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1章厨房春潮 对着摄像头自己玩给我看

2021-09-07 17:45:08情感专区
一个花瓶迎面砸了过来。 幸好他闪身躲开。 然而,紧接着一把剪刀又朝着他疾驰而来。 这次…… 他没那么幸运了。 锋利的

   一个花瓶迎面砸了过来。

        幸好他闪身躲开。

        然而,紧接着一把剪刀又朝着他疾驰而来。

        这次……

        他没那么幸运了。

        锋利的剪刀正好砸在了他身上。

        把他昂贵的西装,划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若是她再用力一些,绝对能伤到他!

        赫连烈顿时黑了脸。

        这女人是想谋杀他吗?

        连剪刀都丢出来了!

        他一把抓住了剪刀,狠狠地丢在了地上。

        江以宁抱住头,嘶声裂肺的喊:“哥!哥!有男人要欺负我!你快来救我!”

        一听到她喊哥,赫连烈刚涌上脑子的怒火,瞬间平息了下来。

        死死地咬着牙关,挤出了一丝微笑,尽量用和善的语气说,“别喊,我不是来欺负你的,是想跟你交朋友的。翠花,我跟忽颉利不是一类人,我非常尊重你。”

        江以宁却不听,继续扯着嗓子,朝外面嚷嚷。

        赫连烈上前一步,从兜里掏出了一条钻石项链。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女人不都爱这些珠宝首饰吗?

        他特地为她准备了一条法国王室的项链,精美异常。

        而这原本是他要送给江柔的礼物。

        如今只能便宜眼前的疯丑女人了。

        江以宁看到项链,怔了怔,随即伸出手,说:“给我。”

        赫连烈缓缓地靠近,道:“我给你戴上吧。你这么修长的脖子,非常配这条项链。”

        说着——

        他把项链的挂扣解开,想要为江以宁佩戴。

        可江以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抢过了项链,狠狠地丢在了他的脸上。

        并重重的抽了他一巴掌,“坏男人!休想用甜言蜜语哄骗我!你跟忽颉利一样,都是坏蛋!”

        赫连烈瞬间暴怒。

        他长这么大,谁敢打他的脸?


 

        这个贱人!

        赫连烈长臂一伸,揪住了江以宁的衣领,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你是不是想死?”

        “哥!哥!哥!!!”l

        江以宁声音凄厉,双手拼命地往赫连烈的脸上抓。

        脚也不知道轻重,往他要害踹。

        赫连烈彻底被激怒了,正要动粗,好好教训这个女人。

        可就在这时——

        卧室的门被推开。

        佣人走进来,问:“赫连先生,你在伤害我们家小姐吗?!”

        赫连烈:“……”

        他都没动这江翠花一根手指头!

        反倒是江翠花,自打他进来,就深深地伤害了他!

        再说了,这佣人的眼睛是瞎的吗?

        看不出江翠花在挠他的脸,踹他的命根子?

        佣人上前一步,狠狠地推开了赫连烈,拉住江以宁,安抚道:“小姐,没事了,您别激动。”

        江以宁张牙舞爪,继续扑上去。

        趁着赫连烈不敢还手,又踹了他几脚。

        同时对佣人说,“他是坏蛋!你打他!”

        赫连烈沉声道,“你看……我没欺负你家小姐,是她把我误会成了坏人,一直在打我。”

        “我们小姐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而且,我刚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好好地。怎么你一进来,她就受到了刺激,开始攻击人了?”佣人义正言辞的指责。

        赫连烈:???

        刚刚江以宁摔东西的动静,他们俩是一起听到的!

        这佣人怎么回事?

        颠倒黑白?!

        赫连烈恨不得一脚把这佣人踹飞。

        可佣人拉着江以宁的手,说:“小姐,你别怕。我这就给先生打电话,叫他为你做主。”

        说完,她就要拨通陆执的电话号码。

        赫连烈见状,赶忙上前阻止,“别把事情闹到江先生那边,不然,你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佣人听到这话,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赫连烈又蛊惑道,“我给你钱,你帮我摆平翠花。”

        佣人迟疑的看了眼江以宁。

        江以宁配合装傻,仿佛听不懂他们的谈话一样,嘴里神神叨叨的嘀咕,“快打电话,叫哥哥把他赶走。”

        佣人沉默了几秒,说:“你能给我多少钱?”

        赫连烈松了口气,说:“我给你两千万。不过,你以后都得帮我安抚好她。”

        不然每次见面,都要被打一通。

        他也招架不住。

        佣人道,“我们家小姐很乖的,很容易安抚。我答应你的条件,但你也要向我保证,以后都不许动我家小姐一根汗毛。否则,不管你给我多少钱,我都要告诉先生。”

        “成!”

        反正他跟江翠花,也维持不了多久的关系!

        等忽颉利倒台的那一刻,就是他们江家完蛋的时候!

        佣人这才肯善罢甘休。

        扭过头,安抚了江以宁。

        赫连烈也不想再多待了,转身走出了房间。

        来到楼下——

        他找到陆执,提出了告辞。

        陆执放下文件,抬眸看了他一眼,诧异的问:“赫连先生,你这怎么挂彩了?”

        还不是你那好妹妹干的事!

        赫连烈在心里吐槽了句。

 可面上说,“没事,我刚才去见翠花,她不小心挠了我两下。”

        原以为陆执会斥责他妹妹不懂事。

        但赫连烈怎么也没想到,对面坐着的人,听了他的话。

        问,“我妹妹没累着手吧?”

        赫连烈:“……”

        这江家的两兄妹,一个比一个过分。

        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赫连烈道,“应该没累着,我看她生龙活虎的,应该挺好的。”

        陆执却露出不放心的神情,站起来说:“你刚才不是说要走吗?我就不送你了。我要去看看我妹妹。”

        话说完,他真就去找江以宁了。

        不再搭理赫连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