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沈娇娇谢景行 不要不可以在学校里做有人

2021-09-08 11:39:51情感专区
萧华雍大方伸出手,珍珠给萧华雍切了脉,察觉萧华雍明明是个男子,但体内有一股奇寒之气极其霸道,似困兽在萧华雍的身体里肆掠,她收回手:“太医令为殿下开的方子极好。”

  萧华雍大方伸出手,珍珠给萧华雍切了脉,察觉萧华雍明明是个男子,但体内有一股奇寒之气极其霸道,似困兽在萧华雍的身体里肆掠,她收回手:“太医令为殿下开的方子极好。”

        “殿下可有他处不妥?”沈羲和问珍珠。

        珍珠想了想才道:“冬日寒凉,殿下不若每日药浴,可缓解四肢僵冷之苦。”

        “太医署也开了方子,天圆你带珍珠去看看。”萧华雍吩咐。

        天圆机灵地应声,然后对珍珠让了让身子:“珍珠姑娘,请随我来。”

        珍珠看向沈羲和,得到沈羲和颔首示意,才跟着天圆离开,其余宫人都在屋外,屋内只剩下沈羲和与萧华雍,炭盆烧着泛红的香煤,幽幽清香萦绕,萧华雍眉目温柔含笑。

        “多谢殿下千里奔波相助。”沈羲和真心实意感谢。

        萧华雍唇边的笑纹加深:“呦呦不用谢,能相助于你,我心甚悦。”

        “不论如何,我都谢殿下。”沈羲和不理会萧华雍的撩拨,“殿下可有忌口之物?”

        萧华雍顿时来了兴致,眼底星光流转:“呦呦要为我洗手作汤羹?”

        “不知殿下有何喜好,每至东宫,殿下都以珍馐美味相待,便想着为殿下做些吃食,聊表谢意。”沈羲和颔首。

        萧华雍破不去握住沈羲和的手,牵着她往东宫的膳食间去,沈羲和被高兴得忘乎所以的萧华雍带着小跑,根本无法停下挣扎,只得出声道:“殿下,你松手。”

        萧华雍倏地松手,沈羲和一个不稳,整个身子都朝着后面仰倒,萧华雍一个闪身,将人抱了个满怀,眼里又是自责又是担忧:“呦呦可有伤着?”

        被萧华雍紧紧箍在怀里,沈羲和一把将他推开,站稳身子,沉着脸盯着一脸无措的萧华雍。

        她素来不是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可她总觉得萧华雍方才就是故意!

        偏她没有证据,从不横加指责。今日又是来答谢这人,更不好恼怒转头就走。理了理发髻,沈羲和道:“无碍,屋外寒气重,殿下还是回屋内,着人为我领路便是。”

        她一瞬都不想和这人在一起,他就是个登徒子!

        还是个心机深重,做坏事不留把柄的登徒子!

        这种人,她也不是没有法子应对,令她不好过分的是她此刻欠了他恩情。


 

        “呦呦无碍便好,我方才喜不自禁,忘了分寸。”萧华雍给自己突然的举动做出很好的解释,然后面色自然地走在前方,“我引呦呦去膳食间,我从未见过贵女下厨,有些好奇。呦呦且容我一观,我定不会捣乱。”

        瞧他无赖的模样,沈羲和有点后悔,若非心中感激过甚,她真想随便备一份礼物送到东宫就成。可她对萧长赢能如此,是基于当初她救了萧长赢一命。

        不论她是不是有别的目的,不论她初衷是否想救,她救了萧长赢事实上,为他及时解毒也是事实,若非如此萧长赢重则小命不保,轻则废了一条胳膊。

        至于盗走萧长赢之物,那是她的本事,并非拿来抵换相救之恩,故而在孤独园萧长赢救了她,她才有底气,才能只备一份礼物让管家送去,表示自己感激。

        对萧华雍则不同,她就从未帮过萧华雍,顶多是互惠互利,而自己却屡屡欠他,不论是被动还是主动,欠了就是欠了,故而对他有些冷硬的手段就使不出来。

        不理会萧华雍,沈羲和用无声表达她的不乐意,萧华雍自然能看得出她有些不满,却没有恼怒,自然死皮赖脸跟着。

        膳食间的宫人看到萧华雍其实有点心有余悸,前段时日殿下心血来潮要学做吃食,将膳食间弄得鸡飞狗跳的画面历历在目。

        “殿下,您……”九章跑过来行了礼后欲言又止。

        “今儿郡主要做些吃食,你们给郡主帮把手。”萧华雍吩咐。

        九章松了口气,幸得不是太子殿下要自己来霍霍,笑容都变得真诚了:“郡主请,郡主要备些什么食材,只管吩咐奴婢,奴婢这就去准备。”

        沈羲和巡视了一番,点了些食材:“就这些,劳你清洗修剪。”

        沈羲和有厨艺,这份厨艺不包括洗菜切菜,名门贵女学厨艺都只是掌勺,有些连勺都不用掌,基本都是看一看,日后当家做主母,不要被厨房糊弄,到了厨房能够指挥一番便成。

        饭前吃点心是习惯,沈羲和也没有克扣萧华雍,做了一道汉宫棋,这道菜是源自于女皇,女皇喜爱双陆,宫廷大兴双陆之风,将面点做成了棋子圆敦厚实的样子。

        点心只做了这一道,沈羲和用鹅肉做了一道烧鹅,炙了一盘大虾,如此寒冷只怕也就宫里还能看到鲜活的虾,沈羲和还看到了猪肉。

        时人不喜食猪肉,心有忌讳,沈羲和特意问了萧华雍:“殿下可食彘肉?”

        “只要是呦呦经手,毒药我都食。”萧华雍靠在一旁,笑意盈盈道。

        沈羲和淡淡看了他一眼,接下来不问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这道江西料蒸彘肩屑,是沈羲和自己日常极爱的一道菜,只不过高门大户不食彘肉,彘肩更难购得,沈羲和也极少做。

        五道菜一盘点心,沈羲和温了菊花酿,在东宫陪着萧华雍用了晚膳,发现萧华雍也特别爱吃她做的彘肩,并不嫌弃这道菜粗鄙,眸光柔和了下来。

        “呦呦的手艺,真是令人回味无穷。”萧华雍一丝没有顾及形象,吃到撑。

        有对沈羲和的爱意作祟,但也不得不承认沈羲和是真功夫。

        “殿下过誉,我只是一个空架子。”沈羲和并非谦逊,而是实话实说。

        她不会处理食材,也拿不得菜刀,离了下人她就未必能够做出可口的美味珍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