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太粗)全章节阅读

2021-09-08 11:42:22情感专区
张淑云啊张淑云,你也太能作了,怎么招惹上了这种人! 周天还是很火大的,要不是这个丈母娘瞎得瑟,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但现在恨也无用,得想办法解决才行。

  张淑云啊张淑云,你也太能作了,怎么招惹上了这种人!

        周天还是很火大的,要不是这个丈母娘瞎得瑟,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但现在恨也无用,得想办法解决才行。

        “梅姨,以你的实力,能不能驱除身上的鬼?”

        周天问梅姨。

        “很难啊,我已经被治得没力气了,根本就驱不动……”

        梅姨无奈的说道。

   似沈羲和这样的女子,她嫁给任何一个寻常男子,都会顺逐一生。

        不在乎夫君心意,而她主母的威严也不需要夫君给,她能靠自己树立。

        夫君知礼守矩自然是相安无事;夫君若是不懂规矩,非要给她难堪,她有的是法子让自己成为寡妇,当家做主。

        这个前提必须是无情,只是寻常夫妻相敬如宾。像萧华雍所求,便是她的心她的情。

        “王爷,雍一生从未有攻而不克。”萧华雍也坦诚道,“王爷请放心,雍对呦呦绝非男人的征服欲,而是真心想要与她永结同心。”

        “殿下今日能亲自前来,不惜冒险助我,殿下待呦呦的心,我信。”沈岳山颔首,“可人心易变,殿下便能保证始终如一?”

        萧华雍闻言眼底露出一丝锋芒:“王爷丧偶多年,为何能够孑然一身至今?”

        “你以为我便没有动摇过?”沈岳山也不在乎萧华雍如何看待他,“这世间哪有多少长情,我对亡妻固然有情,却也不是情深到她死后能为她枯守一生的地步。

        更何况我身份贵重,这些年往我身边来来去去的女郎,形形色色,胜过亡妻者亦有。”

        “可王爷并未踏出这一步。”萧华雍道。

        “非是我情深义重,亦非我定力了得。”沈岳山拾起一个木棍掏了掏火堆,“而是在我心中,呦呦和不危更重要,在我心有动摇之际,我便会问自己,若是我带了这样一个女人回家,我是否能够承受得起与儿女离心的代价?”

        答案是否定,他承受不起。沈云安是他的长子,是他倾注了全身心去培养的继承人,沈羲和是他的爱女,因为自己疏忽导致她生来体弱,他的愧疚和怜惜全部倾注在她身上。

        将她从一个小肉团养到亭亭玉立,幼时她那么小小的一个,哭声都是断断续续,只有眼泪珠子般滚落,听不到连续的哭声,生怕她虽是会哭断气,故而格外宝贝。

        这种呵护在她渐渐长大,看着她在自己精心照顾之下,一点点立住的成就感,不啻于攻城略地,慢慢的成了他的习惯,习惯照顾她的情绪,习惯见到她的笑颜……

        也就是这种习惯的偏爱,在她逐渐成长中反哺给他的欢乐和暖心,令他对她越来越重视,重视到舍不得她伤心,就能够克制住做出让她伤心之事的冲动。

        “我身为阿爹尚且如此,更遑论你只是夫君。”沈岳山比沈云安更犀利也更真实,“这些年,若非见到她一日复一日长大,变得贴心,变得乖巧,变得可人,我也未必能做到如此。”

        到了沈岳山这个年纪,更不相信什么山盟海誓,什么地久天长。他相信是人与人之间有来有往的情意。

        他不知若是这些年沈羲和并未长成这样,而是变得刁蛮任性,忤逆不孝,对他和沈云安只知索取不知关怀,他还能不能成为现在这样一个事事依她,处处护着她的好阿爹。沈岳山的话让萧华雍默然不语,他眼底闪现一丝茫然。

