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别墅贵妇好爽 sao浪受的饥渴日常生活

2021-09-09 11:45:21情感专区
孟桃知道他指的是力气大,笑道:“我就一股牛力气而已,还不够格。” 吉普车在一栋四层楼前面停下,沈誉以前来过,熟门熟路带孟桃上楼,小董把钥匙给他了,徐大表姐住三楼

  孟桃知道他指的是力气大,笑道:“我就一股牛力气而已,还不够格。”

    吉普车在一栋四层楼前面停下,沈誉以前来过,熟门熟路带孟桃上楼,小董把钥匙给他了,徐大表姐住三楼,三室一厅约莫九十多平米,这在七十年代,可算是高规格了。

    沈誉将两条京城名烟放在茶几上,孟桃从挎包里掏出一包奶糖和一盒巧克力,沈誉看了看,点头,这些原是他从华侨商店买的,经过孟桃之手,大表姐吃着就算觉察出不凡,也只会当成是他带来。

    水龙头里有现成热水,沈誉和孟桃洗头冲澡,换上干净衣服,整个人清清爽爽舒舒服服,正合力做一顿可口饭菜吃,小董和小鲁先后回来了。

小鲁先汇报:田志远在火车站转了一圈,找人问路,走去了汽车站,排队买到一张去茅岭地区的车票,然后就在汽车站附近国营饭店吃了碗热汤米线,又再买几个杂粮窝头,就拎着他的布袋子,缩在汽车站角落里休息,他的上车时间是下午二点。

    孟桃看了看墙上挂钟,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

    茅岭地区,在沈誉画出来的那张图上标有,离边界线很近,玉矿就在那里,这说明田志远还真没有别的去处了,他唯一要前往的就是那个玉矿。

    小董说孟文蓝那边的情况:前天就开始安排人在车站守着,每趟火车进站,下车的旅客中年轻姑娘们都被他们盯着看,容貌出色的甚至被盘问,还被要求留下地址、工作单位,否则没那么容易走出站台。

    孟文蓝是昨天出现,拿着画像,才没有直接盘查,而是寻找与画像相符的人,但至今一个都没找到。

    为孟文蓝做的几个人,有穿制服的,有穿普通服装的,很明显彼此之间不了解,因为据小董找的一位常在车站走动的便衣说:他很疑惑,看不懂这些人在干什么,穿制服的应该是公干,可其中两个穿普通服装的,明明是地头蛇,疑似涉“暗”、涉“皇都督”(和谐),并与边境多宗妇女走失案有关,但他们狡诈无比,狐狸尾巴藏得深,暂时没抓到实据。

    这两拨人混在一起,难道是要搞什么特别任务不成?

    小董自然不会随便回答。


 

    沈誉听完之后,脸色黑沉像将要下雨的云层,浑身气温似乎突降至零下十几度,小董离得近,控制着不打冷战,但感觉身上寒毛全立了起来。

    孟桃去厨房把最后一道汤盛出来,招呼两位同志一起吃午饭,小董、小鲁婉拒,孟桃就送每人一个大红苹果,空间里保存的,小董、小鲁很高兴地接着,告辞出去了。

    孟桃看着沈誉说道:“看来那个孟文蓝,倒不是要我立刻死,而是打算把我交给地头蛇,卖到境外去。我听过别人闲聊,知道Y省境外有多么可怕……我想当面问问,我跟她们什么仇怨?让她们恨不得将我推进地狱?”

    沈誉一把搂住孟桃,紧紧抱着,好一会儿,才声音沙哑地安慰:“……等我打完电话,就带你去。”

    有金燕燕那样的母亲,孟文馨能给人下药并不奇怪,孟文蓝的恶毒程度更不可低估,所以沈誉在车站就已经预料到孟文蓝想要做什么,他没有说透,是不愿吓着孟桃,但是没想到,孟桃这么了解境外情况,经自家小媳妇儿亲口说出来,他顿感不寒而栗,仿佛心被摘了似的空落、痛苦。

    沈誉让孟桃先吃饭,他进书房打电话。

    孟桃也无心细嚼慢咽了,匆匆吃完就去厨房煮一些鹿肉和野猪肉,准备着路上吃,煮肉的当儿顺手把两人换下的衣裳都洗干净,晾在阳台上,等回程的时候再来收。

    沈誉打了个半个钟头电话才出来,也抓紧时间吃饭,孟桃给他倒了杯水,沈誉让她把东西收拾好都带着,一会出去见完孟文蓝,直接离开省城。

    他要自己开车抄近道,赶在田志远之前到达那个地方。

    孟桃点头,她也不想坐颠簸摇晃还慢慢腾腾的班车,能自己开车过去当然好,反正已经知道田志远的确切路线,就先过去守株待兔吧。

    沈誉吃完饭,孟桃也收拾停当,还换了身衣裳,就上车去会一会孟文蓝。

    吉普车在一家私家宅院门口停下,这院子从外面看着就不像是寻常人家,从院墙到门楼都装饰典雅带着贵气,院门敞开,能看到院里种满奇花异草,尤其是茶花、玫瑰开得特别美。

    沈誉说这是一位官员住的,级别还不低,跟孟绍安关系密切,孟文蓝是孟绍安的女儿,来到Y省,这位官员接待、照顾一下无可厚非,但如果他为了讨好孟绍安,毫无底线地顺由孟文蓝的意思,不阻止孟文蓝的胡作非为,甚至还利用职权帮着孟文蓝达到作恶目的,那就绝不可原谅。

    他的官途将到此为止,若再查出他在职位上,但凡有一点点问题,这个人就可以去死了。

    沈誉牵着孟桃走进院子,可能事先做的安排,主人都不在,院内空无一人,正厅里有年轻女子在打电话,声音骄矜肆意、自信张扬:

    “……今天不来明天肯定会来,我亲自坐镇,各路人马齐全,织成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她钻呢!

    她会后悔的,后悔出现在孟哲翰面前,以为找上长房长孙,就能进孟家的门成为京城贵女?做梦!

    嗯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没有不习惯,在王叔这儿住得好吃得好,王叔帮了大忙,没有王叔,我一下子也找不到那些涩会上的人……回头让爸爸好好感谢王叔!”

    沈誉和孟桃走进去,电话刚好挂断,坐在沙发上的年轻女子转过头,目光倒是准确盯在孟桃脸上,立刻站起身,吃惊地指着孟桃:“你你你……”

    转眼又看到沈誉,更震惊得变了脸色。

    Y省气候热,沈誉和孟桃都穿着夏天的衣裳,简单的白衬衫黑长裤,以沈誉的身材楞是穿出了明星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