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手伸进解开宫女的肚兜)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10 09:52:59情感专区
陈有福前边刚进屋,他也跟着进屋,陈有福准备关门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赵大头!”陈有福大叫起来,听着外边的叫声,赵晓兰也从里边出来,看着陈有福和赵大头两个人在门前相

陈有福前边刚进屋,他也跟着进屋,陈有福准备关门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

“赵大头!”

陈有福大叫起来,听着外边的叫声,赵晓兰也从里边出来,看着陈有福和赵大头两个人在门前相对站着。

“不是让你去别处玩吗?”

我去别处,然后你就逼着赵寡妇跟你做那种事情,想的倒美,赵大头心里寻思着。

“不,大头不去外边玩。”

赵大头说着视野渐渐飘到赵晓兰身上,也不管陈有福什么表情,赵大头继续说道:“赵寡妇,大头来帮你抓背,村长说你后背痒,大头帮你抓背。”

赵晓兰这时候无奈的看着陈有福,赵大头这样弄,就算是今天她要就范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赵大头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意思,他走到赵晓兰后背,抓着赵晓兰的手傻里傻气的:“赵寡妇,你哪里痒,大头帮你。”

虽然之前大家一直说的都是后背,但是听着这个话,赵寡妇还是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下边,而陈有福已经完全没有了性质,对着赵大头摆摆手。

“哪里痒自己去外边弄,别再我家呆着,我还有事。”

这种逐客令是赵大头等的,这次他当然就乖乖的出来了,只要陈有福没有得手,一切都好说。

赵晓兰在前边走回自己的房间,虽然这一次从虎口里逃出来,但是她却怎么都没办法高兴,赵大头跟在后边还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赵寡妇,你不是后背痒吗,你怎么不笑,大头痒的时候...”

赵大头看刘寡妇好像有心事,并没有放心她一个人回去,这么刚烈的女人都要放下身段求人了,当然是有重要的索求,而自己虽然救了她,但是也间接的破坏了她获得援助,赵大头想帮帮他。

“赵...寡妇...”

本来他是想叫赵晓兰的,但是想着自己还是个傻子,只能叫赵寡妇,寡妇两个字不算是光彩的字眼,特别是在大河村,就基本和贫困挂钩了,跟王雪差不多的,所以不是什么尊重人的话。

赵晓兰抬眼看着赵大头,旋即又很悲伤的低下去,她都没想到赵大头会跟她这么远。

“大头,你回去吧,姐姐在这里没什么事情,身上也不痒。”

话是这么说,可是赵晓兰的悲伤是显而易见的,赵大头摸摸脑袋,跑到后边去,把自己抓的两条兔子提出来。

“赵...寡妇...这个送给你。”

他知道这个肯定也抵不过那个贫困生补助的名额,但是这至少不用赵晓兰违背自己身体的意愿。

赵晓兰看着赵大头手里的东西,她也知道赵大头有打猎的本事,这也是为设什么作为村里最烈性的寡妇群体,王雪会比她过得好一点,毕竟家里有个男人,哪怕是傻子,也比没有好,但是他不懂赵大头这是要干嘛。

一般的男人送礼物,都是来求欢的,赵大头也是男人,但是傻子肯定是不懂这些的。

“大头,这个?”

她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选择询问,一来赵晓兰对于赵大头没有那么戒备,二来她确实需要这些东西,她一个女人体弱,没有饲养什么家畜,只能种一些小菜,所以很久都没有吃过肉了,她女儿正在长身体的年纪,跟着她当然也一样。

赵大头“嘿嘿”笑了两声,也没回答赵晓兰的疑惑,硬生生的将自己手里的兔子塞到她手里。

“赵...寡妇...以后别去找村长了,他不是个好人,总是欺负大头,他家的糖一点也不好吃,你去找他,他会欺负你的。”

一个人是不是傻子有时候不取决于你说了什么,而是你说话的口气,赵大头这种呆头呆脑的样子,赵晓兰只当他在说笑。

“好好,晓兰姐不去。”

赵晓兰应承着赵大头,她当然也知道陈有福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她又没什么办法,转身赵晓兰小声的嘀咕:“可是不去又能怎么办呢,小欣到了上学的年纪,难道要她跟我一样吗。”

赵晓兰理解赵大头的好意,可是他只能解燃眉之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后他们母女两个还是要生活的,难道要靠着这个傻乎乎的男人,就算是赵大头也还还有王雪要照顾,那里能顾及那么多。

赵大头听着赵晓兰的嘀咕,他知道是在为上学的事情烦心,其实赵晓兰的嘀咕很小声,只是赵大头吞了内丹后各处感官变得异常敏锐,所以才能听见。

“这事,我会想办法。”

赵大头在心里默念,既然赵晓兰是这么刚烈的女人,他当然要帮她想办法,反正现在自己有了这种超自然的能力,如果打猎勤快一点,这个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赵晓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眼泪,转过身重新换上笑脸看赵大头。

“大头啊,不然你今天晚上就来晓兰姐家里吃饭吧。”

赵大头给了他东西,她请赵大头吃饭,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赵大头摇摇头。

“不了,大头要回去跟嫂子吃饭。”

不是说赵大头不愿意去,而是他觉得一个男人去了她家吃饭,说起来对她的名声不好,而且也免得王雪担心。

赵晓兰微微笑着,多少男人想要去她家吃饭赵晓兰都没同意,没想到赵大头这么爽快的拒绝了,当然这也证明了赵大头送她东西确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伸手捏捏赵大头的脸颊,就像大人捏孩子的模样。

“晓兰姐知道了,你叫上你家嫂子,晚上一起来吧,这样王雪总不会担心了吧。”

说完赵晓兰离开了,虽然贫困的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可是这个傻傻的男人没来由的关怀,让她觉得有些开心。

赵大头看着赵晓兰远去,跑回去把自己打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