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bl会坏的呜呜

2021-09-08 11:37:01情感专区
步疏林也反应极快,忙跪下叩拜说完吉利话,行完礼后才道:“这都赖郡主,我每每向她表明心意,郡主总说待我与薛七娘无二,我都快被她说得怀疑自己是女郎了……&rdquo

 步疏林也反应极快,忙跪下叩拜说完吉利话,行完礼后才道:“这都赖郡主,我每每向她表明心意,郡主总说待我与薛七娘无二,我都快被她说得怀疑自己是女郎了……”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沈羲和也不拆穿他,陶专宪也给了他一个和所有晚辈一样的红封。

        她拿了还得寸进尺对陶专宪道:“陶公,来年你可要对我手下留情啊。”

        她可是御史台榜首之人,也就是沈羲和来了京都,沈羲和未到之前,她每月都要被御史台细数十数条罪状!

        “来年世子又大了一岁,就快加冠,也该有个正形。”陶专宪只有对沈羲和不同,旁人永远像教书先生一般说教。

        步疏林自讨没趣,摸着鼻子溜了。

        守岁之夜是不能歇息,沈羲和与一家人热闹过后,回了自己的院子,叫了碧玉她们来,主仆之间热闹没有多久,被碧玉强行戴了一顶小红帽子的短命先叫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道修长的人影就出现在门口,碧玉他们立刻拘谨起来。

        沈羲和没有意外,早前她就在猜测这位横行无忌的皇太子就不是个守礼之人,她的闺房都闯,今儿也未必是个守规矩的,果然他这不就来了。

        “还有半刻钟便是元正日,想与呦呦一道辞旧迎新。”萧华雍温和地笑着。

        “殿下,这是御使大夫的府邸!”沈羲和提醒。

        要是被陶专宪看到,非得将他骂得体无完肤。

        “爱屋及乌,陶御史若是见到我,只怕也会为了呦呦而饶过我。”萧华雍迈入门槛,有恃无恐,“除夕元正与家人相聚,宫中只有君臣,我举目无亲,只想到了呦呦。”

        听听这语气,不知者还以为是路边无家可归的乞儿,哪里会相信是出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子之口。

        沈羲和深知自己撵不走他,掉转头不去理他。

        珍珠等人乖觉地退到一边,给他们腾出了位置,萧华雍在沈羲和旁边坐下,看着她在编织着结绳:“这结绳甚是别致,我正好缺一个,不知呦呦可否赠与我?”

        珍珠等人:……

        太子殿下的厚颜,真是她们平生仅见。

        沈羲和才不惯他,不撵走他是不想闹大动静,在外祖父面前解释不清,现在外祖父他们都知她要嫁东宫,却不知缘由,只怕以为她是倾心萧华雍。

        “这是我为阿爹打的结绳。”

        萧华雍听了好似忽然想起什么事:“那日在王爷手中见到一个藤实香杯,呦呦将我赠送之物转赠王爷,我心伤不已。”

        “殿下所赠之物,便不能转赠?”沈羲和头也不抬地问。

        “能,赠与呦呦之物,全凭呦呦处置,不妨我依然黯然伤神。”萧华雍低落道。

        他这副模样,活像沈羲和是个十恶不赦的负心汉,将他无情抛弃一般罪孽深重。

        “呦呦勿恼,我知呦呦待我无情,故而不喜我所赠之物。”萧华雍轻声道,“我并无责难,亦无怨怪,只是难免心伤,容我心伤片刻,片刻之后,我便能释怀。”

        沈羲和:……


 

        这话她该如何回?让他清醒吧,他清醒得很。要他知难而退,他很明显不会。说些戳心的话吧,他又提到了上次救阿爹之事,她若说出去,就不是冷情而是刻薄了。

        只能保持沉默。

        “我方才是一时多言,说了句心里话,呦呦莫要介怀。”萧华雍又道,“真羡慕王爷,有呦呦和世子陪伴,不似我兄弟姊妹不少,却连除夕元正也无人相伴,更无一人赠我新岁之礼,哎……”

        那一声叹息,沉重又哀怨,仿佛一下子给他浑身上下都笼罩一层落寞。

        碧玉等人听了,都觉得太子殿下太难了,忍不住为太子殿下心酸。

        沈羲和:……

        “不知何时,我也能有人记挂,有人年节都会为我备下亲手所做之礼。”萧华雍目光幽幽盯着沈羲和手中晃动的结绳,“郡主的结绳真是越看越精巧。”

        堂堂皇太子为了一个结绳都姿态放低到这个份儿上,都险些把沈羲和给逗乐,左不过一个福字结,也无甚需要忌讳,她恰好收了头,一把扔给他:“给你!”

        拿到艳红色结绳,一个活灵活现的福字,躺在掌心,恰好此时有爆竹声响起,有元正日的更声传来,萧华雍容光焕发:“新岁得呦呦赠福,我今年必当福运绵绵。”

        沈羲和也没有想到这么巧,就是把结绳扔给他的一瞬间,新岁的更声响起。

        她也不是生气,纯粹是觉着萧华雍厚颜又啰嗦,她最烦人话多。

        得想法子把欠这人的恩情早日还清,再遇上他这般胡搅蛮缠,她就将他放倒扔出去!

        东西到手,萧华雍也见好就收,他将东西小心仔细收好,立时转移沈羲和的注意力:“西北的年关可与我们京都不同?呦呦往年在西北如何度过年关?”

        “在西北都是与父兄守岁……”沈羲和想父兄了,也不知今年没有她在,他们有没有拌嘴,有没有打架,早间能不能吃到牢丸。

        “牢丸?我所喜,我与呦呦一道做牢丸?”萧华雍忙道。

        “这是陶府,我是客人!”怎会让她来做?

        “我们去郡主府?”萧华雍怂恿,“呦呦便可传信给王爷与世子,今年依然做了他们爱吃的牢丸。”

        沈羲和有些意动,她想做牢丸,想念西北的日子。

        不过她是个将礼节规矩刻入骨子的人,不会突然不告而别,以免陶家人忽然寻她寻不到,故而最后萧华雍也没有忽悠成功。

        遗憾没有借机吃到沈羲和做的牢丸。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回到东宫,第一件事是剪了一缕青丝缠绕在结绳之上,将之挂在床榻上,枕着他最爱的枕头低声呢喃:“一寸同心缕,百年长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