        这一份茫然不是对自己心意的不确定,亦不是对自己真情的质疑,只是未知的将来怀有的敬畏,他没有沈岳山的阅历,亦没有经历过沈岳山那么多的诱惑。不知自己将来是否也会变成一个不坚定之人。

        萧华雍这样的反应令沈岳山更满意,若他都不思虑便信誓旦旦,这样的自负会让沈岳山担忧,也更能说明萧华雍对沈羲和以及他们的未来不是真心思量。

        “倘若呦呦与你两情相悦,我或许会少些顾虑,可呦呦的性子……”沈岳山轻叹道。


 

        萧华雍的目光望着窗外纷纷飘落的大雪,从失神到渐渐聚焦,眼底是难以撼动的坚定:“王爷肺腑之言,雍感激于心。”

        他转头,不躲不闪对上沈岳山的目光:“呦呦自小立志弃情绝爱,她心智坚韧,轻易不会动摇。我知王爷与世子所忧,忧我日后一厢情愿,爱而不得,心生怨怼,借此行伤她之举。”

        沈岳山颔首。

        “当日世子也曾对我言及,我信誓旦旦道此心不变,此情无悔。”萧华雍缓缓绽开唇角,笑容在火光下,似春风般轻柔温暖,“今日王爷待雍以诚,雍亦如此言,王爷定时不信。”

        “不信。”沈岳山干脆吐出两个字。

        萧华雍笑容加深:“我便像王爷许诺,他日我若无力再去求呦呦之心,定会及时收手,放她回西北,绝不会因此伤她一丝一毫。”

        沈岳山眼眸深沉,深深望入萧华雍的眼底,探究了他许久:“为何?”

        他作为父亲,自然觉着沈羲和是这世间无可挑剔的女郎,但他没有失智到觉着普天之下人人都该如此看待沈羲和。

        那么沈羲和就如此值得萧华雍掏心掏肺?

        萧华雍认真思忖了片刻才失笑摇头:“王爷要问我为何,我却说不出一丝缘由。不知何时对她用心,不知何时将她放在心上,不知何时想要执她之手,此生再也不放开……”

        追根究底,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知自己动了心,难以自持,无法自拔。

        沈岳山端详了萧华雍片刻,才愉悦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笑得猖狂肆意,透着一股子自豪的豪情。

        笑够了之后,沈岳山拍了拍萧华雍的肩膀:“殿下,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萧华雍从沈岳山激励的话中,听出了幸灾乐祸以及坐看好戏的戏谑之意。

        不过便是明知沈岳山只等看他笑话,萧华雍也不敢点出来,只得道:“雍深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沈岳山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目光,羊汤煮好,又有人端上菜肴,沈岳山高兴,便让人拿了酒来,让大伙儿痛饮两杯暖身助兴。

        当沈岳山将他的藤实杯拿出来时,萧华雍紧紧盯着,目不转睛。

        沈岳山只当他是看到上面的人像与沈羲和肖似,还炫耀道:“这是呦呦赠我,呦呦素来如此,得了好物总想着我这个阿爹。”

     寒风吹来,一口热酒下肚,萧华雍不但没有被暖到,心里还凉飕飕,活像一丝不挂站在冰天雪地。

        他不是生气,就是心里不好受,他知晓沈羲和待他无半点情意,但看到她将自己精心备下之礼转手送给旁人,哪怕这个旁人是她生父,他也吃味!

        原本得到沈岳山认可的那一丝喜悦荡然无存,都不用沈岳山撵他走,他次日一早就急匆匆走了。

        “王爷,殿下似有不愉?”副将不知为何,睡了一觉这位太子殿下就态度大变。

        沈岳山似有些嘲弄地冷笑一声:“狼子野心。”

        这会儿他算是明白过来了,若只是呦呦送他一个杯子,何至于让这小子脸色如此臭?他应是艳羡居多才对,这明显是杯子是由他赠与呦呦,呦呦转赠给了自己这个亲爹,才会有的憋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