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彼女x彼女x彼女 图书馆学长h 好硬

2021-09-07 16:45:02情感专区
就算苏云一开始还有余力压制尸毒不至于扩散,或者利用法术来洁净尸气,但到后期,尸毒病入膏肓,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小乞丐能再这样尸气浓郁的环境下,照顾苏云这么多天没

   就算苏云一开始还有余力压制尸毒不至于扩散,或者利用法术来洁净尸气,但到后期,尸毒病入膏肓,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小乞丐能再这样尸气浓郁的环境下,照顾苏云这么多天没有感染,全凭她体内的一股先天真气。

        足以见,这一对“姐弟”,或者说是“母女”,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苏云体内尚有一股微弱法力,最后支撑着她体内的金丹运转,不过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今之际想要救她,唯有一个方法。”

        吴敌眼皮轻轻跳动,轩不智见状点了点头。

        二人异口同声,说出了两个字:“洗髓!”

        但很快,轩不智又皱起眉来:“替普通人伐毛洗髓或许不难,但这苏云本就是修士,她已经历过一次伐毛洗髓的阶段,又如何再替她洗髓?”

        踏入修行行列,成为修行者,采补天地灵气,会逐渐将体内的杂质污秽排出。

        修炼到极致的时候,就连体内的骨髓都会全部替换,皮肤下渗出许多恶臭的杂质,这就是所谓的伐毛洗髓。

        一旦修士洗髓大成,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将变得无比的洁净,就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

        也正是因为如此,伐毛洗髓大成便标志着修士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让一个饱受世间污秽的人,重新变成母体中诞生的纯净之体,纯净婴儿。

        这便是元婴!“苏云体内的金丹还未化作元婴,她应该还未彻底洗髓完成。”

        吴敌点头说道。

        轩不智皱眉道:“金丹修士?

        她尸毒至深,恐怕连金丹都已被污染,你要如何救她?”

        吴敌正色道:“金丹被尸毒侵染,那就打碎金丹,重铸一切。”

        轩不智一愣,古怪的盯着吴敌:“你确定你真要这么做?

        一旦有任何失误,恐怕她立刻就要死!”

        “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

        轩不智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只道:“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这个苏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巧合吗?”

        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即便放在大门派里,修为也不能算低,属于内门弟子,精心培养的存在。

        在其他小门派里,更是中流砥柱,可以拿得出手的存在。

        但这苏云却隐姓埋名,来到这偏远小镇。

        如果小乞丐没有说谎的话,从她记事起就把苏云当做姐姐来看,恐怕苏云来到这小镇的时候,小乞丐还没有出生!而又是为什么,明明是母女,却偏要以姐妹相称,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又为何,身为修士的苏云,明知道隔壁菏泽镇爆发了尸毒,恐怕有僵尸作祟,却依旧不愿离开。

        从她身上的伤口来看,她还曾与那僵尸交过手,不敌逃亡才导致尸毒深种。



 

        难道她与菏泽镇的僵尸,有什么关系?

        吴敌看着轩不智,摇了摇头道:“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难言的苦衷,我从来不喜欢刨根问底。”

        “她是唯一与菏泽镇僵尸交过手的人,甚至可能和那僵尸有联系,救活她,事半功倍。”

        轩不智耸了耸肩:“随便你,反正和我无关,我不过是欠了铸临涛的一个人情,既是协助你,也是监视你,你想做什么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他倒是坦荡。

        吴敌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暂且照顾小乞丐。”

        “事不宜迟,苏云身上的尸毒必须立刻解除,否则多拖一刻就多一分风险。”

        轩不智翻了翻白眼,他本来就和小乞丐不对付,现在得知小乞丐还是个女孩子,他更是没辙。

        不过吴敌却不管这些,一转身,已回到了房间内,末了小乞丐被他丢了出来。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剑意,封锁了整个房间,无数剑影迷茫之间,编制成了一张巨大的剑网,密不透风。

        “神仙哥哥……”小乞丐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里满是希望与向往。

        或许是天生灵根的天赋,她对于吴敌轩不智施展出来的种种力量,都有一种亲切感。

        仿佛她天生就是为了这个而活的。

        “不要打扰他。”

        轩不智只能硬着头皮,走过来牵起了小乞丐的手。

        这一次,小乞丐倒是没有和他斗嘴,只是问道:“神仙哥哥真的可以治好姐姐吗?”

        她似乎也已经感觉到,“姐姐”苏云已病入膏肓,神仙难救了。

        “放心吧,这家伙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不过他的本事还是挺厉害的。”

        轩不智瞥了一眼那漫天剑影封锁的区域,淡淡说道,“而且别忘了,我也是神仙哥哥,他不行还有我呢。”

        小乞丐笑了起来,她有些羞涩的抓紧了轩不智的手,咬着嘴唇,有些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令人怜爱的笑容:“嗯,我相信你,神仙哥哥。”

        轩不智心中一软,点了点头:“他恐怕还要一段时间,不如你和我说说,这段时间,镇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滕华镇,小院内。

        吴敌盘坐在床上,滚滚的剑意,从他的体内涌出来。

        而他的面前,对坐着一个眉头紧皱,五官清秀,不断的冒出虚汗的女子。

        这女子与其他人不同,普通人的脸上,无论男女老幼,浮现的都是一种充满生机盎然的气息。

        但她的脸上,却是一阵阵灰败与死寂的尸气,她明明活着,却给人带来一种阴沉死亡的冰冷气息。

        这女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尸毒深种的苏云。

        虽然吴敌已用法力探查过她的体内,也表明了苏云的确是一个修士,体内丹田之内拥有金丹。

        但有因苏云被尸气侵蚀,无法逆转,苦苦支撑了一月,别说是金丹了,就连心脉都早已被尸气所侵染。