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就放里面睡觉(不要了np)全文阅读

2021-09-07 17:43:13情感专区
赫连烈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可怕,双手也攥成了拳头。 过了好半晌—— 他才离开。 …… 二楼。 江以宁命佣人把房

 赫连烈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可怕,双手也攥成了拳头。

        过了好半晌——

        他才离开。

        ……

        二楼。

        江以宁命佣人把房间里碎裂的瓷器收起来,端着一杯热水,喝了一大口。

        这演戏也是个力气活。

        刚才吼了那么久,现在嗓子都疼了。

        不过打赫连烈,可真是爽!

        她后悔没多锻炼,把自己练成铁砂掌。

        给他左右开弓,多来几下。

        打烂他的脸!

        看这个混蛋,还敢不敢嚣张!

        正想着呢。

        卧室的门被推开。

        江以宁还以为赫连烈回来了,被吓了一跳。

        喝进去的水,呛进了气管里。

        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陆执走到她跟前,拍了拍她的后背。

        江以宁总算顺完了气,抬起眸子,看向他道:“你进来,也不打声招呼。我要是被呛死了,你就没老婆了。”

        陆执瞪了她一眼。

        江以宁马上把话题扯到别处,笑眯眯的说:“你刚才没看到,我把赫连烈,揍成了孙子。”

        她活灵活现的重新演绎刚才的场景。

        佣人站在一旁附和。

        听完两人的话,陆执说:“这是在陆家,他才如此容忍你。可进了赫连家,他未必会处处忍让。”

        “哼,我才不怕他呢。他要是敢动我,我就毒死他。”

        江以宁想要杀了赫连烈,简直轻而易举。

        她没动手,是因为杀了赫连烈,没多大用。

        他们要拔掉的是赫连烈,以及他背后所有的势力。

        因此,要先摸清楚他的情况。

        才能进一步下手。

        陆执捏了捏她娇嫩的小脸蛋,说:“万事小心点。”

        江以宁叫疼,哎呦哎呦的回应:“我知道啦!你松手。”

        陆执却是把她拉到了跟前。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她身上,没有任何伤。

        这才放心了下来。


 

        ……

        赫连烈带着满腹的怒火,回了自己的住处。

        而他到了家,脸上被抓伤的地方,开始红肿起泡。

        看起来狼狈到了极点。

        江柔看他这样,心疼的说:“谁把你打成了这样呀?也太狠心了吧?”

        赫连烈没好气道,“还不是江翠花那个贱人?”

        提到这个人,脑海里就忍不住的浮现她丑陋的模样。

        恶心的想吐!

        江柔有些吃味道,“原来是江小姐打的呀,难怪你脸色那么难堪。舍不得对她发脾气,回来冲着我嚷嚷。”

        说完,她背过了身。

        赫连烈把她抱到怀里,说:“一个贱人,你也吃醋?”

        “你当着我的面,喊她贱人。背地里,指不定对人家多好呢。”江柔委屈巴巴道,“我跟你在一起,可没动你一根手指头。你这又给她送聘礼,又上赶着被打……任谁看,都觉得你爱她胜过爱我。”

        “我是有求于江家,才对她百般容忍。”赫连烈哄道,“你比谁都清楚这个。”

        江柔继续噘嘴,不依不饶。

        赫连烈最不喜欢哄女人。

        可见过疯疯癫癫的江以宁,他看谁都像仙女。

        尤其是江柔这种,把他当成神一样捧着的女子。

        更是惹他怜爱。

        “到底怎样,你才肯消气?”赫连烈好声好气的问。

        “你送她那么多东西,好歹也送我点东西吧?”江柔趁机提出了要求。

        “你想要什么?”

        “唔……我考虑一下。”江柔道。

        赫连烈看着她,无言了片刻,又启声道:“我送你一座赌场。”

        送金银财宝,都是死物。

        不能源源不断的生财。

        但赌场不一样,日进斗金。

        只要dark组织不倒,这赌场便能不停地为她赚钱。

        江柔听到这话,心中大喜。

        赌场自然是最好的!

        甚至比给江家下的聘礼都好!

        她一直想要。

        但又怕自己太过贪婪,招惹赫连烈的厌恶。

        所以忍着不敢提。

        现在,他主动说出来,她也没必要推脱。

        “你真的肯送给我?”江柔问。

        “自然。”赫连烈笃定道,“等明天,我便派人,把赌场过到你的名下。”

        “烈,你对我真好,我再也不疑心你和江翠花,有什么了。”江柔主动献上了吻。

        赫连烈摁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过了大概十分钟——

        两人这才分开。

        江柔媚眼如丝道,“我去拿点药,给你涂抹下伤口。”

        “好。”

        赫连烈笑着应下。

        ……

        第二天。

        赫连烈果然遵守了诺言,派人把赌坊给了江柔。

        江柔拿到所有文件,开心的几乎要蹦起来。

        赫连烈很大方。

        给她的是一座大赌坊,每天光盈利都有三百万。

        一个月近一千万。

        有了这座赌场,她就不差钱了。

        能更灵活的收买人。

        江柔去市中心的商贸大厦,买了一套性感的睡裙,想回家,好好地感谢下赫连烈。

        可没想到……

        刚把车停在家门口。

        赫连烈的手下就跑过来,低声对她说:“江小姐,您暂时不能进去。”

        江柔挑了挑眉,冷笑道:“怎么着?家里来了什么人,是我不能见的?还是,谁给你了狗胆,敢阻拦我?信不信我告诉烈,叫他……”

        “江小姐,是赫连先生派我来,在这里拦下你的。”

        那人打断了她的话。

        江柔眸子一紧:“是不是江家来人了?”

        “嗯,江小姐来了。”

        手下如实回答。

        江柔满腔的喜悦,瞬间化为了泡沫。

        之前赫连烈跟她说,他要娶江翠花时,她没什么感觉。

        但此刻……

        有家不能回,只能躲着江翠花。

        实在令人憋屈!

        她向来不喜欢服输。

        更不要说,江翠花是一个被毁了清白精神失常的丑女人!自己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人比下去?

        死一般的沉默,维持了片刻后。

        江柔勾了勾唇角,笑着道:“好啊,我不进去。”

  宅院里——

        赫连烈的脸色铁青。

        昨天被打了一通,他几天内都不想见到江以宁。

        可没想到,她自己过来了。

        赫连烈懒得开口。

        江以宁却走上前,期期艾艾道:“我哥昨天教训了我,说你是我未婚夫,以后,咱们俩要一起过日子的,我不该那么粗鲁的对你。所以,他命我今天登门道歉。”

        “不用道歉,你是我未婚妻,打我几下,又能怎样?”赫连烈嘴上说的大大方方,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走。

        江以宁微微一笑,“既然你原谅我了,那我就放心了。”

        “嗯,你还有其他事吗?”赫连烈略不耐烦的问。

        “有啊~”江以宁拖长了尾音,凑到了他的跟前,做出娇羞的模样,道:“我今天来,主要是跟你培养感情的。”

        若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赫连烈也许会很愉快的接纳她的撒娇。

        可此刻……

        江以宁顶着一脸可怖的红斑,且上面涂抹着褐色的药水。

        她浑身散发着一股又苦又涩又臭的味道。

        简直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

        实在是令人生不出,半点欢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