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生寝室的娇喘声(衣柜play)全文阅读

2021-09-09 10:48:21情感专区
“是呀,说是被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缠上来,闹到韩老跟前,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那宠着他的韩老竟然逼着他结婚。” “是宋雨涵?” &ldquo

“是呀,说是被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缠上来,闹到韩老跟前,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那宠着他的韩老竟然逼着他结婚。”

    “是宋雨涵?”

    “嗯。”

    小黄导想了一下,“离婚岂不是好事,为什么还变成这样?”刚说完,看了一眼再次问酒保要酒的韩腾浩。

    “我也这么觉得。”邵国政回忆起过往,他也很是纠结,“他离婚的时候闹的不愉快,是车翰逸带着人闹离婚,足足带走了韩氏集团一亿。”

    “一亿?”小黄导气的翻白眼。

    那个女人带走了一亿,怎么不去死。

    “说来也奇怪了,按照我认识的宋雨涵,她就算是带着这一亿,也应该不会离开,但她就真的离开了,更奇怪的是,她竟然将刚到手的一亿竟然做了慈善。”

    “哦——”小黄导不能淡定了。

    还有这事?

    原本对男人心中的鄙夷,此刻多了一丝丝的好感。

    “我听说,当初是宋雨涵闹到酒吧,把离婚书谁给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打在一起,宋雨涵当初受伤很是严重,半边身子都被碎玻璃扎遍了,后来,我专门查过,宋雨涵的身上就算是全好了,她身上也会留下很多疤痕。”

    小黄导沉默了。

    事情的真相到底为何,他们不知道,他们了解韩腾浩,被逼着结婚,心里不舒服,绝对不会善待这被迫娶进门的女人。

    按理说,韩腾浩不是看中一亿的人,但为何在离婚后,整个人都变了。

    看向已经醉了趴在吧台的男人,他们不想说什么,两个人一起努力把醉了的韩腾浩带走。

    送韩腾浩在龙城圣水山庄的家。

    刚进门,小黄导突然接到了许久不曾联系黄家打过来的电话。

    邵国政看了一眼,多少知道小黄导最近发生的事情,开口,“你接电话。”说着,他扶着韩腾浩进了卧室。

    等到他再出来时,不知道电话中说了什么,看到小黄导的脸色不好。

    “怎么了?”

    小黄导冷笑,“那些人简直是疯了。”

    “到底怎么回事?”小黄导当初是被人抛弃的私生子,后来黄家找回去,再后来,出国后再次回到就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小黄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黄家的人赶出来,现在他口中的那些人,定然似乎黄家的那些人。

    “前短时间,网上爆出对宋雨涵不利的新闻,韩腾浩带着我去处理,当时我和宋雨涵的助理刘琪......”

    邵国政明白了一个大概。

    原来是因为这个。

    看向小黄导,着实觉得有些可怜。


 

    就这样被利用,相信人都受不了。

    可想到小黄导此刻的狼狈,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可能他真的要被埋没一辈子。

    想了一下,“你先回去看看。”

    “我不。”那根本不是他的家,为什么要回去。

    当初如同狗一样的被赶出来,他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

    “你对那个家还有感情?”邵国政问道。

    “不会。”

    “那不就得了,既然他们看不起你,你为什么要看得起他们。”

    “你什么意思?”小黄导挑眉。

    “他们要你回去干什么,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如果他们不是遇到了问题,他们会看到这样的你。”说着稍微停顿,在有人反映过来之后,再次开口,“他们看不起你,你也看不起他们,这不是正好,你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等到你高高在上,把他们如同蝼蚁一样的踩在脚底,到时候......”

    邵国政看到有人明白过来,他也不多说。

    很快,小黄导离开。

    邵国政却没有轻松,想到韩腾浩的样子,想到他离开的去处,他心底一沉。

    他没有离开,干脆到旁边上网,等待着某人醒来。

    结果,有人直接睡到天亮才醒来。

    邵国政查了一个晚上,没有具体的小题,但是一些旁门左道的事情,还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不可思议,但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等韩腾浩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他直接扭头看过去,“你去宋佳宁的病房,都说了什么?”他非常肯定,宋雨涵的突然想来,定然和这个有关。

    ......

    宋雨涵想了很多事情,没有发现自己到底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没有想到原有,但她认可李艳洁说的话。

    断了和宋佳宁的所有联系,就连医院,她也不去看了。

    趁着没有戏可以拍的时候,她一直在家。

    每天都会简单的吃一点,控制饮食,每天都会拿出大把的时间锻炼身体。

    刘琪很少出现,除了必要刘琪不会来到跟前。

    这就是为了不暴露宋雨涵的行踪。

    几天后,宋雨涵突然接到了严星文的电话。

    电话中,严星文给人的感觉变了,只是声音,宋雨涵能听的出来。

    “最近在忙什么?”

    “没什么?”

    宋雨涵还记得吕同说过的话,梅蕾会自杀,因为和严星文似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又因为梅蕾给自己送有毒的早餐,后来还查到的雇佣军的人,这一切都说明,就算是严星文不认识雇佣军的人,应该也有些接触。

    “宋佳宁是你的干妈?”

“是。”

    宋雨涵不会否认过去的自己,哪怕有那么多人想要针对自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事情她不会退缩。

    “你们关系怎样?”

    “挺好的。”

    “挺好还能一年多不见面。”

    这话瞬间让宋雨涵心底的警惕,盯着手机,她想要知道此刻严星文是什么表情说这话。

    “怎么,无话可说?”

    宋雨涵气的差点吐血,“和你有关?”

    “就是这个态度,记住了。”

    “你什么意思?”宋雨涵蒙圈了,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到处找你,记住了,刚才说话的态度。”

    “你什么意思?”宋雨涵问道,总觉得眼行为似乎知道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你记住了,宋佳宁当年资助你们四个上学,可你们没有多少接触,后来毕业后,你们一个一个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婚后,你们更是没有联系,直到后来宋佳宁出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