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英语老师叫我吸她的胸)全文阅读

2021-09-08 11:40:36情感专区
阿兄盼着他成为怎样之人? 他沉思的双眸在雪色之中渐渐失神,他响起了阿兄昔年的谆谆教导。 “我们阿培啊,日后一定要刚强、正直、阿兄不求你大富大贵,不求你

阿兄盼着他成为怎样之人?

        他沉思的双眸在雪色之中渐渐失神,他响起了阿兄昔年的谆谆教导。

        “我们阿培啊,日后一定要刚强、正直、阿兄不求你大富大贵,不求你出人头地,但求你活得无愧于心。”

        眼眶一酸,晶莹的泪水跌出,砸在手背上,让齐培再一次抑制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沈羲和远远听到齐培不再压抑的哭声,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能痛痛快快哭一场才好。

        离开安置齐培的院子,沈羲和就看到红玉疾奔而来:“郡主,莫远回来了。”

        沈羲和疾步走到正堂,看到一身风霜,有些狼狈的莫远:“阿爹可还好?”

        “郡主,此次多亏殿下及时赶至……”莫远并不是刻意为萧华雍说好话,而是实事求是地将他所知所见尽数告诉沈羲和。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突厥竟然会不惧可能引起两国交战,潜入进来,冒着风雪埋伏好几日,是不惜代价要刺杀王爷。

        沈羲和听完对萧华雍很是感激:“太子呢?”

        “太子的神驹比我们快许多,只怕今早或者昨晚就已回宫。”莫远答。

        “他可有受伤?”沈羲和又问。

        “并无。”还和王爷在镇上留宿了一宿,喝了酒呢。

        沈羲和这才安心:“快去洗洗,带着他们好生歇息,这一趟辛苦你们了。”

        “属下职责所在,郡主莫要如此说。”莫远抱拳,“属下告退。”

        沈羲和转头问珍珠:“珍珠,你说我如何答谢太子殿下?”

        珍珠虽然在养伤,却不妨碍行动,故而每日还在伴在沈羲和身侧,她思忖后道:“太子殿下救了王爷,王爷定然会答谢,郡主聊表心意便可。”

        沈羲和想了想也觉得是,她备下太贵重之物,萧华雍未必会收,想了想沈羲和道:“明儿去东宫看望看望太子殿下。”

        她还是给萧华雍做些吃食吧,不过天气寒凉肯定不能在府上做好了再带过去,只能到了东宫,亲自给他做,东宫不缺食材,她带一罐自己调制的酱料,挖了一坛沈云安在时,一起酿制的菊花酿。

        沈羲和正在琢磨着怎么去东宫答谢萧华雍,萧华雍此刻在东宫,太医令给萧华雍诊完脉只能沉沉叹口气:“殿下,您可不能再妄动内劲,要是被师兄知晓,微臣非得被骂个狗血淋头。”

        太医令之所以成为萧华雍的人,是因为他幼时还师从令狐拯的父亲,他是被父亲秘密送去,朝中无人得知,有了令狐拯这一层关系,太医令也只能站在萧华雍这一边。

        “孤无碍。”萧华雍收回手腕,“你便对陛下说我已康复。”

        “诺。”太医令低头应下。

        等他退下之后,萧华雍才对天圆道:“明儿呦呦定要来探望我,你记着告知她我险些伤了筋脉。”

        天圆:……

        “殿下,不是做好事不留名么?”天圆不解,雪莲之事不比这事重要?


 

        “雪莲之事要挑个适当时机,用对了,孤就能虏获美人心。”萧华雍扫了天圆一眼,“这会儿用了,除了让她多感激孤些许,有何用处?”

        他才不是要做无名英雄,他付出了就要求回报。求不得他不会埋怨悔恨,不代表他不求。

        沈羲和纵使没有七情六欲,他也要把她拉入凡尘,与他一道沉沦。

        “可您说过……日后不欺骗郡主。”天圆必须把事情问清楚,他可不想日后郡主清算起来,无良的太子殿下就把他推出去顶罪,然后为了让郡主消气,又惩罚他!

        顶罪也不是不成,做下属的为主子背罪是寻常事儿,可他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孤何时欺骗呦呦了?”萧华雍用质疑的目光打量天圆,“孤不是真岔了内劲?不是真的险些伤了筋脉?”

        天圆想了想点头:“是。”

        斜了天圆一眼,萧华雍道:“你是越来越蠢笨,孤看是安逸太久,不如你与地方换一换……”

        “殿下!”不等萧华雍说完,天圆扑通一声跪下,“属下离不得殿下啊……”

        萧华雍伸手揉了揉额头,不耐烦道:“退下,孤已经好几日没有枕孤的爱枕。”

        天圆片刻不敢耽误,迅速退下,萧华雍闭着眼睛往榻上一趟,熟悉的气息,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转身关门的天圆见此,都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就是个枕头,待到郡主嫁入东宫,日后与郡主同床共枕后,太子殿下还离得开床榻么?

        沈羲和入宫见到萧华雍之时,萧华雍的面色比往日要少了些血色,眼中也有些许疲色:“殿下……可还好?”

        莫远虽说萧华雍没有受伤,可萧华雍本身就中了毒,他又动了武,会不会毒发了?

        “我……”

        “郡主,殿下体内奇毒霸道,不可轻易动武,这次差点就伤了筋脉。”天圆抢先道,一脸的担忧,“还请郡主多规劝规劝殿下,殿下最是听郡主之言。”

        “多嘴,退下。”萧华雍轻声斥责。

        “诺。”天圆委委屈屈地退下去。

        他是真委屈,绝不是装的!

     “珍珠,你给殿下诊脉。”沈羲和并非不信天圆之言,亦非怀疑这是伪装,只是出于关心,想知道萧华雍是不是受了严重的伤。

        “诺。”珍珠上前跪在萧华雍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