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开车污污污 文章(性好大)全文阅读

2021-09-08 10:45:11情感专区
金芳笑眯眯的,就好像从来没有过小屠,小申的称呼一样:“申屠先生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盘子装的食物,视觉冲击非常赞,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一口再吃一口。” 申屠点点

 金芳笑眯眯的,就好像从来没有过小屠,小申的称呼一样:“申屠先生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盘子装的食物,视觉冲击非常赞,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一口再吃一口。”

        申屠点点头,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金芳对他的称呼突然就变了。

        连对吃的都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心思竟然愣生生的跑到了另一个方向。

        跟着扭头看向罗兰,希望从罗兰那里看出来点什么。开始的时候被金芳称呼小申,申屠都起鸡皮疙瘩,现在突然就申屠先生了,感觉哪里都怪怪的。

        罗兰听到金芳的招呼,心里瞬间就笑开花了。到底是自己的父母,只要说开了,肯定是心疼自己的。

        自家金芳老母亲果然是深得人心,对任何人的好都是建立在自家闺女喜好之上,不把申屠当姑爷看,立刻招呼的客气起来。这可真是亲妈。

        申屠吸口气,原来是这个厨娘背后诋毁自己,他堂堂龙主自然是不可能给个厨娘当姑爷,更不可能娶个庄园主的女儿。可说不把他当姑爷看就不把他当姑爷看,这个也很伤龙心的。

        他申屠到底哪入不了这个农妇的眼。竟然还变卦了。

        阴沉的眼神扫过这对母女,女人怎么可以如此善变。果然是不能相信的。

        金芳殷勤的招待客人:“申屠先生,你觉得味道如何。”这绝对不是招待自己人的口气。已经享受过自己人待遇的申屠,对于现在的招呼方式一点都不高兴。

        申屠抿着嘴,绷着脸,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也就那样。”

        这个态度就过分了,罗兰:“不然我给申屠先生换一个味道不错的。”

        申屠继续耷拉着脸色,口气很冲的:“不用。”看到这个厨娘就没好气,没事成天瞎得得。

        罗兰就觉得这东西欠的慌。态度及其的嚣张,也不知道从小到大怎么长的,没挨过打怎么地。

        申屠冷哼,还真就是只有他打别人的份。这样个小农妇怎么能够懂他堂堂龙主的实力。

        这可不叫嚣张,这叫实力。算了,干嘛同这群人一般见识,还是享受美食。

        不得不说心里平和了,视觉效果上去之后,味道都跟着提升了。

        申屠先生开始担心自己的容貌问题:“金属的用品,真的对皮肤或者鳞片有影响。”从罗兰说了金属用品的危害之后,申屠先生觉得自己的皮肤都没有那么好了。

        罗兰对于问题有点心虚,毕竟这边的金属她还没有化验过,具体如何都是凭着经验说的:“具体还要看什么金属。不过肯定没有烧制出来的健康。”

        跟着:“你那些金盘子还是留着吧,这些用起来多干净,看着也有食欲是不是。”谁没事非得用金子的。


 

        申屠其实还是更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郁闷的看看罗兰,这些再好看,那也是泥巴做的,自己用用还成,若是重要场合,可不能彰显他龙主的尊贵。

        罗宾看着薄薄一层似乎还透着亮光的瓷器:“就是有点不太敢碰,怕给弄坏了。”

        这问题,罗兰真的证实过,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怎么会呢,很结实的。放心用。”

        然后就看到罗宾手里的碗碎掉了,真不是故意的,闺女媳妇都稀罕这个东西的很,他可怎么陪呀。

        罗兰瞪眼看着碎盘子,难道罗宾是为了看看这个陶瓷是不是真的结实。不然没道理,就这么碎了。

        罗宾脸色通红,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看闺女好不容易烧出来,还是送给伴侣的,就这样这样在自己的手上坏掉了。罗宾讨好的试图弥补:“我再去给你找黏土好不好。”

        看来这个瓷器,对于这边的半兽人或者人来说,依然是易碎品,赶紧说道:“家里还有很多,真的没事。”

        罗宾看着盘子,都不敢动手了:“我还是用原来的碗就好,那个坏了还能捏回去,不然就用木碗,这个东西看上去就很娇弱。我越是小心,就越是把握不好力度。”

        罗兰大气的一挥手:“家里这个东西很多,够您练习出来把握他力度的数量,随便摔。”

        申屠扫一眼罗兰,当初烧窑的时候,可不是对自己这样说的,弄坏一个都心疼半天。怎么到了罗宾这里就不一样了。这个女人果然是太善变了。而且区别对待。

        还好罗宾懂事,连忙挥手:“那可不成,这个东西多金贵,我可舍不得摔。”

        罗兰昂着脖子,土暴发户一样:“做出来就是给您摔的,没关系,大胆的用,咱们家有的是。”这个豪气。

        闺女的盛情,让罗宾不好拒绝,只能小心点,如同伺候宝贝一样的伺候这些吃饭的家伙事。

        罗宾腼腆的再次拿起来一个碗,小心的托着:“咳咳,这个,可真好看。我会小心用的。”

        罗兰觉得自家老爹吃饭有点拘谨:“不用那么小心,这玩意真的很平常,咱们家有的是。”

        申屠突然就嫉妒罗宾这个憨货了。竟然让这个厨娘变得如此大方。

        跟着就开口:“你的武技才晋级,需要的是多多的磨练,不然也不会连力道都控制不好。”

        罗兰脸色不好看,虽说是指点自家人,可也不能不看场合,我爹那是你随随便便挤兑的吗。别人不要面子的,光显摆你是不是呀。

        罗宾听到申屠这么说,脸色一本正经的:“小屠说得对。我以后会更认真的练习武技,让晋级的武技在扎实些。”

 罗兰忘记了,自己同母亲金芳沟通好了,还没有同老父亲沟通好,所以这句小屠依然称呼着。

        罗兰的黑脸还没恢复呢,就看到申屠那边便脸色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菜味道好,取悦了这位。

        就听申屠那边已经同罗宾说起了,关于磨练武技的问题。

        对于罗兰来说,都同天书一样,反正罗兰那是一窍不通,半个字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