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在线阅读

2021-09-07 17:55:33情感专区
申屠抽抽嘴角,厨娘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这个原因真的没有,看看金芳,您这样热情吓坏我了。 还好罗兰这次进去实验室没有一头扎进去就不出来,很快就拿着一张羊皮,神经病是的

  申屠抽抽嘴角,厨娘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这个原因真的没有,看看金芳,您这样热情吓坏我了。

        还好罗兰这次进去实验室没有一头扎进去就不出来,很快就拿着一张羊皮,神经病是的念叨着:“对,原理就是这样的,只要我能够精密的掌控周边的空气,这些都能做到。哈哈哈,我终于找到对我来说最适合的魔法了。”

        跟着拉着申屠,跟个半疯儿一样:“看看,我写的这个,从原理上来说,完全说得过去。”

        跟着:“论文要怎么写,课题怎么样做,项目怎么立。”

        申屠都黑脸了,说的都是什么破玩意,他只关心一个:“那个鸡血你准备怎么吃。”

        罗兰终于从疯魔状态中回神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时候要提鸡血呢,打鸡血吗?这个早就被证实过,不可以这样做的。

        申屠指着远处的小盆子,瞪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那个鸡血你准备怎么吃。”

        罗兰怒瞪:“这样关键的时刻,这样突破性的课题,你提什么鸡血。”

        然后申屠就那么一下子,把庄子上的一棵树给凌空拔起来了:“突破性。”

        罗兰眨眨眼,不激动了,这个东西在这边不用立项,也不写论文,稀松平常的,自己只要练习会了就够了。

        颠颠的过去拿着鸡血:“我这就去做。”终于回到现实了。

        申屠扫一眼那边飘在空中的大树,吧嗒,回到地上,地上连个被拔起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罗兰:“有什么可嘚瑟的,等我把我说的这些学习会了,这些算什么?”人家现在有了功课的目标,很是看不上申屠先生这点小魔法。不过眼下还是怕怕的,太强大了。

        空气这玩意真的太值得研究了。里面能够让罗兰研究的东西更加的多。

        申屠先生吃到叫花鸡,毛血旺,还有一盘清脆的小萝卜咸菜的时候,心情才舒缓了过来,看着罗兰也没有那么咯眼了。这东西虽然神经兮兮的,可到底做饭水准一直在线的。

        申屠先生确定了,自己还能在容忍罗兰一段时日,不至于一个受不住,把这边给拆了,到时候多对不起罗宾。

        扫一眼罗兰,希望这个厨娘不要招惹自己,让大家就这么平静的多享受一阵子美食。

        罗兰看向申屠,看自己做什么:“是不是毛血旺不错,菜谱上都有的。下次给您换个口味做。”

        好吧申屠先生略微暴躁的脾气,又被安抚住了。怕自己被罗兰说话膈应到,还特意把自己烤的鸡翅膀递给罗兰一只,意思就是吃饭的时候你闭嘴。

        金芳女士看着小儿女的相处,那是相当的美好。申屠这孩子光做不说。你看还知道顾着罗兰吃东西,多好的品质。以后罗兰若是嫁给申屠,他们是放心的。

        申屠会照顾人。鸡翅膀,那可是整只鸡身上最嫩的地方,都给罗兰了。感动满满的。

        一顿饭吃得心思各异,申屠亏得没有探听别人心思的爱好,不然若是听到金芳女士的心声,怕是烤叫花鸡都吃不下去的。毕竟那真的是太不靠谱了。

        吃过饭,罗兰那边研究她的空气魔法,申屠先生好心情的没搭理她。尽管让申屠说,罗兰那就是在瞎折腾。

        金芳就远远地看着小儿女在余晖里面感动了,画面总是美好的。

        罗宾回来的时候,仆兽身上装满了大小不一的凶兽,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有,物种很丰富。


 

        金芳老远的就迎了过去:“你真的太了不起了。”

        罗宾:“本来只想着给小屠打一头最好的,能量最丰富的。到了森林里面我才知道,除了平时咱们经常猎的那些,等级高的我也不认识。这不是就看到什么都猎了一头,不过不好猎的我觉得肯定等级高。小屠,你就当多吃点。”

        这话说的太实在,让申屠都愣了那么一会,罗宾才晋级,也没有往森林深处走过,确实不认识那些凶兽。

        申屠:“谢谢罗宾庄主,您真的太客气了。”

        罗兰看着那些东西,就有点看不上罗宾,他爹得多辛苦,还要专门给这位弄吃的呢。

        罗兰:“您累了吧,赶紧坐下,一会就吃饭。”

        罗宾揉揉头发:“真的不累,你们不知道,我这武技升上去以后,猎这些凶兽根本就不算什么,以后我去森林里面,怕是要在往深了走一走。”

        没有足够当他对手的凶兽让他练手,他的武技也很难提升上去的。

        这也是罗宾为什么要守着森林不远不近的地方安家。

        罗兰笑呵呵的就同意了,不过有个要求:“好呀,好呀,咱们爷两一块去。”

        罗宾:“那可是很危险的,你还是乖乖的在家里,要是无聊就去街上走走,那边有疾风狼,他们或许有事情同你商量。”

        罗兰甩手就一个火龙出去,然后招手又一个水龙过来:“怎么样,能不能跟您去,我是不是特别帅。”

        罗宾激动地拉着罗兰:“我姑娘可真本事。”

        罗兰一激动,想要同罗宾显摆一下:“我还能更厉害。”

        亏得申屠给拦了,没准就是又一场灾难。

        亏得金芳在边上帮着闺女描补,把刚才狼狈的场面,说的那个辉煌壮阔。让罗兰多少能够表达一下跟厉害的魔法。

        金芳的叙述,差点让边上听着的申屠,以为自己看到同他们经历的不是一个场面。

        就看到三口人,两个人比划,一个人听着,热闹的比鸡舍里面的一群鸡还厉害。申屠鄙视了一眼,懒得看。

        不过足够罗宾了解自家闺女的本事了。真的太了不起了,太骄傲了。

里面清楚地播放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包括雅进江以宁房间,在她床头盯了好久的那一幕。

        雅浑身颤抖,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地往下流。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忽颉利厉声问。

        “阿姆……对不起,我是被逼的……”雅知道,事情到了现在,其余的三人都不会再相信她的话,连滚带爬的来到阿日拉夫人跟前,哭着说:“我们中毒的那次,我被忽先生赶出了忽家。觉得人生无望,想到了自杀……我不想沾染脏江家的地方,跑了出去,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可在那时,赫连烈的人出现,抓住了我。”

        “他的人说,下毒的是他们……但若是我不乖乖的听话,下毒的凶手就会变成我。忽先生在北境的势力那么大,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哪怕我侥幸逃脱了忽先生的惩治,他们也有一百种办法,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

        “还有……之前我父亲赌博,把我卖到妓院,也都是他们的计划……他们故意把我推到你们跟前,让我做一枚棋子的。”

        “阿姆……不……夫人……我实在对抗不了他们,只能听他们的安排做事……求求您,一定要相信我……”

        雅声泪俱下,把自己说成了一个被迫害的人。

        阿日拉夫人站在原地,阖上了眼睛。

        泪水却从眼角落了下来。

        自己所有的希望,到头来成了一场骗局。

        真是可笑啊。

        “还想用你拙劣的谎言,迷惑阿姆?”忽颉利上前,又是重重的一脚。

        雅倒在了地上。

        忽颉利冲着外面大喊,“来人啊!把这个贱人拉下去,活埋了!”

        马上冲进来三个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