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浓精堵住小腹鼓起h不要了)全目录阅读

2021-09-09 11:52:19情感专区
孟哲翰放下电话,立刻要起身去看墙上的地图:南方Y省是边境省份,离D省那么大老远,桃花肯定有事才去的,可是明明昨天在兴阳县分开时她根本提都没提起过,怎么今天就突然要远行? 很

  孟哲翰放下电话,立刻要起身去看墙上的地图:南方Y省是边境省份,离D省那么大老远,桃花肯定有事才去的,可是明明昨天在兴阳县分开时她根本提都没提起过,怎么今天就突然要远行?

    很严重、很紧急吗?

    蒙州位于D省南边,从蒙州火车站上车往Y省,不需要经过D省省城,孟哲翰想查看一下那条路线。

    站起身的同时,孟哲翰目光扫向门口,只见一个高挑姑娘走了进来,合身的制服,齐耳短发,五官秀气神态严肃端庄,显出几分干练利落,这是资料室刚调来没多久的资料员小朱。

    孟哲翰问道:“小朱同志,有事吗?”

    小朱抬一抬手上捧着的一沓散发出油墨气味的资料:“这是您要的卷子,印好了,给您送来。”

    孟哲翰接过:“辛苦了。”

    “不辛苦,是我的工作。”小朱说完就转身离开。

    孟哲翰把那叠卷子放到桌面上,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去看墙上的地图,表情逐渐变得冷肃,目光锐利,过了一会,即出门大步朝资料室走去。

    资料室的门半掩着,孟哲翰直接推开进入,里面只有小朱一个人,她正站在桌边打电话,声音压得很低:“……是的我确定,说的就是Y省!Y省省城火车站。还问需不需要派人去接?可那边马上就挂了……”

    孟哲翰走过去,从小朱手中拿起话筒,放到耳边,听见他二叔的声音在那头说:“不错,继续努力……”

    孟哲翰冷冷道:“这么努力,请问有什么奖励吗?”

    “……”

    话筒那头的孟绍安没料到孟哲翰突然出现,估计脸色很精彩,他自以为不声不响安插个人盯梢大侄子,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停顿了一会儿,孟绍安说道:“哲翰,这是我的意思,你不要为难小朱……她的父辈,曾是我下属。”

    孟哲翰冷笑,孟绍安接着道:“也是因为你太固执,二叔没有办法,才不得不这样。”

    “合着还是我的过错?真是天下奇闻。”

    等了好一会得到这么一句解释,孟哲翰气得咔一声挂断电话。

    小朱此时已经变成了雕像,面色惨白如死人。

    孟哲翰以前从没见过这姑娘,但她调过来半个多月,以送资料为名,进过他办公室七次,有两次还送错资料,而她每次进门,都是在他的电话铃响起,正接听着的时候。

    往日仅仅是有所怀疑,刚才孟哲翰接听桃花电话时,就察觉到有人静悄悄站在门外,直到听他打完电话才移动脚步,装做刚刚走进来的样子,脸上表情也是经过快迅调整的,他便加深了心中猜测,给她留出个时间,再突然跟踪而至,结果如他所料。

    孟哲翰对小朱说道:“我不为难你,但是你不能再留在这个单位,不管用什么方式,自行离开,以后也不要让我看见你。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小朱双手捂住脸,转身面朝墙壁。

    孟哲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心思转动,还是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听筒里传来孟绍安的声音,孟哲翰直接道:

    “你在我这里用手段,别人同样可以这样对你。其它就不说了,立刻马上,把你的书房、办公电话检查一下,查什么?为什么查?你应该知道!

    你要是装糊涂,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的家属不是善类,我孟哲翰对你们全家一百个不放心!如果因为你,那孩子在Y省火车站出了任何意外……你就等着吧!”

    说完也不理会孟绍安在那边是否发怒,直接挂断电话,看看手表,快到午饭时间了,往日沈誉要找自己吃饭会打个电话,今天没动静,估计太忙不来了,那就自己去找他。

    京城巡察组办公地点安置在省经委大院内,一栋年代久远却依然精致典雅的四层洋楼里,沈誉的办公室在三楼。

    孟哲翰到的时候,沈誉正在翻阅一份文件,一位******的男秘书站在旁边低声说着什么。

    听见敲门声,沈誉抬眼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孟哲翰,点点头,加快速度翻到最后一页签字,将文件递交给秘书。

    等秘书走出去,沈誉问孟哲翰:“要不要先去饭店,边吃边说?”

