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男票污污过程记录(强行破膜h)全文阅读

2021-09-09 11:44:30情感专区
孟桃是一袭粉紫色雪纺连衣裙,这裙子沈誉不知从哪儿买到,总之目前国内肯定做不出来的,无论是款式还是面料,放在几十年后依然属于高端服饰。 孟桃在内地还不敢穿的,但Y省不一

   孟桃是一袭粉紫色雪纺连衣裙,这裙子沈誉不知从哪儿买到,总之目前国内肯定做不出来的,无论是款式还是面料,放在几十年后依然属于高端服饰。

    孟桃在内地还不敢穿的,但Y省不一样,有很多少数民族,人家就大大方方穿着民族风的裙子上街,各种颜色的筒裙、百褶裙,衣服上还绣着花儿,所以孟桃觉得她也可以穿一穿连衣裙,还在手腕上戴了个镶钻女式手表,进口货,聘礼之一。

    这身装扮刚走出来时,连沈誉都呆住,他一直知道媳妇儿的美,但是穿上了这身裙子感觉她会飞,赶紧抓住,生怕她扔下自己真飞走了。

    此时孟桃站在孟文蓝面前,孟文蓝纵然有心理准备,因为孟哲翰亲奶奶的照片就很美,但亲眼见到这样美貌又仙气飘飘的孟桃,孟文蓝还是被镇住了,你你你半天,也没个下文。

 孟桃说道:“我是孟桃花,关秀芝的女儿。当年金燕燕用卑劣手段抢走关秀芝的男人,今天你孟文蓝布个‘天罗地网’搜寻我、是要置我于死地吗?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都说出来,我跟你当面了结!”

    孟文蓝自认是“权贵女”,向来张扬跋扈,可不习惯别人以强硬姿态直视她的眼睛说话,尤其还是她看不起的孟桃花。

    她抬起下巴,一脸傲慢,却先看了看沈誉:“他为什么在这儿?你们什么关系?”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既然是你我之间的事,不相关的人就不能在旁边。”

    沈誉说道:“我和孟桃花已订婚,是未婚夫妻,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孟文蓝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你怎么会要一个乡下女人?文馨那么努力,全是为了你!奶奶说孟徐两家联姻,就是指的你们两个……文馨爱你爱到痴狂,你不准辜负她!”

    沈誉目光冰寒,像看个疯子一样看着她。

    孟文蓝被刺激狠了,两步蹿到孟桃面前:“是你对不对?自以为有两分姿色,仗着孟哲翰可怜你、多看顾你两眼,就想冒充孟家女掺合孟徐联姻?我告诉你,别发白日梦,没那么美的事!

    当年老贱人关秀芝勾引了我爸爸,才生下你这个小贱人!孟家世家名门,根本不会承认你这个乡野村姑,你就是个低贱的私生女,你有什么资格姓孟?!”

    孟文蓝越骂越上头,手指直戳孟桃鼻尖。

    沈誉恨不能直接扇飞这疯女人,但他知道媳妇儿更想动手,就让媳妇儿解解气吧,不然憋坏了可不行。

    孟桃偏了偏头,抓住孟文蓝的手指,像掰菜苔一样直接往外掰,一根一根掰,只听见咔咔咔声脆响,孟文蓝痛到怀疑人生,哭爹喊娘尖叫惨呼,孟桃再狠扇她一巴掌,本想正反来两巴掌的,孟文蓝体重有点轻了,一巴掌过去直接滴溜溜转圈转走了,最后倒在茶几个,把茶盏茶壶全撞翻,人也摔得七晕八素,短暂晕了一下,疼痛让她清醒过来,哇哇哭着大骂:“贱人!我让你死葬身之地!”

