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萧长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08 11:32:44情感专区
“他竟然扶持她的外祖!”萧长赢一震,“这是让其开路?” 萧长卿轻笑摇头:“我倒觉着,他是真心为了讨好昭宁郡主。” “若是如

 “他竟然扶持她的外祖!”萧长赢一震,“这是让其开路?”

        萧长卿轻笑摇头:“我倒觉着,他是真心为了讨好昭宁郡主。”

        “若是如此,他便不怕日后外戚坐大,架空他的皇权?”萧长赢垂下眼问。

        “或许是自信……”萧长卿似自语似呢喃,“或许甘之如饴……”

        自信于无论如何都不会受制于沈羲和,或者受制于沈羲和也心甘情愿。

        有什么狠狠撞在萧长赢的心口,他紧了紧下颚:“阿兄,我们日后如何对待太子?”

        是投诚,还是继续争锋相对?

        “以往如何,日后仍是如何。”萧长卿云淡风轻道,“我们做我们的事儿,他做他的事儿,不刻意暗害,亦不曲意奉承。”

        他们的利益冲突不大,他的目的是对付陛下,一定程度上与萧华雍殊途同归。

        太子不需要他们投诚,他们也有他们的傲骨,至于日后太子登基,若他要做个明君,自会恩怨分明,不会与他们兄弟为难。若他容不下他们,便是现在如何讨好,终究难逃一死。

        “那……薛衡腾出来的位置……”

        “由他们去争,我们坐看好戏,也让我看一看,有多少人想从太子口中夺食,下场又如何?”萧长卿弹了弹衣袍悠闲道。

        不止萧长卿兄弟两敏锐嗅出了不对劲,昭王与四皇子也察觉到朝中必然会有变故,都开始瞄准了薛衡的位置,故而初四朝会又开始忙碌一年之后,朝中大臣调动极大。

        “殿下,这些人都在动。”天圆呈了一份名单给萧华雍。

        萧华雍随意扫了一眼,润泽的唇荡起一抹谜一般的笑容:“再有一月便是春闱。”

        “属下明白。”天圆应道。

        这一场春闱,他们筹备已久,务必要肃一肃风气,顺带将文武百官换一道血,给陛下多送几个有能之士。

        至于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就一并拉入春闱之事中便是。

        “殿下,您在作甚?”天圆看着勾勾画画的萧华雍,低声问。

        “上元节,我与呦呦相约看灯会,去年端正月送了她一盏灯,今儿再送一盏。”萧华雍当然是在忙着给沈羲和准备上元节礼。

        天圆觉得他就不该多问,他正要默默转身退下,有人进来道:“殿下,刘公公来了。”

        刘三指突然到来,让天圆和萧华雍对视了一眼,精神奕奕的萧华雍在见到刘三指的时候,面色就苍白,眼睛少了些许活力和精气。

        “殿下,奴婢奉陛下之命,请殿下去明政殿。”刘三指躬身道。


 

        “喀喀喀……刘公公带路。”萧华雍没有迟疑。

        到了明政殿,祐宁帝还有客人,这个客人不是旁人,正是突厥三王子穆努哈。

        祐宁帝见到萧华雍,直接抬手免了他行礼:“七郎,三王子说你面善,他曾见过一位武艺高强,有百步穿杨之能的人,说与你肖似。”

        萧华雍转头看向穆努哈:“不知王子何时何地见过?喀喀喀……见过孤之人都赞孤生的举世无双,倒是首次听闻有人……与孤容貌相似,此人必要寻到……”

        祐宁帝目光从萧华雍身上移开,也郑重颔首:“穆努哈王子,你可得看仔细,若这世间当真有人肖似本朝太子,这人便不能放纵在外。被居心不良之人加以利用,必将酿成大祸。”

        元正日大朝会,穆努哈就看到了萧华雍,当时震惊不已,这些日子都在打探萧华雍,可得来的信息与他印象中那个神鹰一般勇猛的人完全无法重合。

        但萧华雍这样的容貌,正如他自己所言举世无双,萧华雍与祐宁帝还是有些相似,尤其是额头,看得出是父子,身世定然不存疑,可那日之人给穆努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听闻陛下的皇子武艺非凡,穆努哈想与太子殿下切磋武艺。”穆努哈对祐宁帝行了个突厥礼。

        “哈哈哈哈哈……”祐宁帝闻言道,“七郎是储君,是天朝的继承人,他不需习武,他有精通武艺的兄弟供他驱使,穆努哈王子想切磋武艺,朕派比七郎小两岁的九郎领教如何?”

        祐宁帝说萧华雍不习武,着实让穆努哈诧异,他深蓝色的眼睛打量了萧华雍好一会儿,才道:“便请烈王殿下赐教。”

        祐宁帝又派人传了萧长赢来,众人到了皇宫的练武场,萧家儿郎不但崇尚骑射,也崇尚武艺,除了萧华雍因病之故,每个皇子包括十二皇子萧长庚也武艺不俗。

        听闻要与突厥王子比武,从昭王萧长旻到十二皇子萧长庚,在京都参政的皇子都来了,个个跃跃欲试。

        祐宁帝叮嘱二人比武点到即止,不可伤了两国和气。

        穆努哈是突厥最勇猛的王子,他力气极大,拳拳生分,不止有蛮力,反应也很敏捷。

        萧长赢武艺在皇子之中是拔尖的存在,在祐宁帝眼中唯有景王萧长彦能够一较高下。

        萧华雍站在一旁,时不时轻咳两声,看着二人拆招,从徒手到各自拿了兵刃。

        萧长赢手中的剑,剑光闪烁如残影疾飞,破碎的寒光时不时闪过远远观看之人的眼底。

        穆努哈是弯刀,弯刀横扫,凌厉无比,手腕一转,刚劲有力。弯刀好似与他的手融成一体,尤其是他抬刀架住萧长赢的长剑之时,突然刀从下方旋出一把小了一圈的刀。

        两个扇叶般的刀刃擦着萧长赢的长剑一绞,火花四溅,强劲的力道将萧长赢手中的剑打落!

   萧长赢反应极快,剑落手他立刻抬脚一踢,剑又飞旋而上,他一个纵身去取之时,穆努哈的刀在他掌心飞旋入电,逼近萧长赢的腰腹。

        萧长赢与半空中腰身一拧迅速翻卷开,抬手将落下的剑卷走,穆努哈脚步一顿,一个旋身,手中的刀又刺回来,萧长赢落地,一个不断往后翻身,带动着他的剑也旋转着跟着他。

        几次旋转,终于可以抬手握住剑柄的萧长赢脚下一转,躲过横扫一刀,手中剑花一挽,剑往身后刺去,几乎是同时穆努哈的刀锋也转回来。

        萧长赢长身直立,剑尖只差一寸没入穆努哈的脖颈,穆努哈倾身如雄鹰展翅,手中的弯刀也只差一寸将萧长赢腰斩。

        两人竟然打了个平手,祐宁帝率先鼓掌:“穆努哈王子,武艺高强。”

        “烈王殿下剑法如神。”穆努哈也真诚地赞叹。

        极少有人能够与他平手,顿了顿他又道:“穆努哈十五岁起就打遍草原无敌手,钦佩能与穆努哈不相上下的烈王殿下,不过穆努哈还是想要找到当日胜过穆努哈之人。”

        说着,他深蓝色的眼瞳扫过萧华雍,这暗示意味极强的目光落在祐宁帝和诸位皇子眼里。

        萧华雍依旧坦然,萧长卿与萧长赢一脸平静,萧长庚波澜不惊,萧长旻若有所思,萧长瑱事不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