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站着舔蜜豆|把男朋友撩的难受后会怎么样

2021-09-09 11:43:46情感专区
沈誉一棍子砸下去,叫骂声嘎然而止,孟文蓝躺那里一动不动了。 孟桃问:“死了?” “没那么容易死,咱们赶时间先走吧,田志远坐的班车应该启程了…&hellip

   沈誉一棍子砸下去,叫骂声嘎然而止,孟文蓝躺那里一动不动了。

 孟桃问:“死了?”

    “没那么容易死,咱们赶时间先走吧,田志远坐的班车应该启程了……会有人来料理她的,到时她将作为偷渡者非法越境,到达金寨,她所描述的那种日子,在等着她。”

    沈誉说完,牵起孟桃的手离开。

    孟桃觉得这很公平,孟文蓝本就是要将她捉住,卖到境外的“金寨”去,现在沈誉只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而已。

    吉普车疾驶在乡间公路上,沈誉知道孟桃不会晕车,也尽力想把车子控制稳当些,但路况实在不好,车身颠簸弹跳得厉害,孟桃让他安心开车,注意安全就行,无论怎么颠簸她都受得住,一点事没有。

    确实,在空间里混这么久,现在孟桃平衡力可好了,轻微恐高症早就不治而愈,要是这年代有蹦极、悬崖玻璃栈道,她还乐意去试试呢。

    就是有点担心车子,怕它半路抛锚,那可愁人了,这不是崇山峻岭就是深谷密林,有时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山林里还会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叫声,挺吓人的。

    这样的路况,沈誉得专注开车,就不能一手握着媳妇儿的手了,不过他没忘记安慰媳妇儿,难得他这样的人还会讲笑话故事,虽然都是冷笑话,孟桃却笑得很开心,沈誉听着她甜脆的笑声,自己也忍不住笑,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笑点就是这么低。

    很庆幸车子够结实,没给他们半路抛锚,夜晚八点钟,他们到了一个县城,叫金花县,小董小鲁给沈誉弄了个证件,凭这个,两人直接到县招待所去开房住宿,要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

    金花县也属于茅岭地区,再往前走八十公里,是另一个县,那就是田志远的目的地。

    按照班车车程,现在田志远也到了茅岭地区市,但他得在市里住一晚,明天再搭班车下县里,也要经过金花县,那时沈誉和孟桃早先到地方了。

    这是沈誉抄了近路,赶在了田志远前头。

    在招待所停好车,开了两间单人房,县招待所有食堂,通常接待客人到晚上九点,沈誉和孟桃在路上吃了些肉和新鲜瓜果,并不饿,但热心的女服务员一个劲地提醒他们,要赶紧去吃饭,不然一会食堂关门,夜里饿了可没地方弄吃的。

    两人谢过那位服务员,就去食堂买了两碗肉汤米线,热热乎乎吃下去,别说,味道极好,吃完了很舒服。

    走出食堂,沈誉说:“我们回房间吧,洗个澡好好休息,明天到了那地方,要下车走一段路,都是野岭峡谷溪涧,你不能穿裙子了,得换套长衣长裤。”

    “我知道。”孟桃一边回答,一边瞄看跟自己错肩走过的两位民族姑娘,她们穿着合身的绣花衣裳和筒裙,衬得身材婀娜多姿,乌黑油亮的发髻上还插戴了鲜花,风情无限又漂亮迷人。

    沈誉跟着媳妇儿的目光看过去,说道:“喜欢吗?那我们去供销社看看,应该有民族服装卖,给你买一套,正好明天穿。”

    “不是说明天要去野岭溪涧?我穿这个,怕不好走路。”

    “人家本地姑娘天天这样穿,还能挑担劳动,你就走个路,没问题的!”


 

    孟桃:“……”

    老大,刚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都叫我不要穿裙子了,要找长衣长裤穿!

    一眨眼又变卦,肯定是被那两个姑娘的曼妙身材迷住了,也想让自己穿筒裙给他看!

    哼哼!

    孟桃鼓腮帮,沈誉伸手戳一下,噗地破功了,两个人都笑起来,沈誉拉着她去门卫那里问路,得知供销社并不远,往左顺街道走二十多米就是,现在还没关门。

    两人立刻快步过去,里面两个售货员已经在打扫卫生准备关门下班了,说明来意,女售货员很热情地带他们到服装柜台,帮着孟桃挑选、穿戴民族裙装,并教她挽简单的发髻,孟桃的头发还不够长,但还是可以挽起来的,这个她自己也会点。

    试穿了筒裙出来,沈誉看着变了模样的媳妇儿,表情倒是没显出什么,那眼神儿却泄露了他的内心。

    孟桃瞪了他一眼,暗骂色狼。

    不过自己瞧着镜子里柔曼多姿的俏丽少女,也喜欢得紧。

    试了两套,一套花色鲜亮,一套清雅素净,都非常漂亮,孟桃想着买那套清雅素净的就好了,沈誉却让女售货员都包起来:

    “我们都要,谢谢!”

    孟桃也就由他,本还想买一套男装给沈誉穿的,没理由她变身了,沈誉却不变,但柜台里没有适合他的。

    女售货员笑着说这位同志长得太高,得定制才行,最后只好作罢了。

    回到招待所,孟桃和沈誉要去水房洗澡,目前的县级招待所条件还很艰苦,房间陈旧,墙壁发黄脱块,没有什么装修,也没有单独卫生间,好在服务态度不错,床铺被套看着还算干净。

    不过孟桃还是从空间取出自己的床单被套垫着用,沈誉一套她一套,用完收好,回去在大河里漂洗干净,很方便。

    铁桶、脸盆、毛巾、拖鞋等,空间着都备着有,沈誉的她的,直接拿出来用,沈誉猜测自己媳妇儿是拥有一个乾坤袋之类的宝贝,所以不管她拿出什么东西,他都不奇怪,他就跟着沾光就好。

    洗漱完毕,沈誉到孟桃房间里转了一圈,告诉孟桃他在隔壁能听到所有动静,让她安安心心睡觉。

    等沈誉回房去了,孟桃关好门躺上床,却没有睡着,而是进入了云海空间。

    火车上三天两夜,没有机会进空间,大白菜、番茄辣椒、黄瓜、南瓜、苦瓜又该采摘了;

    菊花长势太好,层层叠叠的,却是往下垂挂,大概花枝繁密,太重的缘故;两株美艳桃花估计是成妖了,盛开的花瓣落了又有新的花苞冒出来,楞是不长叶子,更不结果,只能赏花没果子吃,能奈她何?

    架子上有七八个葫芦变成金色了,不剪吧,新的小葫芦长不出来,剪吧,还得费劲把它们一一挂到峭壁上,目前实在没空,暂且就由着它们挂藤上吧。

    松针露水又快要满盆了,要抽个时间舀上来存留。

    有一个小惊喜,种进石缝里的几株刺莓,蓬蓬勃勃抽条发枝,长成好大几簇,果实也成熟了,一颗颗拇指头那么大,红艳艳晶莹剔透,令人垂涎欲滴,看着就甜,小明明有口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