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奶小说-游泳池强奷h系列小说

2021-09-08 11:35:04情感专区
所有的来宾赠与的礼物,她都看过礼单过目一遍,她不缺东西,除了父兄相赠,以及步疏林和薛瑾乔私底下赠送给沈羲和的,她都没有去拆开。 “有一支藏剑簪,是我亲手所刻,呦呦

所有的来宾赠与的礼物,她都看过礼单过目一遍,她不缺东西,除了父兄相赠,以及步疏林和薛瑾乔私底下赠送给沈羲和的,她都没有去拆开。

        “有一支藏剑簪,是我亲手所刻,呦呦莫要将之转赠他人。”有了藤实香杯的先例,萧华雍不得不亲自说上一句,“簪子挽发,我想私下单独赠与你,猜想你定不回收,只得放入及笄礼内。”

        像他们这样生来身份尊贵之人,逢年过节,生辰大婚等重要的日子,都会收到无数贺礼,这些贺礼除了单独相送的都会充入他们的私库,或是拿出来用,或是赏赐下属奴仆,或是转赠旁人,这样的举动并无不妥。

        帝王赏赐则不同,只能留着传给子孙后代,以表敬重。

        “殿下算计人心,得心应手。”沈羲和听了不由失声笑道。

        先说了为她对付王政,猜准她会不接茬,便退而求次提到了定是被她放入库房的生辰礼。她倒也不是不能拒绝,只是没有必要如此不近人情:“殿下,我有些后悔选择殿下了。”

        他太懂如何对付人,若非她选择了萧华雍,不想日后成婚之后彼此防备,外患未平还有内忧,沈羲和真想更绝情一些。

        萧华雍挑了挑眉,不但没有生气,笑意反而更浓:“呦呦,你不是后悔,你是畏惧。”

        畏惧他的攻势,畏惧他对她的好,害怕自己有一日会松动,有一日会情不自禁倾心他。

        “殿下总是如此自以为是么?”沈羲和道。

        “是不是,此时多说无益,日后你定会明白。”萧华雍自信满满,她坚定地认为自己对他只有不知如何应对,却不知从这里起她已经不若往日冷漠,“簪子不可赠人。”

        “不会赠人。”旁人所赠,既已收下,又特意叮嘱,自然不能再转赠。

        不会赠人,只不过也不会佩戴罢了。

        萧华雍眼底笑意流转:“你会戴的,早晚。”

        说完,萧华雍便起身带着愉悦的笑容离开了郡主府。

        他走了老远,沈羲和还能听到他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声,笑得沈羲和都开始自我怀疑,忍不住转头问珍珠:“我当真是畏惧么?”

        珍珠摇头:“婢子不知。”

        其他人也齐齐摇头,郡主于他们而言就已经够难懂了,现在还多了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太子殿下,他们又期待郡主嫁入东宫,想看看郡主与太子殿下最终孰强孰弱。

        又有些担忧等郡主嫁入东宫后,他们会不会变成傻子?两个主子一个都领悟不透。

        沈羲和思忖了片刻,不觉着自己是畏惧,纯粹是觉着萧华雍比她设想的还要执着与难缠。

        沈羲和与萧华雍谈论着风月,王政再度被停职却引起了不少人的深思。


 

        “五哥,我总觉着朝中进来大臣变动有些大。”萧长赢夜间来了信王府,将自己心中的顾虑与哥哥商议,“先是户部尚书,接着是刑部尚书,再是王政……”

        户部尚书之所以被革职,严格来说是萧长卿捅出了户部窟窿,而刑部尚书是偶然,谁能想到杨家内眷如此胆大包天?

        这两件事虽然相隔没有多久,可他们也为做联想,但是王政在朝会上出了纰漏,这明显是遭了道,是有人故意给他设陷阱。

        “王政之事,定是太子所为。”萧长卿语气笃定,“在宫中能够如此滴水不漏,连陛下派人彻查也查不出痕迹,捞不了王政,只得严惩王政给两国使节一个交代,除了太子殿下,我想不出还有何人能如此周全。”

        “他……他为何要动王政?”萧长赢其实从第一次王政因惊得太子昏厥被革职就没有闹明白。

        若是直接将王政一撸到底,倒也还可以说是为了王政的位置,可这明显不是。

        “王政可不像旁人好对付,他忠于陛下,想要将他铲除并非易事。”萧长卿觉着对付王政,不如对付崔征和薛衡,这二人实权更大,威望也更高,但他们不如王政忠君。

        崔征和薛衡更看重的还是世家的利益,哪怕现下世家地位已经岌岌可危。

        顿了顿,萧长卿又道:“我倒是觉着陛下允薛家嫡女嫁给西北王世子之事很是蹊跷。”

        世家与勋贵的联姻,陛下竟然如此大方,不但没有刁难两府,甚至还赐婚成全。

        这一举动,弄得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是什么原因能够让陛下让两个最防备的敌人结两姓之好?

        “难道……薛衡要致仕?”萧长卿觉着只有这个缘由才能将一切解释清楚。

        “薛衡才年过半百。”萧长赢觉着不对。

        本朝规定:“诸职官年及七十,精力哀耗,例行致仕。”

        “若说他是为了成全薛七娘而致仕,他便会成为薛家罪人,连带薛七娘也讨不到好,崔家更会因此而恼怒他。”萧长赢补充道。

        “若他有非得致仕之由呢?”萧长卿乌瞳幽深,“譬如重疾?”

        “可薛衡看着并不似有重疾在身,且若是如此,薛家不可能无人得知,薛家之人看不出丝毫端倪。”萧长赢觉着说不通。

        “薛佪能力平平,薛衡不会为他铺路。”萧长卿坚定道,“薛衡将薛七娘过继,只怕是想成全薛七娘,日后让薛七娘庇护薛家,薛家可以不鼎盛,却不能就此没落。”

        薛衡这一步棋,是两全其美。

        薛佪在他故去之后,必然会领着薛家投于陛下,可薛瑾乔嫁给了沈云安,无论双方谁赢谁输,薛家都不会落到灭族的地步。

 陛下胜了,薛瑾乔一个外嫁之女,牵连不到薛家,且薛佪能力不足,日后必不会坐在实权之位上,陛下也就用不着对薛家赶尽杀绝。

        东宫胜了,薛瑾乔又是一根纽带,只要萧华雍顾全沈羲和颜面,都不会让沈云安难做,最多是将薛家贬下去,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薛衡怕是命不久矣。”萧长卿把所有都想通了,“太子所为,是在清路,他要扶持旁人接替薛衡,户部尚书、刑部尚书……令六部退路,是陶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