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玩老妇女全文阅读

2021-09-09 10:51:01情感专区
宋雨涵直到车子开走,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只是一眼,她清楚看到梅蕾的腹部血涌出来。 看着地上滴滴答答的血迹,她心跳的飞快。 到底是怎么

   宋雨涵直到车子开走,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只是一眼,她清楚看到梅蕾的腹部血涌出来。

    看着地上滴滴答答的血迹,她心跳的飞快。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不久,林天禄和吕同走来,他们各自上车离开。

    宋雨涵看了他们淡定的样子,觉得奇怪,很快她也上车,刘琪发动车子离开。

    宋雨涵给吕同打过去一个电话,“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杀。”吕同嘲讽的声音传来。

    “自杀?怎么可能?”梅蕾那个性子的人还能自杀?

    关于这话,宋雨涵是一万个不相信。

    “真的是自杀,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好像严星文说了什么,气氛不是太好,梅蕾疯了一样的竟然自己腹部开枪.......”

    宋雨涵的脑子嗡嗡的响个不停。

    她不知道梅蕾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件事情明显奇怪。

    按理说,这事情和他们没有多少关系,但,总觉得这事情发生在剧组,这事情不太好办。

    果然,宋雨涵和刘琪刚回家不久,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后来,他们一起去了警局说明情况,很巧的很,竟然又是那个警察接待他们。

    宋雨涵全程很是的淡定,没有多余一个表情,刘琪心底诧异,看到宋雨涵的样子,也把对方当成了陌生人。

    他们只是走了一个过程,没有停留多长时间,等到要离开的时候,那个警察突然叫住了她们,是签字不正规,需要重新签字。

    听到这话,宋雨涵这才想起,她签名都习惯了,为此,觉得这话也正常。

    重新签名后,宋雨涵和刘琪离开。

    等他么开车离开的时候时,发现前面竟然发生了交通事故。

    在等待的事情,宋雨涵看了一眼前方出事的车子,突然觉得那辆车子和自己的车子有些相似。

    她心里咯噔一下。

    有人故意针对自己,却因为再次签名,躲过了这次的危急。

    想到这个,立刻让刘琪调头从别处离开。

    违规行驶,哪怕扣分,也比丢了性命来的好。

    回到别墅,宋雨涵让刘琪离开,她自己呆在别墅内。

    天都黑了,她连灯也没有开。

    针对自己的太多事情到来,宋雨涵总觉得有人围绕着自己似乎在做什么,甚至几次想要杀了自己,似乎一直有人在背后保护自己。

    想都这个,宋雨涵再次想到了车翰逸。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又在忙什么。

    一个人在黑夜中,周围的一切都漆黑一片,没有定点声音,这样的安静,让宋雨涵觉得可怕。

    突然,外面传来动静,宋雨涵立刻出于紧绷的状态。

    她在知道有人针对自己,才会让刘琪离开,担心她被自己连累。

    这一刻,宋雨涵是害怕的,确又努力稳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J点声音。


 

    一直在暗处的角落中,宋雨涵早已经适应了黑暗,看到有个黑影从窗子跳进来,她努力屏住呼吸。

    在那人转身,趁着外面的隐约的月光,她在看到那人竟然是韩腾浩,心跳漏了一拍。

    难道一直要对自己下手的人是韩腾浩?

    如果只是韩腾浩一个人,她也许有能力逃脱,但如果他的背后是整个雇佣军,那......

    心底冷笑。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也许自己这次真的难逃了。

    正想着,韩腾浩也看到了她所在的地方,冲着自己走来,她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不想,她面的被不是冰冷的凶器,突然把拉着手,“快走,这里危险。”

    原本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宋雨涵,在这一刻似乎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你怎了来了。”

    “别说话,快点离开这里。”

    韩腾浩的身手不错,宋雨涵的也不差,两个人借助外面的绳子,顺利离开。

    在他们刚离开别墅,宋雨涵回头看一眼,突然,宋雨涵被韩腾浩扑倒在地上。

    紧跟着身后砰的一声。

    刚才完好的别墅被炸了。

    一看那个情景,如果她稍微晚离开一步,很有可能和身后的房子一样,变成了废墟。

    韩腾浩也在心底清醒,他没有给自己想太多的时间,立刻带着宋雨涵离开。

    上了停在不远处的车子,飞快开车离开。

    宋雨涵整个人的状态不是很好,韩腾浩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得到消息,又为何会告诉自己,总之能看到身边还活着女人,在心底庆幸,她还活着。

    韩腾浩带着女人来到自己在龙城的落脚点。

    他在龙城选了一个高档小区,作为自己的落脚点。

    为的就是人多,让他能接地气一点。

    不想,刚装修完,他刚住进来的第二天,就迎来了这个女人。

    他下车后,一直拖着女人来到这个新家。

    两个人都很是狼狈,又看到女人的状态不好,知道女人是吓到了。

    他推着女人来到浴室门口,“进去洗洗。”

    把女人推进去,关上门,过了不久,听到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又听到女人压抑的哭声。

    韩腾浩靠墙身子缓缓滑到地上。

    是不是在原来无数个夜晚,这个女人都是这样哭的。

    想到这个,顿时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了。

    是自己妻子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看到她有别人护着了,自己又贴上来,怪不得女人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医院。

    陈丽珍在医院里大闹一通,没有人搭理。

    等她闹累了,又蒙着被子哭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拉着别人去死,没有死成,反而断了自己的腿。

    她从醒过来后一直闹腾。

    可惜,除了医生,护士,再也没有别人。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毛健竟然看自己一眼都不曾。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住院费都是毛健亲自送来,唯独不来看她。

    向来高傲的自己从来不敢信心,她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曾经的她觉得自己是那么高高在上,如果不是有她的存在,毛健不会有今天,如果不是她的家族在背后把光芒,毛健会变成律师。

    想到这个,她觉得毛健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她的今天都是毛健造成的,不,还有那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