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折磨尿奴憋尿走绳(宋小乔)全文章节列表

2021-09-11 14:37:15情感专区
她们向陈东点点头,继续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忙碌着。陈东和其他大学生不同,他不认为自己上了大学就一定要坐办公室,当分拣员虽然累一点,但劳动光荣嘛。陈东手脚麻利的开始分拣快递

她们向陈东点点头,继续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忙碌着。

陈东和其他大学生不同,他不认为自己上了大学就一定要坐办公室,当分拣员虽然累一点,但劳动光荣嘛。

陈东手脚麻利的开始分拣快递,他记忆力提升了、手脚变得敏捷了,干起分拣员这个工作真是得心应手,不到半个小时,他面前堆成小山一样的包裹就被他分门别类的放在架子上了。

陈东擦了把汗,他看了看另一位分拣员——这是一位身材瘦弱的大姐,平时都是戴着口罩,陈东只知道她姓宋。

“宋大姐,我那边忙完了,”陈东笑着走过来说道:“我来帮你一起干吧。”

宋大姐细声细气的说了声“谢谢”,她看着陈东超高的工作效率,不禁有点发愣:这也太快了吧?

三个分拣员正在仓库里忙碌的工作着,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宋小乔,你这个扫把星,赶紧滚出来!”

外面还传来张经理的喊声:“你们怎么又来了?都回去都回去,你当我们快递站是什么地方?再闹我们就要报警了!”

随着张经理的出面,外面叫骂声更响了,两个拿货的快递小哥看了宋姐一眼,然后微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哎哟,你们居然还敢打人!”张经理的叫痛声传来:“玛的你们等着,我现在就报警!”

外面传来啪的一声响,有人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放老实点,敢报警,这手机就是你的下场!”

张经理被人推推搡搡的揪了进来,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神情颇为狼狈。

跟在张经理后面的是老老少少七八个人,他们看到宋姐的身影,就像是嗜血的鲨鱼般围了过来。

“宋小乔,你这个扫帚星,还我侄子命来!”

“宋小乔,你赶紧把二毛的钱交出来,不然有你好看的!”

随着这些人的叫喊,有人在宋小乔的膝盖上踹了一脚,把她踢得推倒在地上,随后,一个老太太揪着宋小乔的头发,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扇得好重,宋小乔脸上的口罩被打飞,右边脸颊上出现五个通红的指印。

这场面很惨,但陈东的第一反应却是:好看,真好看……

不是打人的场景真好看,而是宋小乔的容貌真好看。

宋小乔哪是什么“大姐”啊,她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下巴尖尖的,比那些打了无数针玻尿酸的女人还尖,大眼睛里面盈满了泪水,但看起来却有点未语先笑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归功于她眼角那两抹淡淡的桃粉色。

陈东的脑子里立刻想起一个词语:桃花眼。

陈东的家,在西南的一个小山村里,平时村子里的人喜欢聚在一起唠嗑,便有人说过“桃花眼”这种面相。据说桃花眼的女人通常长得很漂亮,但那方面的需求特别大,所以她们的男人不长命,没几年就会累死在炕上。

除此之外,这种女人也特别乱,喜欢勾搭男人,说是村子里的桃花眼小寡妇,为了一个苹果就能跟男人鬼混。

当然了,陈东对这种说法完全嗤之以鼻:你让凤姐神马的长一对桃花眼试试?该呕的还是要呕的。所以桃花眼要长在美女脸上,那才叫锦上添花,能够给人一种妩媚动人的感觉。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像陈东那么惜香怜玉,那些冲进来的人,男性还稍微好一些,那些女人则非常的疯狂而凶残,很快宋小乔又挨了两巴掌,洁白如玉的嘴角挂着一道鲜血。

宋小乔低着头,任由那些凶残的女人厮打。

看着宋小乔闷头不语的样子,这些施暴者更加愤怒也更加嚣张,一个中年女人冲上来一脚踹在宋小乔的腹部,宋小乔当场倒地,捂着肚子痛苦的扭动着。

“装,继续装!”那个中年妇女恨恨的吐了口唾沫:“老娘踢死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看着这场景,陈东只觉得血液一股股的朝着脑门上涌去,他看了看周围的同事:除了挨打的宋小乔之外,只剩下颓然坐在地上的张经理。

“有话好好说!”陈东上前挡住一个男人的拳头:“不要胡乱打人了!”

估计是这些人的怒火已经发泄了不少,陈东挡开几下拳脚之后,人群慢慢停止了对宋小乔的攻击,先前踹宋小乔肚子的女人恶狠狠的瞪着陈东:“你是宋小乔的姘头吗?是不是想帮她还钱?”

陈东苦笑道:“大姐,我只是她的同事而已。呵呵,大家有话好好说,把人打出事来毕竟不太好嘛。”

“那行,你就给评评理!”那个中年女人怒气冲冲的指着宋小乔说道:“我侄子二毛娶了这个扫把星一年多就死了,二毛的存款什么的一分钱都没留下来,说是还欠了别人一百多万,哼,二毛死的突然,谁知道这个扫把星把钱藏哪儿去了!”

说着,这个女人擦了把眼泪说道:“宋小乔,你不把钱交出来,老娘天天来揍你!”

这个中年女人说着说着,又是一脚朝着宋小乔踹了过去,还好陈东眼疾手快,及时挡开了她这一腿。

“你干什么?!”那个女人愤怒的看着陈东:“说,你到底是不是她姘头!”

陈东挡在宋小乔面前摇摇头:“我只是她同事而已。我说这位大姐,要评理,我也不能听你一面之词吧,她是怎么说的?”

“这个骚狐狸能说什么!”那个女人鄙夷的说道:“她说二毛没有留下钱,那些债主上门逼债,她正在赚钱帮二毛还债,哼,我们才不信她有这么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