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黄色小说推荐-老赵与媛媛121章

2021-09-08 11:41:26情感专区
女儿要嫁,这人又栽在女儿身上,他做爹还能阻拦不成?接受萧华雍当女婿,可不代表他看萧华雍顺眼,翁婿之间,永远没有顺眼一说。 不过是该谈正事之时谈正事,没有正事之时,翁婿

    女儿要嫁,这人又栽在女儿身上,他做爹还能阻拦不成?接受萧华雍当女婿,可不代表他看萧华雍顺眼,翁婿之间,永远没有顺眼一说。

        不过是该谈正事之时谈正事,没有正事之时,翁婿就是敌人!

        敌人不好受,沈岳山就开怀,马鞭一扬,优哉游哉地骑着马儿前行。

        走了两步,沈岳山才停下来面色不大好:“坏了。”

        “何事?王爷?”手下的将领立刻围上来,纷纷担忧不已,有些人更是警惕环顾四周。

        “忘了让殿下把驯鹰之法留下。”沈岳山觉得亏了。

        萧华雍竟然能够训练出这么多听话的雄鹰,他只知道契丹有这等奇人,中原未曾见过。

        若是训练出一批雄鹰交给斥候,日后行军作战大有裨益。

        无论是隐藏自己,还是发现敌人,或者干扰敌军,都是奇招。

        “王爷莫急,你们日后是翁婿。”得沈岳山信赖的副将忍不住打趣,“属下看太子殿下也是个有心人,只怕不用王爷开口,太子殿下也会双手奉上。”

        沈岳山瞥了他一眼,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走吧。”

        关于驯鹰一事,他须得抽个时日单独与萧华雍谈一谈,这两人日后能否白头偕老。沈岳山自己都不敢妄下定论,两个心坚志强之人,都不是轻易能够动摇。

        不知未来是他的宝贝女儿冰雪消融,还是太子殿下知难而退。

        这等至关重要之物还是算清楚些好,沈岳山可不想自己占了旁人的便宜,影响女儿的决定,甭想通过讨好他,让他女儿回馈。

        萧华雍离开了三日,沈羲和有些担忧,担忧沈岳山的安危,莫远也迟迟未带人回来。

        陛下这段时日都在忙于肃清河北道,上上下下调度了一遍,到底是朝廷任命不妥,导致齐家惨案,对于齐培也是多有补偿,只不过齐均夫妻再也无法复生,而齐培也永远站不起身。

        齐培恳求郡主府医师救治,祐宁帝也许可了,谢韫怀、珍珠与阿喜三人轮番治疗,他又求生之欲强盛,这才保住了小命,日后肯定是不能行走,寒凉时节还可能膝盖疼痛难忍。

        “能苟活,小人已知足。”齐培倒是豁达。

        沈羲和盯着他,他看似平和,其实沈羲和能够感受到他眼底没有丝毫光亮,这样的沉寂阴翳非常:“你可知我为何助你?”

        齐培不知沈羲和为何有此一问,他只能答:“郡主心善。”


 

        “心善?”沈羲和嗤笑一声,“你错了,我救你并非因我心善,而是在你来前,我就想要对付杨府。”

        珍珠和随阿喜看了沈羲和一眼,谢韫怀含笑而立。

        齐培的眼瞳更晦暗。

        “觉着心凉了?这世间没有一丝温情?”沈羲和直戳他的内心,“我与你非亲非故,我为何要救你?不要对这世间任何陌生人报以奢望,这是我今日要教你的第一则。”

        齐培垂着头抱拳:“多谢郡主赐教。”

        沈羲和双手挽着披帛交搭于胸,缓步往前走向窗边:“你此刻定然心有愤懑,怨世道不公,恨苍天无眼。”

        齐培沉默,他不想否决,他也清楚沈羲和能够判断他所言真与假:“我不该恨么?”

        “该。”沈羲和道,“没有人应该受罪,旁人欺你辱你,你就应该还击。可你若因此而牵累无辜之人,你和你怨恨之人便再无区别,也没有资格再去怨恨。”

        齐培豁然抬起头看向沈羲和。

        沈羲和也恰好回首,对他莞尔一笑:“这世间能够受得住大起大落,身残亲亡之人绝非池中之物。你今日能够挺过这一关,日后便再无磨难能够困住你。但我希望你破茧成蝶,而非恶龙脱困。

        你怨恨这世道,那便尽你之力,去改变这个世道。只有懦夫,才会把将满腔怨恨倾泻在弱者身上。”

        齐培目光茫然,又是失神地望着沈羲和的方向。

        “这是我今日教你第二则,可恨可怨,却莫要成为你自己所憎恶怨恨之人。”

        “莫要成为自己所憎恶怨恨之人……”这句话直击齐培的心灵最深处,让他有些畏惧,他总觉得他已经被沈羲和看透。

        “我会救你,固然是因为你正好让我达成所愿,但最根本在于你们一家确然是蒙冤受害者。”沈羲和这才说道这一点,若她一开始说这些,是得不到齐培内心的共鸣。

        他是受害之人,这个时候任何人劝他宽心,劝他日后好好为人,他都听不下去。

        沈羲和不希望他只因着自己相助之情,在自己面前做个正常之人,背后就是个疯子。

        “你齐家若非蒙冤受害,便是与杨府有关,我亦不会出手相助。”沈羲和道,“杨府残害你齐家,罪魁祸首五马分尸,刑部尚书流放三千里,蠡县县令斩首,刺史革职永不录用,郡守徒刑三年,其子孙三代不可出仕,这是给你兄嫂的交代。”

        “可我兄嫂却无法活过来。”齐培眼中含泪。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沈羲和轻声道,“我未曾受你之难,无权劝你释怀,但你千辛万苦活下来,我想满腔仇恨制造更多如你这般的可怜人,不如将齐家发扬光大,告慰先祖,令你兄嫂含笑九泉。”

  沈羲和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多就讨人嫌了,至于能不能听进去,能不能放下心中的愤懑,就要看齐培自己。

        他日后是行善还是行恶,端看他自己如何抉择。

        走出门口,迎面而来一阵寒风袭来,沈羲和顿住微微侧首:“齐培,你阿兄是个怎样的人?”

        “我阿兄虽是商贾,却为人仗义,生意往来,贵在以诚。每年也会给孤独园、悲田坊捐赠财物,道观佛寺凡行经必添香火钱。”在齐培心里,哥哥是最光明磊落之人。

        沈羲和在微白的天色间绽放浅浅的笑容:“你若心中不定时,不妨想一想你阿兄盼着你成为怎样的人。”

        说完,沈羲和迈出门槛,携裹着寒风离开。

        齐培的目光透过窗棂,追随着她,看着寒梅飘舞,雪花纷扬间,她清雅绝俗的半边脸柔和如春光,她的那句话深深刻入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