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车上征服麻麻_软糯乖巧宝宝受r

2021-09-10 09:51:49情感专区
大河村的寡妇有不少,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都会选择性的讨好一些人,所以这算是屡见不鲜,赵大头也不会因此看不起她们,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不过这一次赵大头还是决定干涉一下。

大河村的寡妇有不少,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都会选择性的讨好一些人,所以这算是屡见不鲜,赵大头也不会因此看不起她们,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不过这一次赵大头还是决定干涉一下。

因为和正常的交易不同,这次赵晓兰的内心明显是排斥的,属于被胁迫着同意。

赵大头放好了自己的猎物。

“哈哈,哈哈哈哈!”

赵大头趴在窗口开始咧着嘴笑起来,双手抓着窗户的防盗栏,眼睛直直的望着里边。

因为赵大头的声音弄的非常大,陈有福赶紧朝着窗口这边看来,褪了衣角的赵晓兰看见是赵大头急忙拉好了自己的衣服,呆呆的注视着这边。

“滚,快滚开!”

陈有福快步走到赵大头面前,凶神恶煞的,一把把窗户关过来,顺手来拉上了帘子,这下子赵大头面前一片漆黑,当然这都属于正常操作。

赵大头知道他关了窗肯定还是会去占赵晓兰便宜,而且会做的有恃无恐。

事实也是这样,关了窗陈有福走到赵晓兰面前,上手重新抓着赵晓兰的肩头。

“没什么事,一个傻子而已,用不着管他。”

一边说着,陈有福的手摸着赵晓兰的后颈,慢慢的滑过肩头,顺手又揭下了赵晓兰的衣服,赵晓兰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这是正常反应,因为坚持,赵晓兰的身子已经很久没有别人碰过,现在陈有福毕竟也是个男人,虽然赵晓兰不喜欢他,还是会有反应,她觉得肩头有些痒。

“住...”

住手,这个时候一般赵晓兰都会拒绝,再下去可能她自己也无法管控自己的身子,不过这次赵晓兰没有拒绝,寻思着自己反正有求于人,住手了又能怎么样。

这就是如果注定要被剥夺了身子,既然不能反抗,干嘛不享受。

陈有福看赵晓兰没有反抗的意思,兴质来了就更放肆一些,慢慢的她直接退掉了赵晓兰上身的衣服,只留下一条淡青色的横胸,陈友福的手在赵晓兰的背上抚摸。

赵晓兰的身子很白又很滑,她还不到三十岁,不是自己的那个五十岁老婆娘能比的,短短几秒陈有福的眼睛就陷在赵晓兰的裸背上,手背不停的刺激这赵晓兰的后背,赵晓兰开始浑身发热,身子变得柔软。

看着是时候了,陈有福的手摸在横胸上,准备拉下这最后一层保护膜,欣赏女性最美的艺术,这种身子,趴在上边吸两口也是赚的。

然但是他家窗户响了。

“砰砰砰!”

急促而有力的声音,陈有福赶紧放弃了手上的动作,眼神警惕的望着窗户。

“谁,是谁?”

要是哪个乡亲见到这个场景他这村长就别做了,但是又不能不应声,万一别人找他有事也说不好,趁着这时,赵晓兰又把自己的衣服拉好。

敲窗的不是别人,就是赵大头,一开始他就没有离开,只是在想着怎么收拾这个老狐狸,听着里边的人问了,赵大头马上应声。

“村长,嘿嘿,大头,大头看见了,大头要看!”

赵大头还是装着一副傻兮兮的样子,要是平常人对今天这事还不一定有办法,因为没有正常人敢乱破坏村长的好事,可是赵大头不一样,傻子说什么都是不过脑子的,在正常人眼里就是这样。

“村长,大头要看!”

赵大头傻里傻气的重复着,手不停的拍着陈有福家的窗户。

陈有福有些生气,这个傻子总是这样破坏他好事,没事就敲他窗户,这还怎么玩,他起身走到窗边,拉开帘子看赵大头。

“滚,谁让你来这的,给老子滚远点,不然老子打死你!”

赵大头傻乎乎的看着陈有福,呆滞的转转眼珠,陈有福顺手抄起旁边的晾衣杆捏在手上。

“老子叫你滚,你他妈听见没有。”

说着他把撑衣杆从窗户防盗栏的缝隙间撑出来,直接对着赵大头就是一顿打,正常人陈有福是不敢这么干的,只因为赵大头是傻子,打了也就打了,他又不会说。

赵大头看着陈有福的杆子,赶紧躲到一边,陈有福看赵大头走了,正准备拉升帘子继续做事,外边开始很热闹的哭起来。

还是赵大头,既然要装傻,当然就装到底。

“呜呜,大头要看,村长脱了赵寡妇的衣服不给大头看,大头要看...”

赵大头虽然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可是嘴里说的事陈有福不敢大意,这阵还好村子里人不多,要是村子里人多了都被吸引过来,他跟赵晓兰的事情肯定就包不住,到时候村长的位置丢了不说,要是赵晓兰告他渎职,他可能还要去蹲监狱。

陈有福赶紧跑出来,赵大头跑到另一边继续重复,越说越大声,陈有福从兜里摸了两颗糖。

“大头乖,大头不要闹!”

既然来硬的不行,陈有福只有来软的,赵大头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傻子,也就是智商和行为只有两三岁的孩子那样子,用糖哄哄就行。

赵大头清醒之后就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了,不过为了映衬自己的身份,他还是装的跟个孩子一样,看着陈有福手里的糖。

“糖,大头要吃糖糖。”

就这陈有福才舒了口气,看着赵大头走过来,他一把把糖抓紧了,看着赵大头。

“大头,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赵大头眨眨眼:“刚才看见你脱赵寡妇衣服了,大头要看!”

这一说陈有福立马皱着眉头,但是很快缓和成一幅世故的样子:“大头啊,其实村长不是在脱赵寡妇的衣服,刚才只是赵寡妇背痒了,村长在帮她挠痒,你要是记着了村长就把糖给你。”

赵大头很想吐槽,这种谎话谁会信啊,不过鉴于自己目前的角色智商,赵大头忍住了,伸手去接糖:“村长在给赵寡妇挠痒,大头记住了。”

陈有福拍着自己的胸口,庆幸还是傻子好打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