    孟哲翰一般不会主动找到沈誉办公室来,实在有事了才会过来的,所以沈誉也直截了当。

    孟哲翰在沙发上坐下,把手里皮包放茶几上,说道:“不出去了,叫你的小司机食堂打回来,简单吃点。”

    沈誉就拨个电话到楼下司机室,让丁浩去食堂打饭。自己也走到沙发上坐,顺手拿起热水壶,倒了两杯开水,一杯递给孟哲翰:“什么事?” 水太烫,孟哲翰放下杯子,扫看屋里:“你这,不会装有窃听器吧?”

    沈誉无语地斜睨他一眼:什么人有那狗胆?那也能装得稳才行,不看看谁的地盘?

    孟哲翰摊摊手,叹气:“是有点疑神疑鬼,没办法,你看就我这样号称教人兵法战术的,结果身边也安插了个人,还成功了!”

    “谁?”


 

    “我亲爱的二叔。”

    沈誉眸光一厉:“打探到什么了?”

    “你的未婚妻,最近几天都不会给你打电话,因为她要去旅行。具体几天我也不清楚,得查问车次才知道,她匆匆挂断了电话,估计已经上火车:从蒙州到Y省省城。”

    “……”

    沈誉脸上神色倒是保持平静,双手却紧紧握住刚注入滚烫开水的玻璃杯,仿佛无知无觉:“她……临时决定的,不然她昨天会告诉我。”

    “显而易见是这样。Y省,孟家有人脉;据我所知,你那位大表姐,徐大校目前也在那边。所以我来,是要听听你的意见。我还想着,之前打算要往她身边派送的两个人,我精挑细选的,绝对没问题,从此后就跟定她了——像这种情况,她突然说远行就远行,至少能保证她的安全。”

    沈誉沉吟片刻,便果断摇头:“不能往她身边放人,至少目前不能,这是违背她的意愿。她只接受小旺财,你让那些人加紧训练,能学多少是多少吧,先尽快让小旺财回去。”

    “小旺财还太小,保护不了她。”

    “我试过她,虽然她还不懂任何攻击技巧,单凭力气也能轻易制服五六个男人。另外她身上有秘密,肯定是要用到才出门,派人跟着,本意是保护,但会影响她的行动——你在打开密码保险柜的时候,愿意让人盯着你看?”

    “可是她一个单身女孩子走南闯北,万一出现意外呢?她现在去Y省,以后就有可能去X省、M省、要是直接跑到边境去……你知道那种危险!我挑的人,没有问题。你也不要把她想得那么低智商,她总会掩饰收藏。”

    “不用说了,这个问题我俩商量过的,她不同意身边跟着人。”

    “你这么放心?你明知道她身上有秘密,外边多少人在探查……”

    “她已经答应我:就这两年折腾赚点钱,两年后封存秘密,那些东西不再面世,有心人再执着,也打探不出什么。”

    “那现在、今天这事?”

    “丁浩上来了,先吃饭,吃完再说。”

    沈誉说着,顺手把茶几上的东西归置一下,孟哲翰却并没有听见脚步声,闭眼凝神才察觉:丁浩已经到了二楼,正拾级而上。

    孟哲翰习武不如沈誉,但受过训练,也能做到耳听八方,观察入微,自从前阵子沈誉教会他用“神识”探查周围环境动静,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那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而据沈誉所说,他并没有遇到什么“高人”,刻意学过,完全是自然而然地就会运用“神识”了。

    随后指点了孟哲翰,虽然开始时磕磕碰碰,“神识”很弱,但能顺利运用,而且越练习感受越强。

    而沈誉这个怪胎,他一开始就能用“神识”像扫描仪一样扫视整层楼的动静,慢慢地可以两层、三层、整栋楼。

    现在,估计是更远些了。

    孟哲翰拍马赶不上,他也不能着急,动用“神识”需要身体能量,他还是菜鸟阶段,太急了会头晕。

    沈誉说也曾试着调拨其他人,比如老沈同志,以及金牛、徐玉霆,他们都吃过桃花拿出来的那些“仙品”食物,并且数量不少,但沈誉的方法在他们身上不起作用。

    这应该是因为,他们俩更接近桃花妹妹,桃花妹妹不仅给他们弄吃的,还会弄那种奇特的洗澡水,或许这个才是关键?

    可桃花妹妹除了藏一身惊人的力气,却不会用“神识”,沈誉不让孟哲翰提这事,怕会影响到桃花心境,他说桃花只是暂时还不能领悟,耐心地一点点引导,总有一天她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