒火,杀了李达的心也有才是。

可现在这样子,难道她这么快就被李达强悍的床上战斗力给征服了?

虽然她那方面需求很大,但她绝不是那种跟谁都能做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坚守,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我不信。

“你什么意思?”

我试探性的看着叶媚,心想她不会是被李达“挟持”了吧?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扮出这幅样子?

叶媚也点了颗烟,冲我吐了口烟雾,不屑的上下扫视着我,哼道,“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该滚回家躲着,特么的又跑这里撒野,你作死吗?行啊,这下好了,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蹦跶。扫了我和李所的雅兴,怎么着?真把自己当我的盖世英雄了?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就你?骑个电动跑代驾?养得起老娘吗?也就是看你身子骨结实,用你两天而已。现在该干嘛干嘛去,老娘玩够了。真是脑残!”

话落,她便转身扑在李达的怀里,单手抚入他的浴袍,恨不得现场就要跟他搞事情,那副贱样儿真的是骚到骨子里了。

我呆愣在原地,感觉呼吸越发的困难,叶媚的话字字如刀,直戳在我散着热气的心口,一刀又一刀。

李达笑的前仰后合,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小崽子,今天若不是爷心情好,非玩死你不可。跟我得瑟?草,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之后又来了几个服务生,加上那仨光头,八九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我拖了出去,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雷阵雨,我被丢到水云阁门口的石阶下,任由雨水劈头盖脸的打在身,我没有再反抗,那仨光头拿着搞把发泄式的在我身上抡了几十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无力的从雨坡中爬起,浑身酸痛无比,但却也不及我心口绞痛的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