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我想吃你身上的草莓)全目录阅读

2021-09-08 11:50:16情感专区
自己这个丈母娘嘴不好,还很爱惹是生非的,在外面恐怕没少了得罪人。 被人记恨了,想要害她,周天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害张淑云,是单纯的想报复张淑云,

 自己这个丈母娘嘴不好,还很爱惹是生非的,在外面恐怕没少了得罪人。

        被人记恨了,想要害她,周天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害张淑云,是单纯的想报复张淑云,还是冲他周天来的,这些都一无所知,周天还是要把这事弄清楚的。

        想了想,周天问李若诗道:“若诗,妈犯病之前,都接触过什么人?或者得罪了什么人?”

        李若诗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姐夫,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妈这两天是得罪人了,是人男的。”

        “哦?这男人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周天连忙问李若诗。

        李若诗拿出了手机,找出了一张照片,给周天看。

        周天看了看,照片上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长的挺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就是这个人么?”

        周天问李若诗。

        “是的,这个人最近一直在追求妈,想跟妈谈恋爱。妈当然看不上这种又穷又丑的老男人啊,所以就拒绝了,还把他给骂了。”

        “可是这老男人不甘心,三天两头的来骚扰,前天还把家里的门给砸个大坑。”

        “昨天妈还把这男人的脸给挠坏了,这男人是生气离开的。”

        李若诗向周天介绍道。

        周天闻言,觉得应该就是这个老男人搞的鬼了。

        照这么看来,这个老男人应该只是冲张淑云来的,并不是冲他来的。

        想到此,周天把李若诗的手机拿给梅姨看,说道:“梅姨,你看看这个男人,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梅姨看了看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对周天道:“这男的长相就很凶很邪啊,应该是修炼邪术之人。”

        “嗯,那应该就是他干的了。”

        周天点了点头。

        “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这个人嫌疑最大。好了,我先帮你丈母娘驱鬼吧,让她先恢复神智,至于那个男的,你们一定要去找他。如果真是他干的,他应该还会把你丈母娘给弄成这样的。”

        梅姨对周天说道。

        “好吧梅姨,有劳你了。”

        周天客套道。

        “周先生太客气了,跟我不必客气的。”

        梅姨说完,开始为张淑云驱鬼。

        鬼上身,这种事梅姨见得多了,俗称招没脸的了,人要是被鬼上了身,很伤身体的。

        梅姨驱鬼还是很有一套的,只见她弄了些符咒,给张淑云的身上贴了不少,然后开始念咒语。

        周天和李若诗都看呆了,这可比鬼片真实多了,是亲眼所见的。

        折腾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梅姨停了下来。

        再看张淑云,已经彻底没精神了,出了一身的透汗,然后摔倒在地。

        “妈。”

        李若诗急得不轻,赶紧过去扶起了张淑云。

        “若诗,我这是在哪里?”

        张淑云疑惑的左看右看,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妈,你中邪撞鬼了,是我和姐夫来这里请梅姨帮忙,把你身上的鬼给驱走了。”

        李若诗说道。

        张淑云吓得脸都白了,看了看周天,又看了看梅姨,她说道:“周天,真是这样吗?我撞鬼了?”

        “是啊,所以你之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

        周天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我从来没招过没脸的。”


 

        张淑云感觉很不可思议,也后怕极了。

        “是有人想害你,最近是不是有个男人总来纠缠你?”

        周天问张淑云。

        张淑云一听,顿时气得冒烟了。

        “玛德!孙井东这个老混蛋,难道是他在害我吗?”

        张淑云气愤的骂道。

        “你刚才给我看的照片,那个人就是孙井东么?”

        周天这时问李若诗。

        “对,就是他。”

        李若诗回答道。

        “周天啊,这可怎么办?孙井东说过的,要让我以后都不会好过,他要弄死我呢。”

        张淑云还是挺害怕的,连忙问周天。

        周天是不愿意管她这些破事的,可没办法,她要是出点什么事情,若雪一定会伤心的。

        所以周天只能帮忙了,他想了想,对张淑云道:“那个孙井东住在哪里,你知道不?”

        “知道啊,那老男人是屯子的,可他么能装了,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挺有钱的,闹了半天全是装的,穷的叮当响。”

        张淑云很愤怒的道。

        周天听了冷冷一笑,心想张淑云一定是想挂个有钱人,结果还看走眼了,被这个孙井东给骗了。

        发现孙井东是穷装,张淑云后悔了,想脱身却脱不开了。

        “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就好,走吧,我带你去找他。”

        周天对张淑云道。

        “女婿,孙井东要是会这种邪术,那咱们去恐怕也不行啊,能弄过他吗?”

