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嫩嫩流白浆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2021-09-12 15:56:08情感专区
外界的驱动很好掩藏了他的行动,他肆意地摸起姑娘的大腿。再来一段泥泞小路,他甚至能直接进去,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不同寻常旅途。我和那姑娘素不相识,但她露出的侧脸一副楚楚可怜,让

外界的驱动很好掩藏了他的行动,他肆意地摸起姑娘的大腿。

再来一段泥泞小路,他甚至能直接进去,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不同寻常旅途。我和那姑娘素不相识,但她露出的侧脸一副楚楚可怜,让人不由生了侧隐之心。

虽然做电灯泡不是什么美差事儿,但任由他继续享用下去,我估计他能直接爽到结束,虽然我并不认识那姑娘是哪里的人,但这并不妨碍我阻止那个他的行为。

我决定稍微帮她一帮,于是我故意朝那痴汉喊了一声:“哟,那不是王二吗?”

有几双眼神随着我的喊声看向痴汉,痴汉神情一滞,下面进行不下去了,愤然地扭过脸瞪我。

那张脸长得真他妈的恶心,一脸大麻子,胡子拉渣,怪不得只能干这种勾当。

“哎哟,不好意思,认错了人。”

我故意冲他笑笑。

那姑娘趁机朝车门移了移,总算避开了痴汉的接触。

公交车终于到站了,不过几里路,这车硬是走走停停,磨了半个多小时。

我和嫂子随人潮下了车,痴汉则闪入集市不见了。

而那姑娘好像故意放慢脚步,幽幽往我这儿望了望。

她长得挺秀气,虽然比不上嫂子,但曲线玲珑,别有一番风味,集市喧闹声阵阵,她在一个杂货摊上顿了会,就混入人群里走了。

“林子,你看上那姑娘了?”

嫂子突然问我,声音飘幽的,像是吃醋一样酸。

“咳,哪有。我在看买点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假装四下里瞧。

“她应该就是上面村子的。”

嫂子有意无意地说了句。

我没有接话,在嫂子面前表现出对其他姑娘有兴趣是很失礼的。

陪女人逛街是件特别累人的事儿,嫂子也知道我不爱吵嚷,所以速战速决,很快将日用品买好,就再次赶公车回村。

公车还是那辆车,但乘客换了一批,几乎没有熟识面孔。嫂子也一路无话,我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她身后,不由自主地瞧向她扭动的浑圆。

脑子里闪过猥琐念头,嫂子身材太好了,如果能好一次,一定很舒服。但我很快挥去了这想法,哥还在呢,我要脸不脸?

晚上一家人围在小桌前,一块儿吃着晚饭。哥偶尔谈论他的工地,地里的收成,而嫂子便一脸认真地听着,并不显得厌倦。

嫂子应该还是喜欢哥的,不然不会这么耐心,身体干涸的女人,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对其男人的不满。

空地上的蛐蛐儿叫起来了,我随便应付了哥几句,就上了自己的房间。夹在哥跟嫂子中间,还是让人挺别扭的,我躺在床上,听着晚风轻轻的吹,不知不觉就睡觉了。

半夜我被一阵尿意憋醒,揉了揉头发就去了洗手间,经过哥房间时,隐约听到了嫂子压抑的声音。

啥,哥不是……我感觉奇怪,想起小时候和哥玩闹弄毁的那面墙壁,便轻手轻脚走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