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黄得让人湿的片段\我在做作业爸爸玩我

2021-09-07 17:53:41情感专区
雅知道,那些人利用她做这些事,是想达成一些目的。 倘若假装完成了他们吩咐的任务。 让那些人放松警惕。l 也许对忽家,对江家两兄妹有点用。 阿日

雅知道,那些人利用她做这些事,是想达成一些目的。

        倘若假装完成了他们吩咐的任务。

        让那些人放松警惕。l

        也许对忽家,对江家两兄妹有点用。

        阿日拉夫人听到这话,道:“你可要想好了,现在走,没人能伤害得了你。可若是你留下来,帮我们,去对付赫连烈,你会受到生命威胁。”

        “若是没有夫人和江小姐,我也许早就死了。能活到今时今日,我已经非常感激了。”雅通红的眼睛里,散发着坚毅的光芒,“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帮你们。”

        阿日拉夫人并不愿意她留下来,眉头紧皱。

        忽颉利沉声道,“阿姆,别相信这个女人的鬼话。她已经骗了我们太多次了。”

        他顶多能容忍,雅被送出国。

        把她留下来,去对付赫连烈,再让她背叛一次吗?

        忽颉利冷笑。

        “我这次绝不会骗你们的。江柔当时告诉我,说让我给你和江小姐下药,以挑起你和江先生的仇恨,进而内斗……我现在去跟她说,计划已经达成了,她会相信我的。到时候,可以麻痹她,让他们放松警惕。”雅把自己所想的,都说了出来。

        忽颉利脸色冷了下来。

        只是为了挑起他和江执的斗争,便要毁掉翠花的一辈子。

        这江柔实在歹毒至极!

        若是有机会,他定要江柔和赫连烈付出代价。

        “听到了吗?雅说的这些,怎么背叛我们?你别总把其他人,往坏里想。”阿日拉夫人没好气道。

        陆执也出声说,“如果她真的愿意配合,给赫连烈那边传达信息,我们也许能做更多事。”

        卧底本就是双刃剑。

        反向利用的好,也能重创对方。

        雅刚才说的太浅薄了。

        可陆执明白。

        江以宁也明白。

        忽颉利明白,却故意不想明白。

        江以宁沉思了片刻,道,“颉利哥,我觉得我哥,还有干奶奶说的很对。您别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咱们不能由着赫连烈放肆,得好好地想办法,收拾他一番。让他从今往后,都不敢在你跟前搞鬼。”

        忽颉利见所有人都站在了雅那边,紧绷着下巴,道:“随便你们。”

        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阿日拉夫人叹了声气:“别理他,我们说我们的。”

        其他事上,忽颉利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唯独跟月牙儿有关的,他就是个榆木脑袋,永远钻牛角尖。

        江以宁走上前,拉了把雅,道:“起来吧。”


 

        雅跪的太久了,腿麻的站不稳。

        江以宁搀扶着她,走到了椅子跟前。

        雅坐下后,局促的揪着自己的衣服,说:“江小姐,你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江以宁淡声道,“倘若你这次,是真的悔过,并且帮我们完成了计划。雅,我愿意既往不咎,重新接纳你,做我的朋友。”

        若是雅乖乖的出国,那从今往后,对江以宁来说,只是一个路人。

        可她愿意悔过,并帮助他们。

        那在江以宁眼里,就是一个可以重新做朋友的人。

        这中间的差距,是天地之别!

        江以宁从不管陌生人的死活。

        但对朋友……

        她愿意两肋插刀,永远庇护其安全!