    孟桃提着裙裾上去,小牛皮鞋猛踹,她这时候有点嫌弃自己的臭美了,穿什么长裙,踹个人都不方便。

    孟文蓝被踹得磕到坚硬的红木桌子角上,咳了咳几声,张嘴吐出两口血水,里面还带着几颗碎牙。

    沈誉揽回孟桃:“别把裙子弄脏了,我还没看够。”

    孟桃:“……”


 

    好吧,穿漂亮裙子当然是给自家男人欣赏的,没毛病。

    沈誉替孟桃整理一下裙裾,他仙气飘飘的媳妇儿揍起人来就接地气了,挺好,以后要多买几条这种裙子,防备不小心弄脏。像现在,要是沾上孟文蓝那恶心东西的血沫,肯定不能要了。

    孟桃指着孟文蓝说道:“你要是只对我看不顺眼,想整我,我给你机会,定个规则咱们公平对决。但你敢骂我妈妈,你就真是找死,我能比你更野蛮!

    我妈妈已离世二十年,她招你惹你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到地下去,跟她当面对质?我姓孟,关你屁事啊?倒是你,可以回去问问老贱人金燕燕,你们姐妹俩有没有资格姓孟?”

    越说越恨,忍不住上前又是几脚。

    孟文蓝生在孟家,做为权势豪门,孟家对子孙后代的教养有严格的一面,比如在体能、意志力上的锻炼很重视,不管从不从军,到一定年龄都会被军事化训练,所以孟文蓝也是有一定的武力值的。

    但是遇到了怪力孟桃,她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单方面被虐,痛苦、绝望、恐怖、恨意交缠,哭得嗓子都哑了。

    听到孟桃提起金燕燕,孟文蓝顿了一下,想到自己依然是孟绍安的女儿,孟绍安的朋友王叔肯定是偏向并庇护自己的。

    说起来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里竟然没人,而这两天紧跟着自己的几个走狗也没了影子,害得自己无端被打……现在暂时管不了太多,只要先稳住他们两个,等一会王叔或王家人就会回来了,孟桃花这个私闯民宅打人的凶手往哪里跑?

    就算有沈誉护着,也不好使,毕竟王叔才是Y省的大官儿,掌握着本地权势!

    孟绍安想认亲生女又如何?只要孟桃花一天没到达孟绍安面前,自己趁早实施计划,还怕解决不了?

    孟文蓝心思转动着,一面艰难地趴到茶几上,撑住身子,怒视孟桃:“如果没有你,我父母恩爱、父慈子孝,全家和乐幸福,这辈子圆圆满满;可是你这个私生女偏偏出现了……”

    孟桃听到私生女三个字,又要去揍她,沈誉不知从哪儿弄到一根小儿手腕粗的木棍递过来,孟桃接住,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朝孟文蓝猛敲三下。

    孟文蓝痛得惨叫,眼前金星乱蹦,脑袋嗡嗡嗡响,断片了一会,又顽强地抬起头,咬牙切齿继续道:

    “明明是关秀芝插足我父母之间,你却妖言惑众颠倒是非,骗取我大哥的怜悯……大哥从前是那么地宠爱我和妹妹,现在他只想弥补你、照顾你、为你出头,他看都不看我们了!

    我父亲也感到亏欠你,想要把你认祖归宗,这是对我母亲的侮辱!二十多年夫妻感情因你而破损,我和妹妹也得不到完整纯粹的父爱了,我们母女如今过的什么日子,失落痛苦成什么样?你是体会不到的……你说,关秀芝她有没有招惹到我?该不该被骂?”

    孟桃冷笑:“你们母女这么不要脸,我佩服,就当看个热闹。我知道你已经了解事实真相,你和你妹妹根本不是孟绍安的孩子,你们有亲生父亲,当年和老贱人金燕燕是一对未婚夫妻,所以,你和你妹妹姓邓,不姓孟。”

    “我们才不姓邓,是你姓邓!你才是关秀芝老贱人跟那个姓邓的男人搞破鞋生的……”孟文蓝理直气壮。

    孟桃大怒,这样的泼皮滚刀肉她还是第一次见,还说是什么名门教育出来,简直了!

    提着裙裾上去就是一记窝心脚,孟文蓝直接仰翻,骨折引起的巨痛令她嗷嗷惨叫,哭着大骂:

    “孟桃花!你这个疯女人!我要把你抽筋剥皮、我要把你送去金寨,让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