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与少妇同事的性事(林美依)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09 17:33:09情感专区
林美依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将王菀的所有质问全部掐了回去。 她不想听她说任何一句话!只想她死! 王菀双眼爆凸,眼里写满了悔意与哀求。 林美依没有看她,一把将她拽起

    林美依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将王菀的所有质问全部掐了回去。

    她不想听她说任何一句话!只想她死!

    王菀双眼爆凸,眼里写满了悔意与哀求。

    林美依没有看她,一把将她拽起,拖到水池边,扔了下去。

    王菀会水,林美依站在岸边,看着她挣扎到水边后,手中即刻落下一张“封”字符文。

    蓝色光罩亮起,覆盖住整个水池。

    蹬水要起身的王菀一头撞到屏障上,整个沉了下去。

    结界也随着她的坠落,往下压,最后与水面持平。

    林美依站在水池边,淡漠的看着王菀拍打挣扎,看着她张俏丽的小脸一点点变得扭曲,看着她用尽最后一口气,无声的呐喊:林美依,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呵呵~”她笑了,眸光中映着水中漂浮的尸体,杀意仍旧未止。

    王菀,只是第一个。

    害她林美依家人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停在空中的叶子落了下来,宁府后院诡异的静了一瞬,而后便传来丫鬟的尖叫声。

    “不好啦!少夫人落水啦!”

    毅勇候府乱成了一锅粥,满城的大夫都被找了过去,可看着已经被水泡得没有一丝血色的人,大夫们纷纷摇头:“死透了。”

    ......

    林美依在街上买了许多早点,拎着回到家中,叫醒家人,一起吃了早饭。

    只可惜,大家食欲低迷。

    林美依率先吃完,放下碗筷说:“大哥此事,我会彻查到底,爹娘、奶奶、大嫂,你们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如今有能力处理这件事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众人点头,表示支持。

    林有才哑着声音问:“咱们要报官吗?大军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怎么办?依依你可有应对之策?”

    林美依道:“吃完早饭,大嫂随我一起到宫门前敲登闻鼓,闹得越大越好。”

    王若丸点头,“我这就去换上诰命服。”

    年前林大郎便向皇帝给王若丸请封诰命,如今她是正二品的诰命,由她出面击鼓鸣冤再合适不过。

    午时,林美依换了一身素衣,与一身诰命服的王若丸一起来到宫门前,击鼓鸣冤。

    很快,就有人宫人请她们入宫,面见皇后。

    王若丸大哭着清晰的将丈夫遇害,险些丧命一事禀明,恳请道:


 

    “请娘娘替臣妾做主,我夫舍身为国,而今被人以如此手段残害,恳请娘娘彻查到底,还我夫一个公道!”

    武皇后眉头紧皱,眸光一暗,连忙问:“林将军人现在何处?伤情如何?”

    王若丸:“多亏随行护卫将人救回,此刻人在家中,昏迷不醒。”

    武皇后立即遣韩嬷嬷随王若丸到将军府看望林大郎,看到躺在床上,被包扎得直剩下一双眼睛的林将军,韩嬷嬷心跳都漏了半分。

    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声在,她觉得这人怕是已经死了。

    “夫人放心,娘娘绝对不会放过歹人,回去奴婢便将将军实情禀明,定会还大将军一个公道!”

    郑重说完这话,韩嬷嬷一脸沉重的回去了。

    当日,这事便闹得满城皆知,百姓们唏嘘不已,对那幕后黑手狠狠唾骂,群情激奋。

    琼花巷中,白衣女子听着满城的辱骂,沉了脸。

    而另外一条巷中,得到消息的王全一家三口急慌慌催促马车快些,一路疾驰到毅勇候府。

    老侯爷刚下葬不久,门上的白花才刚摘下去,今日又挂了上来。

    瞧见这抹白,王全一家三口脸色都白了。

    引路丫鬟一脸沉痛道:“节哀。”

    老侯夫人一身素衣迎了出来,哪怕她满脸泪,王小宝还是眼尖的从她眼中看到了一抹压抑不住的暗喜。

    是啊,如今整个毅勇候府最盼着王菀死去的人,就只有她了。

    赵氏早就听过王菀说她这婆母手段不得了,如今王菀去了,宁安远又不在家,她纵使心中有万般疑惑和愤怒,都只能忍着。

    王小宝可忍不了,看着大厅里那副还未封棺的棺材,大大的奠字刺痛了少年的眼。

    老侯夫人悲痛道:“我万没想到事情会这般突然,好端端的,竟然落水溺了过去,亲家公,亲家母,你们节哀。”

    王小宝怒看着唯唯诺诺,事到如今只知道哭的父母,心中十分失望。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哭的不是二姐,而是他们即将失去的荣华富贵!

    少年站在棺材前,恨声质问:“为什么我姐姐会落水?满院子的下人一个都没看见吗?她水性最好,怎会被淹死?一定有人害死了她!”

    少年的眼喷着火,直勾勾的盯着老侯夫人。

    老侯夫人一怔,气不打一处来,“亲家小公子,你这是什么话?她好端端一个人,若是被人害死,不会呼救吗?她身上可是一点伤痕都没有,大夫都说了是溺水而亡。”

    “不可能!”王小宝大声反驳,坚定道:“就是有人害她,就是!”

    正吼着,关闭的府门被人大力撞开,身着盔甲的宁安远顶着满身风尘冲了进来,便见到大厅里那个刺眼的“奠”,脚步一顿,身形猛的摇晃着,好似快要站不稳。

    但很快,他就大步冲了进来,来到棺材边。

    里面的人面色惨白,正是他放在心上的模样。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宁安远低吼一声,伸手将棺材里的人抱了出来,紧紧箍在怀中。

    家丁丫鬟吓懵了,没见过这么折腾死人的,一时间,竟无人胆敢上前劝阻。

 夜风微凉,吹得堂上白烛晃了晃,白色的丧幡在风中招摇,伴随着细细的抽泣声,鬼气森森。

    老侯夫人看着宁安远抱着一个尸体在默默流泪,几次张口,欲言又止,最后实在是忍不了这种诡异的不适,走上前,小声道:

    “侯爷,就让她安息吧。”

    哪知,她话音刚落,宁安远狠厉的目光便扫了过来,冷冰冰的,冻得老侯夫人整个一僵,默默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说。

    她一个继母,说多了还遭人厌,还是不要凑上去讨人嫌的好。

    老侯夫人如此识趣,宁安远的目光这才缓和些许。

    他像是接受了现实,艰难的看向怀中这个浑身冰凉,双眸紧闭的女人,难受得心脏都搅在一起,痛不欲生。

    “这是怎么回事?”他咬牙沉声问。

    老侯夫人试探的看了他一眼,见他冷静下来,又把刚刚对王全一家说过的说辞说了一遍。

    这一次,她说的全是实话,真没有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