        雅激动地点了点头,“江小姐,我绝对是真的悔过。”

        江以宁可不信花言巧语。

        她只信实际行动。

        “你先等等,我要跟干奶奶,还有我哥商量下具体的事情。”

        “好。”

        雅知道,自己把他们的信任都消耗完了。

        所以……

        他们背着她聊事,而已是理所应当。

        ……

        江以宁把阿日拉夫人和陆执叫到了外面,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赫连烈想挑起我哥跟颉利哥的斗争。那我们便借用雅这个传话筒,让他们觉得,我哥和颉利哥真的闹翻了脸。他们肯定要从一方下手。”

        “颉利哥是赫连烈的主要竞争对手,因此,他们首先绝不会拿他做突破口。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我哥。”

        “但作为dark的一分子,加之我哥现在负责的东西也非常重要。可以推测到,他们不会来硬的,只会收买我哥。”

        “到时,我哥假意答应他们,知晓他们所做的一切。再传给颉利哥,里应外合,绝对能把赫连烈的主要势力,一网打尽。”

        计划的关键有两处,一处是雅,一处是陆执。

        只要他们两人中的一个叛变。

        那计划都会失败。

        可无论成功与否,对忽颉利都没什么损失。

        阿日拉夫人摇头,“不行,万一你哥出事了,我怎么跟你交代?”

        “我相信我哥,绝对没问题的。”江以宁对陆执有信心。

        “夫人,我作为忽先生的手下,理应为他分担一切。赫连烈作为他的竞争对手,一日不除,便一日是心腹大患。”陆执微微颔首,说:“所以,这次的行动,请您批准。”

        阿日拉夫人面露难色。

        而就在这时——

        佣人走过,口袋里不经意的飘落下一张宣传纸。

        阿日拉夫人注意到,弯腰捡了起来。

        佣人吓得脸色发白。

        这是最近互托上传出来的传单。

        不知道哪个不要命的,号召大家一起推翻dark对北境的统治。

        她也是好奇,才捡来看的。

        没想到落在了阿日拉夫人手里。

        整个北境的人,谁不知道忽颉利和赫连烈是dark组织忠诚的一份子?

        而阿日拉夫人又是忽颉利的阿姆。

        自己怕是要被处死了。

        佣人懊悔不已。

        阿日拉夫人看了几眼,对佣人道,“下去吧。”

        佣人有些不敢置信,但还是赶忙退下。

        阿日拉夫人等佣人走之后,再次看了纸上的口号,低喃道:“光明驱散黑暗……团结起来,打倒dark组织……若真能如此,那倒好了。”

 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江以宁和陆执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江以宁趁机问,“干奶奶,你不喜欢dark组织?”

        阿日拉夫人抬起饱经沧桑却和蔼的眼眸,反问:“你喜欢这个组织?”

        江以宁诚恳的摇头,“不喜欢,也许这个组织里有部分好人,但大多数都是恶人,比如赫连烈之流。他们借着dark组织的势力,残害了太多的人。”

        “是啊,我的月牙儿就死于他之手。”阿日拉夫人冷笑道,“所以,我又怎会喜欢这个组织。我巴不得它解散。”

        “嘘……干奶奶,您别说的那么大声。”

        江以宁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阿日拉夫人摇了摇头,“我已经这把年纪了,不怕死了。再说了,当着你们俩的面,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倒是你们俩,出去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别说这些话,被被人惦记上。”

        “嗯,我们心里有数。”江以宁附和。

        阿日拉夫人顿了两秒,又道:“至于你们刚才说的事,真的不用再考虑?翠花,阿执……我不希望你们有事。”

        “夫人,您自己也说了,赫连烈借着dark的势力,残害了太多人。若是不把他铲除,还有更多人受害。所以,我甘愿冒风险,去对付他。”陆执一字一句道,“早一点把他铲除了,萨达拉会少很多受害者。”

        阿日拉夫人眼里盈动着泪光,道:“我想你们的父母,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人。不然,他们培养不出,你们这么优秀的孩子。”

        这两兄妹实在太出色了。

        她生平就没见过,各方面都如此好的孩子。ぷ999小@说首發        

        哪怕是自家的颉利和月牙儿,也远不如他们。

        “干奶奶,您这是同意了吧?”江以宁问。

        “我同不同意不重要,我只是想让你们考虑清楚,是否真的愿意,参加那么危险的活动。”好处都是忽家占,她有什么资格同不同意呢?

        “干奶奶,您真是深明大义。我太爱你了。”

        江以宁抱着阿日拉夫人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