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最刺激的一次性经历是什么(情趣内衣)全章节阅读

2021-09-07 17:47:40情感专区
他要趁着两人闹矛盾的机会,收买了陆执。 赫连烈立刻派人,去联系陆执那边。 开出了丰厚的条件,诱惑他帮自己办事。 …… 陆执接到了赫

他要趁着两人闹矛盾的机会,收买了陆执。

        赫连烈立刻派人,去联系陆执那边。

        开出了丰厚的条件,诱惑他帮自己办事。

        ……

        陆执接到了赫连烈的邀请,不由得冷笑了声。

        鱼儿上钩了。

        也不枉费,他们做了这么大一个局。

        引他入瓮。

        陆执把这事,跟江以宁说了。

        江以宁笑着道,“咱们先晾晾他,刚开始就能这么好的条件,后面肯定还能加价。”

        “嗯。”

        陆执点头。

        江以宁走到他身后,为他揉捏肩膀,“辛苦你了,这几天老是忙里忙外的。”

        陆执却一把,将她拉到了怀里,“你辛苦才是。我听阿蛮说,你做了大半天的手术。结果怎样?”

        “成功了,不过养伤得一阵子。”江以宁回答。

        陆执自然而然的伸手,为她按摩。

        江以宁乐的偷闲。

        顺从的趴在了床上,享受他的贴心服务。

        “等雅的伤好了,我便把她送去国外安置。她欠我们的,这次也还清了。”

        “嗯,你看着办就行。”

        陆执相信自家老婆。

        江以宁笑眯眯的,“等把赫连烈,彻底搞垮了。我们后续也能进展得顺利了。”

        “是呀。”陆执沉声道。

        他们在互托发布的那些信息,得到了不少人的回应。

        如今light的成员已经多达五百人,还在进一步扩展。

        可想而知,dark在北境做了多少恶。

        才会引来那么多人,哪怕死,也要抵制它。

        等时机成熟了……

        他们便会对dark下手。

        到那时,忽颉利愿意倒戈向他们的阵营,那他们就还是朋友。

        若是忽颉利继续维护dark。

        他们只能拔刀相向。

        ……


 

        两天的时间眨眼过去……

        雅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当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以及身边来来回回的医护人员。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去世,没有下地狱。

        张开嘴,想要喊人。

        可嗓子太沙哑了,压根说不出话。

        只能发出一些低低的声音。

        一个护士注意到了她的情况,赶忙倒了一杯温水,用勺子喂她服下。

        喝了整整一碗,雅才觉得好了很多。

        “江小姐呢?”

        她开口问。

        “江小姐在家,你想见她的话,我这就去请。”护士说。

        “嗯,麻烦你了。”

        雅说道。

        护士微笑着摇头:“不麻烦,江小姐吩咐我们好好照顾你,有任何请求,都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

        话说完,护士走了出去。

        雅看着天花板,回想着过往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自己投靠江以宁是对的。

        否则……

        她听江柔的话,设计了江以宁和忽颉利。

        最后事情成功了。

        江柔也不会放她走,而是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她。

        之前,自己怎么会那么蠢……

        傻傻的相信江柔说的?

        雅清醒,自己没成为彻头彻尾的傻瓜。

        也非常感激,江以宁说到做到。

        把她抢救了回来。

        重新给了她一条命。

        江以宁听护士说,雅已经清醒了。

        便走了过来。

        雅看到她,下意识的想起身。

        却被江以宁按了回去,“你现在身体弱,不适合动。好好静养。”

        “江小姐……真是谢谢你了……”雅止不住的流眼泪。

        她是打心底里感谢江以宁。

        “应该我谢谢你才对,用自己的命,帮我传达了信息。”若不是雅做的那些,赫连烈和江柔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陆执与忽颉利闹翻了。

        “我只是赎罪而已。”

        雅不敢居功。

        江以宁擦去她眼角的泪水,道:“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你欠我的,我欠你的,都一笔勾销。等你伤好一些,能动弹了,我便送你出国,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江小姐,我……我……”雅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瓣,艰难的说:“我能不能留下来?”

        “嗯?”江以宁疑惑的望着她。

        “我想留下来,继续帮你们做事。”雅道,“北境有太多,跟我一样的女孩子。她们也需要拯救,我希望能留下来,像您一样,拯救他们。”

        她想扳倒赫连烈,不让他和他的手下,再去肆意的践踏,其他跟她一样的女性。

        雅之前很怕死。

        所以,自私的只想保全自己。

        但这次从生死的边缘徘徊了一次,她看开了。

        命没了,又算得了什么?

        她想活的更有价值,像江以宁一样,浑身散发着光芒。

        受人敬仰。

        江以宁盯进她的眼底,说:“你可要想好了,留下来要面对多大的危险。”

        “我不是激动之下,才做的决定,是真的想好了。”雅一字一句道,“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江以宁听了,沉默了半晌,让房间里其他的人都出去。

        等只剩下她和雅了。

        她反锁了门,重新坐在她跟前,道:“雅,若是我想做的,不止推翻赫连烈,还想推翻整个dark,你还愿意继续跟着我做事?”

        雅听言,不由得一怔。

        江以宁神色坦然。

        击垮赫连烈,也就是眼前的事了。

        她和陆执已经在暗中谋划,后续对付忽颉利和dark组织的行动。l

        否则,等赫连烈垮了,再想这些。

        那就来不及了。

        雅若是真的想跟着她做事,那也势必会察觉到异样。

        因此……

        与其遮遮掩掩的,等她发现。

        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你若是怕的话,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我不怕!”雅义无反顾的接道。

        随即,又用力的吞咽了下口水,小声说:“可是……江小姐,要推翻dark很难、很难,对对付赫连烈和忽颉利,要难的多。”

        她敢想象,赫连烈倒台的画面。

        但绝对无法想象,在北境把dark推翻的场面。

        dark是北境的天,是北境的地……

        把天和地都推翻了……

        生存在北境的人怎么活?

        “难,不代表做不到。”江以宁神色淡然的说,“以前北境没有dark,不也好好地吗?怎么被它接管了几十年,就觉得离不开它了?”

        她笃定的语气,以及自信、坚毅的表情。

        都让人忍不住信服。

        刚才雅还觉得江以宁的想法有些疯狂,但听她亲口说出这番话,心里渐渐地开始动摇了。

        是啊……

        dark也才执掌北境几十年,凭什么不能推翻它?

        没了dark,北境人民照样活!

        哪怕苦点,累点,总好过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雅的眼神变得坚定,“江小姐,你说的对。我们一起推翻dark吧!我跟您一起做这件事!我只相信您,不相信其他人!”

        阿日拉夫人也对雅好。

        但她终归是dark的人,并且在所有的事跟前,她都会选择忽颉利。

        可江以宁不一样!

        明明dark与她没多大关系,不推翻也行。她却愿意为了北境的人民,去推翻dark。

        这两者的区别,就是小义和大义的区别!

        听到她的答案,江以宁诧异了。

        本以为雅会接受不了。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坚定了信念。

        江以宁笑了笑,道:“雅,你可真是个宝贝。”

        雅是一张白纸。

        由什么人引导她,她就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塑造她的人很关键。

        雅害羞的低下了头,道:“江小姐,我不值得你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