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写作业的时候还要被c)全章节阅读

2021-09-09 11:50:33情感专区
金燕燕问道:“馨馨,你旁边有没有别人?” 孟文馨:“没有。今天天气特别好,爷爷精神不错,大家陪他在花园观赏刚开的茶花,我回来喝水,一个人在客厅。妈妈,你要跟我

   金燕燕问道:“馨馨,你旁边有没有别人?”

    孟文馨:“没有。今天天气特别好,爷爷精神不错,大家陪他在花园观赏刚开的茶花,我回来喝水,一个人在客厅。妈妈,你要跟我说什么?”

    “妈妈就想问……你姐姐呢?”

    “咦?我姐不是回H省了吗?大前天坐火车走的,应该到家了啊,你没见着?”

    “什么?文蓝回来了?她学校不上课的吗?”

    “妈,大学就是这样,上不上课都不要紧,而且我姐她学画画,可以随时外出采风写生什么的。”

    “回来,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告诉我?”

    “我姐说她会打的啊,我怎么知道?”

    “你们哪……”

    金燕燕倒是不特别担心,京城到H省省城的特快火车,两个女儿坐了很多次,不会有什么意外,只是文蓝的火车应该早已经到了,她为什么不回家?

    金燕燕脑子转动,立刻想到:孟文蓝大概是直接去了招待所,金燕燕在那里包了一间房,孟绍安书房电话的窃听器,整套监听设备就安装在那儿!

    当初两个女儿要装窃听器,金燕燕劝阻不了,只好由着她,开始还有些紧张,怕孟绍安发现了会生气,可孟绍安根本没察觉,她就慢慢放松,不过文蓝文馨监听了几天,并没得到她们想要消息,春季开学姐俩走了,监听的“任务”就落到金燕燕身上。

    但金燕燕是有工作的,而且她做为一个贤妻、主妇,下了班就要回家,吩咐保姆做饭菜,服侍陪伴丈夫,这已经成为习惯,要是孟绍安下班回家看不见她,会觉得奇怪的,所以她并不能每天都去招待所,只隔三差五地去听听。

    这两天金燕燕都没有去监听,孟绍安的通话内容她真的不清楚。

    今天孟绍安突然发这么大火,口口声声都是为那个“亲生女儿”,还说是孟哲翰提醒他查到的窃听器,可以推断得出来:这叔侄俩上午通了电话,而且谈话内容有那个亲生女的消息和地址!

    金燕燕知道两个女儿很热衷于那个窃听器,文蓝从京城赶回H省自然是为了监听,那么可以肯定,文蓝下了火车不先回家而是跑去招待所,在那个房间里,文蓝监听到了孟绍安和孟哲翰的谈话内容!

    姐妹俩非常排斥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称之为私生女,对于母女们来说,她是个灾难,不该存在的。

    必须阻止她接近孟家,有机会的话,更要干脆利落将她抹除掉!

    金燕燕听到女儿们的话,没说什么,当时觉得她们也就说说而已,真有情况,还不是要找当妈的解决?

    现在文蓝终于监听到了那个女孩的情况,她必定想要干点什么,文蓝从小就是个急脾气,有时候她想做就直接去做了,并不跟大人商量。

    金燕燕着急起来:因为窃听器事件,孟绍安都暴怒要离婚了,这节骨眼上,要是文蓝真跑去找那女孩,不小心被孟绍安知道,这个家真就完了,没法救了!

    电话那头,孟文馨连喊了几声“妈妈”,金燕燕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忙回答:“馨馨,妈妈在这。”

    孟文馨:“妈,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金燕燕顿了一下,本不想说的,怕小女儿心里难受,但又想到小女儿虽然胆小,却比大女儿有心计,平时给自己出的主意都很靠谱实用,于是就把孟绍安发现了窃听器,大发雷霆要离婚的情况告诉小女儿:

    “馨馨啊,你爸爸刚才说话好绝情,妈妈伤透了心,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孟文馨在那边也呆了一呆,没想到窃听器被发现了,真有点担心孟绍安会打电话骂她和文蓝。

    “妈妈,那个……我们装的很隐秘,爸爸怎么会发现?”

    “还不是你大哥,提醒了你爸。”

    金燕燕说起孟哲翰就来气,以前还觉得这个孟家长孙温雅俊秀比电影里的男演员还迷人,对他好感满满,现在却是再讨厌不过了。

    “大哥真是的,太让我失望了。”孟文馨埋怨着。

    转而想到孟绍安即便因为窃听器而恼怒,应该也是隐忍不发的,他特别孝顺又爱面子,那个私生女的事情,至今都还没敢对二老说,只因老爷子过年时感染风寒引发旧疾,躺了几天,孟绍安怕惹得老爷子生气,更加重病情。书房电话被装上窃听器,却没发现,对于他这个曾受过训练的人来说,是件大糗事,但属于小家庭内部矛盾,他就更不想让人知道了。

    所以近期内,应该不会挨骂的!

    孟文馨想通这个关节,对金燕燕说道:“妈妈,爸爸是一时生气才那样,你可不能答应——我们这样的家庭,怎么能离婚呢?不仅不能离,你和爸爸还要更加恩爱,不然以后我和姐姐怎么做人?也没前途了。”

    “我明白,肯定不答应,就怕他……你也知道你爸的脾气,他要是愿意说理,那倒没事,就怕他冷冰冰地几天几天不开口,很折磨人的。”

    “妈,我以前给你制的那种药……”

    “用完了。”

    “春节我刚带回去两瓶,放在我房间柜橱顶上那格,我给忘了,你自己去拿。蓝色那瓶给爸爸吃,粉红的你吃——这是有人在我们实验室专门订制的,新型药,效果更好。”

    “啊,好,好的。”

    金燕燕说道:“馨馨啊,你当初是为了你爸的旧伤病痛,才要去学制药的,可要好好学习,将来专为你爸制出特效止痛药,他就更疼爱你了。”

    “我知道的,这不在学着呢嘛?对了,妈妈,告诉你件事。”

    “什么。”

    “刚开学那会,我和姐姐去看望姨妈了。”

    “你们去看她干什么?离好远呢。”金燕燕不和金蕊走动,也不赞成女儿们跟这个姨妈亲近,除了忌讳“邓秋平”,更因为孟家和金蕊所嫁的卢家,门庭差别太大,她不想让女儿的身份被拉低。

    孟文馨道:“姨妈身体不好,我们就去看看她,送点营养补品而已,别的也做不了什么。”

    “这已经很不错了,以后别去了啊。”

    “嗯。”

    “那就这样了,妈妈现在要去找文蓝。”

    “姐姐她?”

    “她应该在招待所房间里,听到那个私生女的消息了……但是你爸正在气头上,而且你爸已经认定窃听器是我们娘仨装的,不管出什么事,他肯定是都往我们头上扣,所以你姐这时候,可不能轻举妄动!”

    “对对。妈妈你快去拦着姐姐,让她先别冲动,等爸爸消消气再说。那个私生女不过是个乡下村姑,容易对付,以后有机会的。”

    “好,那就挂了。”

    “再见。”

下午,孟哲翰从沈誉那里回来,一进办公室就先给孟绍安打电话,家里没人,转而拨到他办公室,孟绍安接通。

    孟哲翰:“我想知道,你查到了什么。”

    孟绍安脸色不好:这小子什么态度,现在连二叔都不喊了?

    抬手示意正在汇报工作的下属先出去,淡声道:“我这边是出了点情况,已经处理了。”

    “到底什么情况?”

    “……一个窃听器。”

    “在你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