        张淑云担忧的问周天。

        周天也挺头疼的,如果孙井东是个普通人,那么怎么收拾他都行。

        可偏偏这家伙很有可能会邪术,这种人,还是很难斗的。

        正在周天想这些的时候,梅姨主动说道:“周先生,要不我跟你们走一趟吧,万一孙井东想用邪术害你们,我也能帮忙。”

        周天听了心中挺高兴,有梅姨跟着一起去,那就保险多了啊。

        孙井东就算再邪,应该也不是梅姨的对手吧。

        只要让孙井东使不出邪术来,那么这孙井东在周天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

        “多谢梅姨了。”

        周天说道。

        “呵呵,周先生你不用跟我客气的,我儿子欠你天大的人情,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梅姨呵呵一笑,然后立马跟着周天出门了。

        周天开车带着梅姨,还有张淑云和李若诗,离开了梅姨家的这个小村子。

        按着张淑云说的那个村子名,周天开了导航,直奔那里。

        也不知道孙井东在家没有,周天让张淑云给孙井东打了个电话,问问这家伙在不在家。

        打完了电话后,张淑云咬牙切齿的说道:“哼,这混蛋在家呢!女婿,到了那里不用跟他客气,先狠狠揍他一顿再说,打残废他!”

        周天听了很是无语,他只想帮着张淑云把问题解决了,可没想去打残废这个打死那个的。

        不过周天也懒得理会张淑云,一路上也没有说话,开车到了孙井东所在的那个小村子。

        张淑云只知道孙井东在这个村子里住,但从来没有来过孙井东的家。

        周天打听了一下,有村民告诉了周天,孙井东家住在哪里。

        周天开车到了孙井东家门口,看了一下,孙井东家还是挺不错的,在这个村子里来说,算得上有钱的了,房子修的挺漂亮。

        但张淑云现在眼光多高啊,这样住在农村的,她才看不上。

        “女婿,刚才孙井东说他在家呢,他家就他一个人,老光棍一个。”

        张淑云对周天说道。

        “行,下车吧,进去看看。”

        周天说完,下了车,走进了院子。

        张淑云憋了一肚子气呢,现在有周天给她撑腰,她只想打死孙井东。

        李若诗心里却挺害怕,一想到孙井东能让张淑云鬼上身,她就感觉到恐惧,这种人太可怕了。

        “姐夫,梅姨能不能压得住孙井东啊?”

        李若诗不放心,小声的问周天。

        “应该没问题,你别说话了,在一边看热闹就是。”

        周天低声对李若诗道。

        李若诗点点头,很听话的跟在周天的身边。

        周天刚走到房子近前,这时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

        正是照片上的那个男的,孙井东。

        孙井东好像没少喝酒,脸红扑扑的,瞪着一双凶恶的大眼睛,打量着周天。

        往周天身后一看,李若诗站在那,孙井东眼中现出了一团猥琐的光芒,他早就看中李若诗了。

        “若诗,你也跟着来了啊,是不是想孙叔叔了?”

        孙井东呵呵一阵大笑,就往李若诗这边走来。

  孙井东一边往李若诗这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天。

        他想看看周天是个什么反应。

        周天当然很生气啊,虽然李若诗以前对他很不好,但后来已经跟他关系缓和了,而且再怎么说,李若诗也是周天的妻妹,怎么也不能让她受欺负。

        “孙井东你个老家伙,为什么把我妈弄成这样?”

        李若诗气愤的瞪着孙井东,恨不得跟孙井东拼命。

        孙井东却是不在乎,呵呵一笑,已经来到了周天的近前。

        他没有把周天放在心上,而是直接想绕过周天,去跟李若诗说话。

        李若诗见孙井东不怀好意的走过来,她挺害怕的,这时躲在周天的身后很是紧张。

        周天岂能让孙井东过去?见这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还这么不正经,周天还是很火大的。

        “孙井东是吧,你想找死么?”

        周天伸手拦住了孙井东,冷声问道。

        孙井东预料到了,周天一定会拦着他的,他刚才的举动也是想激怒周天。

        见周天伸手拦他了,他一瞪眼说道:“小子,你跟若诗是什么关系?”

        “你也配知道?”

        周天道。

        “我靠,方圆几百里,还没人敢跟我孙井东这么说话呢!年轻人,我劝你别气盛,在我孙井东的面前气盛,是没有好结果的。”

        孙井东阴森森的对周天说道,说这话时,他的脸上现出了一团黑气,看着还是很骇人的。

        周天见状,也是吃了一惊,因为此时的孙井东,样子确实是很吓人。

        这个人身上有一股子邪气,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浑身冷嗖嗖的。

        周天基本可以确定了,张淑云被鬼上身,应该就是孙井东弄的,这个人确实是会邪术。

        “怎么不说话了?哼哼,看看你们这几个人,老弱病残的,难道真想没命吗?我劝你们还是滚蛋吧,把淑云和若诗留下来,你们两个滚吧。”

        孙井东这时指了指周天和梅姨,说话很是难听。

        梅姨一听就气炸了,她可是有身份的人,由于她的实力挺强的,所以一直很受人追捧。

        当然她也看出来了,孙井东确实不是普通人,此人的道行还是挺高的,不是等闲之辈。

        “孙井东,仗着会点邪门歪道,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梅姨不服气,这时走了过来,跟孙井东面对面的站着。

        孙井东也早就看出来了,梅姨是跟他一个门路的,都是吃阴阳饭的。

        “呵呵,原来是同行啊。我说这位大姐,你好好的赚你的钱,干嘛来跟我过不去呢?这不合规矩吧。”

        孙井东呵呵一阵阴笑,用威胁的语气对梅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