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与银行漂亮美妇同事-她的紧致绞着他的巨物

2021-09-09 17:35:53情感专区
大家都知道不对劲,游玩的兴致减弱,逛了半天就回家了。 一到家中,全家聚集在大厅,一边吃晚饭一边询问林有才刚刚上午发生了何事。 林有才将守城官的话如实相告,刘氏只皱了

  大家都知道不对劲,游玩的兴致减弱,逛了半天就回家了。

    一到家中,全家聚集在大厅,一边吃晚饭一边询问林有才刚刚上午发生了何事。

    林有才将守城官的话如实相告,刘氏只皱了皱眉,说:“那这守城官还挺负责啊,只是......怎么我看其他人也出城去了,真是奇怪。”

    王若丸与张氏对视了一眼,老人家没什么表示,她也不好说什么,免得扰乱人心。

    只是明白的人都明白,林大郎一日不归,她们便一日别想出城。

    夜晚,林有才单独过来找林美依,问她:“你说你大哥能安全回来吗?”

    林美依抬眼看了看父亲眼中的忧色,笃定道:“自然能够安然回来。”

    “如今大皇子被陛下放弃,贵妇、三皇子母子俩势大,宁安远这态度,似乎也是占三皇子居多,一个无暇顾及,一个有大哥和没大哥都一样,大哥又没得罪什么人,为何不能平安归来?”

    林有才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不过还是有点担心,“我这不是怕,得不到就把人除掉,让对手也得不到嘛。”

    “唉~”老父亲叹了一口气,“如今开春了,两位皇子之间的争斗局势渐渐明朗,想来也没什么麻烦了。”

    “现在咱们就等着你大哥回来,然后一起回北境去。”

    林美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安静陪着父亲喝茶。

    他们都知道,自己等人成了皇帝拿捏林大郎的筹码。

    北境二十万大军,皇帝对他有忌惮是很正常的事,但只要他如期归来,皇帝一看他依然忠心耿耿,没有偏向两位皇子任何一方,也就放心了。

    不过有一事林美依始终不太明白。

    如今成年皇子只有这三位,大皇子失势,二皇子无能,三皇子各方面都展现出他能够成为继承人的优势,怎么皇帝还不立太子?

    他到底在等什么?

    难不成要学人家康熙,把儿子都给熬死?

    不对,这皇帝看起来不像是这样愚蠢之人,北伐大宛,南征苗疆,他从来不会迟疑。

    如今明知立太子迫在眉睫,他还不行动,要么就是对三皇子还不够满意,要么就是有什么事情或是人绊住了他。

    从除夕之后三皇子的各种行动来看,林美依更偏向于后者!

    能牵扯住皇帝的人,会是谁?还能有谁?

    夜深了,林美依起身送走父亲,转身回房时,眼角余光忽然瞥见绣房绣架上那只曾经被自己绣错了的凤凰,脑海中灵光一闪,整个一怔,而后忍不住轻笑起来。

    武皇后,大皇子倒下了,可武皇后还没倒下。

    除夕宫宴上,那个矜贵强势,霸气侧漏的女人,一看就不好惹。

    林美依饶有兴致的猜测,难不成这个女人还想做皇帝不成?

    好像、似乎、也不是没有先例。


 

    ......

    春雨绵绵,时间一晃,距离大军开拔已经过去半月有余,前方传来捷报,南疆叛党已经全部伏诛,不日林将军便要班师回朝。

    不过,知道这事的人并不多,百姓们只关心眼前的柴米油盐,光顾着生活,就已经很难了,谁又有闲心去多余关心这些事。

    但这对林家人来说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说明,他们回家的日子就快到了。

    苗疆叛乱一事本就是林美依暗中一手策划,胜负她早就知道,本是想给大哥再赚个军功,同时躲开京都这趟浑水,如今得胜归来,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但开心还是开心的,只是,如果没有宁安远从中分一杯羹,她会更高兴。

    近来百晓阁的线人来报,王菀一直很安分,这倒是让林美依有点诧异。

    她还以为这个女人会趁宁安远不在京城,好露出真面目做些什么事,没想到这大半月来她居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竟叫她没法抓住她的把柄。

    但林美依并不会因此就对王菀掉以轻心。

    宁安远快回来了,王菀真想要做什么的话,也就只有这几日的机会。

    林美依撤掉一半安插在毅勇候府的人手,她要请君出翁!

    春天的雨又多又绵,连着几日天都是阴沉沉的,到了今日夜间,天空中小雨转大,“噼里啪啦”浇下来,敲在窗前的芭蕉叶上,仿佛要把叶子凿穿。

    雨声助眠,听着屋外安静的雨,林家人睡得又香又沉。

    “咔嚓!”一道闪电劈下,屋内白光一闪,又暗下去,紧接着惊雷乍响,“轰隆隆”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雷声滚滚,林美依“刷”一下睁开了眼。

    她从床上坐起,看着昏暗的屋子,听着窗外的大雨,心脏暮然攥紧,狠狠抽痛了一下。

    一丝不安弥漫上心头,林美依翻身下床,拿起架子上的衣裳,一边穿一边打开了房门。

    濡湿的风“哗啦”吹了进来,细雨扑了她一头一脸。

    不过片刻后,淡淡光罩撑起,风雨全都被阻隔,挨不到她一片衣角。

    又是一道白练闪过,将昏暗的院落照成了白昼,林美依愣了一下,也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雨中,任凭风吹雨打。

    院子里只有风雨,一切如常。

    突然!

    “咚”的一声闷响同空中响雷同时响起,若不是林美依耳力极佳,再如此惊雷声响中,根本辨别不出来。

    她一个闪身便来到府中大门后,“哗啦”一声,巨力拉开了厚重的大门,又是一道闪电劈下,白光中,齐田背着一个人,布满血污的苍白面庞一闪而过。

    “对不起......”

    男人的嗓音黯哑得厉害,话音未落,门前这团黑影便矮了下来。

    林美依目赤欲裂,迅速上前接住倒下的人,厉声大喊:“来人!”

林府灯光全部亮了起来,忙碌的脚步声、惊慌的啼哭声、难以置信的尖叫,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在这个雨夜,压抑得叫人想要发疯。

    “快去请大夫!快去!”

    “砸门也要将大夫给我全部扛过来!快去!”

    “动静小些,尽量避开人!”林美依冷冷补充道。

    她一面说话,一面手上动作不停,止血方巾、灵珠、补血丸,只要能想到的救命之物,全部都用上。

    可当大夫赶来时,还是只能遗憾摇头。

    “你什么意思?”刘氏一把揪住大夫的衣领,怒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