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看了让人湿的文字(浪妇翁公)全章节阅读

2021-09-09 11:47:46情感专区
孟桃吐了下舌头,如果不是沈誉来了,她可不敢这样放心睡,中间她醒过两次的,看见沈誉安安稳稳坐旁边,就又闭上眼继续睡了。 “有你这个守护神在,我当然要睡够够的。”

 孟桃吐了下舌头,如果不是沈誉来了,她可不敢这样放心睡,中间她醒过两次的,看见沈誉安安稳稳坐旁边,就又闭上眼继续睡了。

    “有你这个守护神在,我当然要睡够够的。”孟桃笑着说。

    沈誉抬手替她理理头发,满眼宠溺,守着睡得像小猪崽似的媳妇儿,看她做着香甜美梦,还知道往自己身边拱,这是百分百的信任和倚赖,他心中成就感幸福感爆满,即便一直没睡着,却毫无倦意。

    沈誉拎起一个热水壶倒水:“来,先喝点水,餐车已经关闭,我之前请列车员帮忙打了一饭盒饭菜,还有两个煮鸡蛋,已经冷了,用开水烫烫,一会就能吃。”

    小几上两个茶杯都倒了开水,一个杯子里浸着两个带壳熟鸡蛋,一杯要给孟桃喝,太烫了喝不了,孟桃从挎包里掏出毛巾牙刷,先穿鞋去洗脸,顺便上个厕所。

    回来看见沈誉在想法子给她弄热饭,问她直接往饭盒里倒开水,能不能吃?

    孟桃不想吃泡饭,叫他也去洗把脸,自己来弄。

    等沈誉洗漱完回到小隔间,只见桌几上给摆得满满当当:不知打哪儿来的一个中号铜盆,倒了滚烫的开水在里面,然后把铝饭盆放进去浸泡热着,上头还摆放四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一只白瓷碟子装着酱黄瓜和泡菜,另一个碟子里是切成片的熟鹿肉,还有两个倒满水的玻璃杯,一个小瓷碗,两双筷子……小隔间里全是食物的鲜香味儿。

    孟桃拉他坐下:“饭可能热得不透,不过这天气暖和了,可以吃。”

    沈誉拥住她,咬着耳朵道:“怎么又不听话了,这是在外头,不要随意变‘戏法’。”

    孟桃:“我一个人是不敢的,这不你来了嘛?”

    沈誉:“……”

    所以我是来给媳妇儿壮胆的。

    行吧,媳妇儿高兴就好,怎么爽怎么来。

    沈誉捏了捏媳妇儿的脸,暗下决心:自己必须更加努力更加强大,只有那样,才能保证让媳妇儿活得随性自由,快快乐乐的!

    两人互相投喂,甜甜蜜蜜吃着饭,孟桃挟了块肉送沈誉嘴里,沈誉尝出鹿肉,问道:“是你说的那头鹿?”

    孟桃点头:“交给张福的酒厂泡酒了,鹿肉我收了一些回来,这是那天从张家出来时,张妈在厨房又煮肉又蒸馒头,我拿了十个馒头和一块熟鹿肉,一直没吃,你就来了。”

    “说明我有口福啊。”

    “对,多吃点。”



 

    本就饿了,酱黄瓜、泡菜还特别开胃,一碟肉、两个鸡蛋、四个大馒头都吃完,大号铝饭盒里的饭菜也分吃光了,沈誉把玻璃杯里最后一口兑着松针露的开水喝光,收拾盆碗碟子,趁着深夜没什么人走动,拿去洗干净回来,对孟桃说道:

    “你休息一会,我去看看那个人。”

    孟桃有点担心:“我睡了这么久,他不会中途下车跑了吧?”

    “如果真跑了呢?”沈誉逗她。

    “跑就跑呗,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亏:我还能和你一起去旅行了,好高兴好幸福哦!”

    孟桃说着,抱住沈誉猛亲了一口。

    沈誉心里又甜又暖,笑如春花绽放:“你要抓的猎物,怎么可能让他跑掉?等着啊,我去去就回。”

    “要不我去吧,你又不认得他。”

    “认得,我见过他们兄弟几个。”

    孟桃:“??”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沈誉离开之后,孟桃把那些盆碗碟子收进空间,然后拉开点窗帘,贴近玻璃想看看窗外夜景,列车却刚好行驶到荒郊野外,黑黢黢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十几分钟后,沈誉回来了。

    孟桃问:“怎么样?”

    “等会。”

    沈誉说着拿过他的随身小皮箱,打开拿出个笔记本和一支铅笔,刷刷刷画了起来,画完看看,再添上两笔,然后递给孟桃。

    这是一张简易地图,上面却十分详细地标出了山脉、河流、地名、路段桥梁,沈誉最后添上的两笔,是画的两个圈,圈里各有一字,是“矿”和“涧”。

    孟桃看得懂图和字,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沈誉用铅笔指着图上的地名跟孟桃解说,告诉她:“你猜对了,田志远确实是冲着玉石去的。这个‘矿’字,就代表某处玉矿,不过这处玉矿去年初就停止采掘了——我还去过那地方。”

    孟桃问:“这图是田志远的,他怎么会让你看到?”

    “那小子倒霉,刚才出去上厕所被人打晕了,我正好经过,倒是免他被洗劫,他晕着手里还紧紧抓住一个纸团,我拿出来看了看,又给他放回去了。”

    “你就看了看,回头直接画出来?也不知道你画得对不对?”

    “我画的比他的更准确。”

    “哇!沈哥哥,你好厉害!”

    孟桃夸赞,沈誉撸撸她头发:“我可是天才。”

    “哟,能不能谦虚点啊?”

    “不能,太谦虚了配不上你。”

    孟桃侧目嗔视,沈誉笑着揽她入怀,指给她看那图上另一个圈里的“涧”字:

    “那个玉矿采完了,被封起来,目前应该还有人看守着,想进去有一定难度;而这条溪涧,就在矿区公路旁边,轻易可以靠近,我觉得田志远此行的目的地应该就是这里——有了这张图,我们没必要跟着他了,可以先他到达。”

    “反正都到这了,怎么着都行,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儿。哦,要是你事情忙,那你明天先回去工作吧,我自己可以的。”

    沈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