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黄色文章-坐在木马的木棒上比赛作文

2021-09-08 10:42:27情感专区
罗兰欣赏这样顾家的男人,罗宾知道轻重,就让人放心:“千万注意安全。” 金芳半点不担心,在这位心里,男人就是最强大的存在,才不会有危险:“我去给你准备干粮

 罗兰欣赏这样顾家的男人,罗宾知道轻重,就让人放心:“千万注意安全。”

        金芳半点不担心,在这位心里,男人就是最强大的存在,才不会有危险:“我去给你准备干粮。”

        罗宾:“咱们家有仆兽,速度快的很,我也不会去森林深处,不用带许多的东西,肉干拿两块,在带点水就好。”

        罗兰听了就更加的放心,罗宾确实没有想过去森林深处冒险。

        金芳笑呵呵的扭头,看着挺欢快的:“很快就能准备好。”罗兰认定了,自家亲娘,心大。

        申屠终于感受到这份热情了,客气的开口:“其实,我真的不用罗宾先生特意进森林里面去猎兽。”

        罗宾无比的认真:“我知道,申屠先生从来不缺肉,这是我的心意。”

        知道就好,我吃肉,随手就有的。若是罗兰把森林当做了他们家的养殖场,那么这片大陆都是他申屠的养殖场。

        而且人家申屠想要吃的,或者平时吃的凶兽,绝对不是罗宾这个等级能够猎来的。

        罗宾出发了,金芳拉着罗宾的胳膊,一直送到庄子外面。刚才的心大,现在都变成了腻歪。

        夫妻两个人的背影,让申屠看了许久,虽然他将将进入成年期,可找个伴侣的意思一点都没有,他不认为有人或者龙配做他的龙主夫人,更加理解不了两个个体腻腻歪歪的为什么要在一起。

        看着金芳同罗宾的背影,申屠先生终于把眉头皱起来,至少他看出来了,有人送出门,有人等着回家是比没人等着的好。罗宾这样的日子也还成。

        罗兰对于夫妻二人的日常腻歪早就习惯了,真没看出来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你看什么。”

        申屠:“你说送到那边,同在这边看着罗宾出门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费事要走一趟。”

        罗兰扫一眼申屠,这个大直男,以后娶媳妇可遭罪了。这都不知道。罗兰可怜那个将来做申屠夫人的女人。当然了这样的男人,首先要娶得上媳妇才可以。就这个臭脾气加上情商,难呀。

        申屠黑脸莫名的挤兑自己一顿做什么:“难道你知道。”

        罗兰:“人家那是夫妻感情,舍不得分开。送出去的距离,两人能说说话。”

        申屠皱着眉头,说了那么多废话,还没完没了的,果然是愚蠢的人类:“有什么可说的。”

        罗兰就纳闷了,自己多蠢呀,跟他废话做什么:“等你大了你就知道了。”小屁孩一个。

        申屠气的瞪眼,谁是小屁孩。直接拎着罗兰去练习魔法。欠收拾。



 

        不是想要学控水吗,所以罗兰嘴欠招惹申屠先生的后果就是,被冷水淋,然后被热水淋,再被水龙困住,最后都被冰冻住了。冰雕,真实存在,并且亲生体会的冰雕。这日子没发过了。

        等罗兰哆哆嗦嗦的从冰块里面出来,嘴唇都是白的,指着申屠:“你确定不是我无意中惹到了你,而你在蓄意报复。”不然的话,谁能够如此丧心病狂的折腾另一个人。

        申屠闲闲的开口:“怎么可能。”跟着:“你不是什么都懂吗,怎么这个都不明白。”

        确定了,这个狗东西就是在蓄意报复。不用在确认了。这东西怎么那么缺德。

        罗兰浑身哆嗦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冻的,指着申屠:“你怎么可以这样,简直就是”

        申屠不等罗兰怨怼,开口就没有好话,更加的气人:“你自己蠢,还敢抱怨。”

        罗兰哆嗦着嘴唇:“我冻死了,不同你废话。”脸色惨白,脑门上还是冰呢。多凄惨的遭遇。跟别人说怕是都没人相信的,罗兰吸溜一下鼻子,要气哭了。

        申屠看着罗兰这个模样有点心虚,还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尤其是看到罗兰眼圈里面的水光的时候,心口闷闷的,开口说道:“就说你蠢,用不出来水,你会火系魔法,为什么不用火系先把自己包裹起来。”

        罗兰的脆弱就那么一瞬间,恢复过来点,就对着申屠咬牙切齿的:“你让我自焚。”

        所以这女人真的蠢死了,学习魔法难道不是保护自己的。谁让你放火龙烧自己玩的?作死吗?

        申屠阴沉着眼睛盯的罗兰犯怵,感觉不到冷了。不过还是试着用火系魔法,话说这么冷的地方,哪来的火源让她施展。我真的是太奶奶的难了。

        罗兰:“谢谢您的好意,我懂了,我就该直接用火系同您对抗才对。”倒也不是一点不开窍。不过也不是让人多满意就是了。至少思路开了。

        看着罗兰哆哆嗦嗦的模样,申屠皱眉,一个魔法过去,罗兰身上就暖呵呵的,再也不冷了。

        这个魔法的神奇世界,让罗兰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森森恶意,乍暖还寒,难道不是要风寒的节奏吗?

        没办法,只能适应呀,尽量让自己被那么娇弱,罗兰:“要是有一杯热水那就更美好了。”

        然后手里就真的出现了一杯热水,还是兑了蜂蜜的,不用问肯定是申屠先生的杰作,除了这位,这个地方还没有人有这份心想事成的本事。话说这么体贴。

        罗兰特意扫一眼申屠,抽风了,怎么突然画风就变了,这么好说话。还是准备更加残酷的折腾自己。

        申屠先生同样在皱眉,为什么就看不得罗兰这个厨娘那么狼狈。听到她想要喝热水,就给了一杯,还兑了蜂蜜。

        自己这状态不太对。不是被厨娘给下毒了,就是被厨娘用了巫术,或者诅咒。

        申屠先生凝重的感受着自身变化,不管是巫术还是诅咒,让他抓到都不会轻饶,整个龙都在一种阴沉的状态,看的罗兰胆战心惊的,这位抽风了,还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同刚才那个感觉一点都不一样。

        喝着蜂蜜水,就在边上看着,竟然轻易不敢开口。实在是申屠先生的脸色太不好看。

        申屠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因为他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法力,诅咒,或者巫术在他身上。

  看着罗兰手中的蜂蜜水,眼神阴沉的让罗兰都握不住了,把蜂蜜水递给申屠:“不然你喝。”

        舍不得就不要给自己,干嘛给了还这个模样。这可真的是太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