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被男朋友揉下面的感觉)全章节阅读

2021-09-10 14:34:41情感专区
刘晖接电话的时候他那边貌似很吵,我给他说豹哥让我们去吃饭,让他快点来学校接我去,他大声的答应着,说马上就来让我在学校门口等着。于是我挂断了电话,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在学校的的

刘晖接电话的时候他那边貌似很吵,我给他说豹哥让我们去吃饭,让他快点来学校接我去,他大声的答应着,说马上就来让我在学校门口等着。

于是我挂断了电话,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在学校的的门口等着他,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有什么来往的人了,于是我找了个花坛擦了擦,坐下来等着刘晖来接我。

这个时候学校的门口前来了一辆轿车,开着大灯,晃得我张不开眼睛,于是我用手挡着,半睁着眼想要看清楚。

从车上走出了一个女人,穿着细细的高跟鞋,腿很白很纤细,因为她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只看见了她的背影,一头黑黑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

车窗一下子就摇了下来,里面坐了一个男人,正抽着烟,肥头大脸的,拿出了一叠钱丢给了那个女人不厌烦的说,以后就别来找我了,拿了钱快滚。

说完居开着车扬长而去了,只剩下那个女人站在这里,她慢慢的蹲下来捡起了地上的钱,然后揣进了自己的包里面。

转过身的那一刻我很惊讶,因为是这个女人我真的是即熟悉又陌生,她是谢雅,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很是憔悴,人消瘦了许多,本来就很瘦了,现在人几乎都有点脱形了。

她站起来转身的时候也看见了我,她有点惊讶,但是很快就转变了脸色,她冷冷的看着我,然后走近我的身边。

我赶紧站起来,但是因为我是半蹲在花苔上的,站起来有点着急了,眼前突然之间黑黑的看不见,头晕得厉害。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好了许多,这个时候谢雅依然呆呆的站在我的面前紧紧的盯着我没有说话,反倒是我有点定不住气了。

我扯着嘴角看着她说,现在也是长见识了,被包养也就算了,还亲眼看见你被抛弃,这是报应还是说对于你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轻轻的冷笑着,谢雅的眼里闪过意思不屑,嘴角微微的扯着,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我说道,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吗,还是要谢谢你不成了?

她的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向前走了一步几乎是挨着她的脸对着她说,难不成这都是我带给你的伤害?

她眼睛闪动了一下,撅着嘴巴没有说话,我带着嘲讽的口吻给她说,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还不清楚吗,装清高装无辜可不适合你啊。

谢雅听见后猛的一下靠近我,靠近我的耳边咬牙切齿的对着我说,你欠我的,你终究是要还的,你只用安静的等着就好。

说完就朝着我笑了笑,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转过身走掉了,我想着她简直是莫名其妙,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摇了摇头不想去和她一个女人家计较太多。

刘晖这个时候终于是来了,他按着喇叭示意我快点上车,我跑过去就是破口大骂,你呀的死那里去了,我还以为你开车掉河里去了呢这么久。

刘晖尴尬的笑着说,兄弟真不好意思,刚才有个局一直走不掉,一直拉着我不要我走,你看我这不是一脱身就急急忙忙的来找你了吗!

我拉开车门坐上车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啊,就是等一下豹哥那里你自己去解释啊,刘晖嘿嘿的笑着说,我去我去,我一定好好赔不是这样好了吗,少爷?

我这才点了点头系好了安全带对着刘晖说,那还不给少爷说策马奔腾起来啊,刘晖也是很配合的点头哈腰的说,得勒。

一脚油门踩到底,时速直接飚到了两百多码,我们在公路上奔驰着,刚刚开始都还好,过了一会儿我的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的了。

我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刘晖一停下车我就马上打开车门下车找了一个地方开始吐起来了,豹哥可能觉着我们怎么还没有来就来到门口张望了一下。

豹哥看见蹲在地上吐的我走过来对着我们说,怎么回事儿啊,你们来之前喝过了,太不够意思了啊。

这个时候刘晖在一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豹哥,不是,是这小子叫我带他策马奔腾的,你看现在他那怂样子,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恶狠狠站起来对着刘晖说,好小子,你总有那么一天可别让我看见你出丑了,老子要怂怼死你我给你说,话还没有说完胃里就又快要涌出来了。

于是我再次蹲在了刚刚的地方开始干呕起来,那感觉很难受,刘晖看见我这样又是止不住的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刘晖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刘晖喂了一声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了,他的眉头高高的邹起来,挂断了电话之后脸色一直很不好。

我很少看到刘晖有这种的脸色,所以我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儿了,刘晖看向了我和豹哥说,出事儿了,这次可能还是要麻烦一下豹哥了。

豹哥点了点头说,确实也是太平了很久了,也该是时候来点大风浪了,终于是该老子出手的时候了,刘晖点了点头。

刘晖看向我对着我说,这件事儿我还暂时不想要你去,很复杂,我怕你会有点吃不消的,所以这次你就不要去了。

还没有等我回话他们就上车了,打开了车窗对着我怕说,今天只能是你自己回家了。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儿马上给我打电话。

一说完就关上车窗扬长而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夜里陶醉着,我有点懵,肯定是出大事儿了,不然怎么会让豹哥还要一起去。

我想了想毕竟这才入这个圈子不久,刘晖不让我去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的,于是我找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学校的方向回去了。

学校这个时候有门禁,不让车子进去,所以我只能是自己走进去了,于是我下车慢悠悠的走在学校里,刚刚走到学校的小树林的时候,就觉得脑袋上突然的一疼,就没有了意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了,这里的味道很难闻,一股发霉的味道,屋子里很潮湿,也很黑,只能借助微弱飞夜光才能看清这屋子里。

于是我用力的张开眼睛巡视着这屋子里的一切,我现在很害怕,只是对于未知的恐惧心理,我想着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怎么就会绑架我。

我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麻花绳捆绑着,我突然发现我的上衣口袋里好像有我的手机,可能是他们太放松警惕了,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快醒过来,就没有翻我的身,我一下一阵狂喜。

于是我想办法想要把手机弄出我的上衣口袋里,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翻滚想要把但是却丝毫没有什么成效,我想着只能换一种方法了。

在这样下去我还没有逃出去我就累死了,于是我一直在屋里找能够利用的资源,上我看到墙角好像有个类似于弯勾的那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